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我们单位一共六百人,光上半年就走了十五人” | 大庆故事④

好奇心日报大庆故事系列将以口述的方式呈现,有时候,口述会有独特的生命力。更多内容将在出版物中发布,目前正在筹备中。

离开大庆大半年后,李域和太太在 2019 8 月短暂回家一趟。

他现在的身份是大学老师,并从大庆搬到了广东。此前他主要生活在大庆城东片区,更具体点是龙凤区的乙烯居住区(兴化村),那里是中石油大庆石化厂重要产品之一 —— 乙烯 —— 的生产地。

过去,按照先生产后生活的大方针,大庆主城区的居住区选址一般都迁就生产项目,工厂在哪里,家就在哪里。李域从小在乙烯长大,那儿前后也只有两三所小学,两所中学,不同学校但同一届的学生基本都认识。

大学毕业后,李域从北京回到大庆,入职大庆石化公司下属工程类的配套服务部门。后来公司改制并独立成为有限公司,和其他同行进行市场化竞争。

李域和同侪多少觉得这份工作的强度和收入不太成比例。而近年经济形式变差,政府主管部门严抓环保问题后,相关工作更难推进,项目操作周期拉长。

往年,李域单位大概保持六百多号人,一年大概只有三五人辞职。2019 年光上半年就走了十五六人,去向以山东、浙江和上海为主,继续做本行的居多,至于到手的工资,最少也翻倍了。

李域的太太也是大学老师,据他说,跟他太太一批大约有五六个老师一起离开大庆去了广东。他觉得,大庆发展越来越慢,走的人自然越来越多。而这情况甚至都不用跟人打听,光看小区屋外贴着的卖房广告就知道。


大庆市的人集中生活在三到四个区,新村地区和让胡路区人比较多,比例一半一半。

我从小就在大庆了,住在城东龙凤区乙烯那片。叫这名字就是因为那个地方挨着大庆石化厂的乙烯生产线。

乙烯很大,又很小。住这里的人,父母基本都是一个大单位的,中学也只有两个。同学们不是住一栋楼就是放学顺路可以一起回家的。基本上我们这片一届的同学都认识。

家里往上数两代,都不是大庆人。爷爷老家也是黑龙江的,姥爷在河北。我爸爸和妈妈 80 年代在大庆石油学院念书,当时新建许多工厂,需要大量职工,他们毕业以后通过招工回到大庆。我爸做一些设备维修、保养的工作,我妈工作跟我之前差不多,也是后线支持配套的。

我大学在北京念的机械。其实在北京的时候没什么太大的想法,没太想过是不是要回大庆。后来读研的时候认识了现在的太太,她毕业后留在东北教书。所以我就回来了。

乙烯地区一处主干道。马路很宽。
乙烯地区的老小区。
也有类似这样外立面看起来相对新一点的小区。

跟你们了解到的采油一厂、二厂、三厂这些组织架构差不多,石化也分一厂、二厂、三厂,每个厂再分各个车间。像生产乙烯的化工一厂,其他还有塑料厂、化肥厂等。我们大庆油田前线采上来的油先运到炼油厂,完了之后再把炼出来的油分到化工一厂生产乙烯,到化工二厂可能生产一些石油中间产物,到三厂生产聚丙烯等等。

但石油和石化厂从工作职能分配上又有些不同的是,每个采油厂自成一套产业链,勘探、采掘、工艺研究等等,是一个综合体。而化工厂之间则是分工明确,生产不同的特定产品。

而我是后线部门配套服务的,有时候要去现场和前线同事们商量工作。

随着国家放开民营企业从事石化产品生产的限制后,特别是山东或者是江苏那片好多有钱的民营企业进入这个行业。像我刚入行的时候被派去过江苏跟了一个项目两三年。

算是赶上了好行情的尾巴。再之后经济形式不好,和严抓环保问题,提高了我们的工作难度,项目周期也相应拉长了。

2013 年前后,发改委、商务部等行政主管部门逐渐放开石油、石化领域的准入限制,允许一部分民营资本参与相关产业的建设和市场化竞争中。根据中国石化一份内部资料2018-2010 年间,乙烯项目计划产能 1630 万吨,其中民营企业将占 51%

