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智能
  • 纽约时报
  • Moocs
  • 在线教育

真正会改变高等教育的不是MOOC,而是电子文凭

现在,信息技术有望改变大学学位的获得途径。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三年前,技术开始改变高等教育。那么究竟发生了哪些改变?

2012 年年初的几个月过程中,来自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顶尖科学家们创办了三家公司,通过互联网为全世界任何人提供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即MOOCs)。课程完全免费。数以百万计的学生报名。权威人士称这是一场革命

但在今天,传统高校的招生势头依然强劲,大学生支付的学费比以前更高,负担的贷款也更多。大学似乎还不准备加入旅行社及音像店的队伍,和它们一样沦落到历史灰堆里——至少目前还没有。

MOOCs 没能扰乱高等教育,这与课程本身的质量无关,其中很多课程都相当不错,并且正在变得越来越好。和这项技术革命相比,大学依然占有优势,原因在于 MOOCs 唯一能提供的只是以无敌的价格让你接触到世界一流的教授,它们不能提供正式的大学学位,而这种学位往往能让你找到一份工作。事实证明,学位正是大学生们支付昂贵学费的最大原因。

现在,信息技术有望改变大学学位的获得途径。当这种情况真的发生时,高校的经济基础就会真正开始动摇。

传统的大学学位传递出了几种信息。顶尖大学往往通过招生考试来挑选最佳和最聪明的学生。这本身就是一种有价值的信息。这就是为什么“哈佛辍学生”和“哈佛毕业生”能传达给就业市场几乎完全相同的信息:“这个人能进入哈佛大学已经足够优秀。”

学位赋予了大学课程意义和结构。学士学位不仅仅意味着 120 个大学学分。为了毕业,学生需要修满一定数量的高级和初级课程学分,学完主修专业课程,以及几门自然人文科学的课程。

现在大学毕业也是取得学士学位的必要条件,但过去并不是这样。在 19 世纪,有意从事法律的人可以直接报名进入法学院。1869 年,查尔斯•艾略特(Charles Eliot)成为了哈佛大学校长,他开始制定新规则,即入读哈佛大学研究生院和专业学院的前提条件是获得学士学位。其他高校很快效仿,到 19 世纪末,这些高校所提供的教育服务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垄断市场。

最重要的是,传统的大学学位深深融入到了政府监管体系和标准化的人力资源实践中。如果你没有学士学位,无论你是一名多么优秀的老师都没有用,因为公立学校聘用你是违法的。私营企业的雇主经常以大学学位作为挑选人才廉价而又快速的方法,以此判断应聘者是否具备一些基本素质,主要是获得 120 个大学学分所必需的自律和能力。

免费在线课程不会彻底改变教育体系,除非出现免费或者收费较低的能颁发证书的类似体系,这种体系不由传统高校控制,并且其颁发的证书能带来就业机会。如今,这项技术的创新者正在致力于实现这一点。

开发出火狐(Firefox)浏览器的莫兹拉基金会(Mozilla Foundation)花了几年时间推出了所谓的开放式徽章(Open Badges )项目。这种徽章是任何组织、大学或其他机构可以颁发的一种电子凭证,用来表明获得者具备了特定的技能和知识,并且会有网络链接证明你是如何获得、以及为什么能获得这枚徽章的。

传统院校正在尝试颁发这种徽章,其中包括密歇根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和伊利诺伊大学的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这样做的还有一些组织机构,比如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四健会(4-H)、史密森学会(the Smithsonian)、达拉斯艺术博物馆(the Dallas Museum of Art)和大纽约基督教青年会(Y.M.C.A. of Greater New York)。

最为重要的是,这种徽章的认可范围不会局限于人们在大学学到的知识,并也不会被大学专门控制。不管是在工作、家中、教堂还是在社区,人们一生都在学习。目前大学院校对能带来工作的学位有着近乎垄断的地位,这个事实恰如其分地解释了它们为什么能每年都提高学费。

MOOC 提供者自身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他们一直在提供此类证书。2013 年,通过由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运行的一个被称为 EDX 的非盈利性组织,我完成了麻省理工学院一学期的遗传学课程,你可以在这里这里看到我的证书证明。

Coursera,一个以营利为目的 MOOC 平台,提供一系列和大学专业相似的课程。随后,Coursera 推出了一个所谓的顶点项目(capstone project),学生可以通过这个项目展示所获技能,并获得认证证书,总费用为 470 美元。Coursera 提供的数据科学(Data Science sequence )这门课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教授任教,包括 9 门为期 4 周的课程,比如探索性数据分析(exploratory data analysis),回归模型(regression models)和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顶点项目要求学生建立一个数据模型,并用可视化的形式交流分析结果。该证书受到了 Coursera 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双方正式认可。 EDX 也有类似的项目。

不可避免的是,这种新证书要想获得雇主和政府监管部门的广泛认可,时间上必然会有所滞后。人力资源部门对学士学位了如指掌,而“认证证书”是新出来的东西。但是雇主有强大的动力朝这个方向努力:传统大学学位并不能充分表示出应聘者的能力。

标准的学位证书含有的信息量和日内瓦公约( Geneva Conventions)规定的战俘必须透露的信息量大致相同。大学成绩单就像一场噩梦,包含了各学科的评分等级,含义模糊的课程编号,以及价值含量稳步下降的分数。

但成绩单会加强已存在于大学招生体系中的阶级偏见。一所规模庞大而相对开放的传统公立大学教育出的优秀应聘者的总数,可能和一所规模较小而专一的私立大学的数量相同——假设每所大学的学生都是 200 人。但公立大学的这 200 人可能和 3000 多名其他学生一起毕业,而私立大学的这 200 人可能只和 300 人一起毕业。由于毕业证书和成绩单几乎不能提供有用的信息,让雇主把优秀者和其余的这些人区分开来,因此无形之中他们就让私立大学的毕业生占了优势,而这些学生最初就获得了许多不公平的援助。

新的数字证书可以通过提供呈指数倍增多的信息来解决这个问题。想想你在大学做的所有工作。除非你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有多少是你现在还能记住并且还能以某种方式想起来的?你在不同的职位中所获得的技能呢?但是,数字化学习环境几乎可以保存这一切并使其系统化。点击这里,在一个名为“无标签”的文件夹中,都是我学习 edX 提供的遗传学这门课时的笔记、测试、作业、教学大纲和分数。相比之下,我“真正的”大学课程都丢失在了历史之中,只有一纸成绩单上一个不可思议的评分字母缩写,表明它们曾经真的发生过。

开放的证书系统允许人们掌控和自己有关的信息,包括他们在大学里学到的知识,以及在其他地方学会的技能,这一切信息都可以直接呈现在雇主的眼前。在人们越来多地通过网络进行远距离交流的今天,掌控你有在线教育经历的证明至关重要。

这也给必须筛选所有这些附加信息的雇主们带来了新的挑战。尽管以大学学位作为挑选标准有很多问题,但确实能轻松地快速消化其中的信息。当然,处理大量的信息正是电脑所擅长的。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科学家们正在设计“能被机器识别”的开放式徽章,这意味着通过搜索算法,雇主能发现这些徽章,并以此来定位具有特定技能的人。

保护私人和个人信息是发展数字时代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然而,人们也希望某些特定种类的信息尽可能地公开——例如当他们非常善于某项具体工作,并且想找到一个恰好也有此类招聘需求的雇主的时候。像 LinkedIn 这样的公司正在稳步创建新的工具,让人们描述自己可以胜任工作的能力。相比之下,大学学位包含的信息太少,而且永远不会改变。

从长远来看,MOOCs 很有可能是推进高等教育改革的关键一步。不过,直到所有类型的学生和学习者都有机会获得那些为现代世界创建的数字证书时,人们才会感觉到它们的真正影响。然后,这些人将能够获得技能,并且只用花费现在大学费用的一小部分,就能获得就业机会。

 

翻译 is译社 周丹

  • 纽约时报
  • Moocs
  • 在线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