我们单位本来是石化厂系统的,后来中石油调整组织架构,不同厂的支持部门全部剥离原单位,重新组合成立新公司,隶属于中石油集团。像我在的部门属于新公司在大庆的分公司。

车间环境差,工作累。里面设备寿命长,润滑油、机油积着,非常脏、味道大,总担心有毒有害气体对身体的影响。机器运转的噪音也很大。很危险。晋升渠道也相对有限。

中石油大庆石化公司一处工厂。

我的工作环境相比就好很多,基本在办公室。但是也要不时去车间现场勘察实际环境,除非是完全新建的工厂,否则不可能只画图不去现场。比如管道专业的同事要看管道之间有没有相撞,电气专业的同事要看电缆的排布,同时他们两组人之间也要相互沟通。

我们干一个项目从头到尾大概得三四年,中间是个长期加班的过程,忙的时候,比如去施工现场出差,几乎天天加班。然后一个月基本工资三千多元加绩效,多劳多得,忙死忙活一年也就挣个十来万块钱。这还是光景好的时候。像我们印度有一个项目干了四五年,好多人都待在那里每三个月到半年一回家,也很辛苦。

一线工作太累了,钱挣得少,所以我今年年初离开了。不止我,像我们单位一共六百人,光上半年就走了十五人。今年不知道为什么走了这么多,往年一年才走三四人。他们有的去上海、杭州、南京,也有去天津的。据我知道基本是因为钱挣得少。新工作的月薪几千到两万的都有。

离职的同事基本待在本行业内,就我去当了老师。选择广东是因为我太太被广东那里的一所石油学校聘去做老师,我就随她。

大庆绝大部分石油及石油化工有关的官办业务,都是大庆石油管理局统筹管理的业务。但是石化业务方面,股权结构相对复杂。

根据公开资料,从属关系上,中石油集团直接控股大庆石油管理局公司,而隶属于中石油集团的中石油股份公司,则直接控股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

大庆当地人习惯分别称呼两家公司为“管局(或者管局、油管局)”和“油公司”。

这种分化源自 2000 年中石油上市时进行的资产重组,当时大庆石油管理局一拆二,跟油有关的优质资产打包成大庆油田公司,装入中石油上市体系;其余以民生类为主的非盈利产业 —— 也就是大庆“企业办社会”的“社会”部分 —— 成为新的大庆石油管理局有限公司。

2008 年,大庆油田公司和大庆石油管理局重新合并,由一套班子管理,但是财务上继续分开核算。

这是油公司部分。石化公司方面,大庆有一家中国石油大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由中石油集团全资控股,总部地址位于龙凤区卧里屯,毗邻乙烯;还有一家大庆油田化工有限公司,由大庆石油管理局全资控股,总部位于大庆高新区。

图片中间的“黑墙”其实是乙烯厂用到的煤堆。

南方住了这段时间后,天气、饮食都不习惯,而且我们在的那座城市消费不低,我觉得都快赶上广州了。其实还是住乙烯习惯,从乙烯的小区到工厂上班开车快一点就 5 分钟,从新村附近的新家过去也就 15 分钟左右。

南方白天比较热,晚上凉快,大家就都出门了,特别是周末的晚上,外头全是人。有一天周末夜里十点半,我们去逛超市,全是人,排队结账。我们东西都不买直接走了。

大庆从来不会这样。

这是两座完全不一样的城市,一个南方,一个北方,这本身就是很大的差距。

不过搬到哪其实无所谓,只要跟太太在一块就行。像我去广东这所学校也是首先因而那里有适合我太太的专业。我本来想过不少出路,基本打算干老本行,可能去广州或者上海的石化设计院,老师是真没想过。

现在在新地方待得时间长点也就习惯了。

我们会在当地买房。我太太跟学校签了八年合同,这期间你至少得待在那里。我们户口已经迁过去了,毕竟也不是大城市,户口随便迁。城市发展比不上省内经济强市。

虽然南方热一点、潮一点,但至少比留在大庆更有发展。

这个发展指的是个人能力的提升,没有原先那么忙了,空余时间可以做更多自己事情。像我下学期要讲四门,在学校算比较多的,但平时依然有时间写论文、做项目。

而我在大庆的时候,每天就是加班。年轻时候这种状态还好,但如果有了家庭、有了孩子,还这样我就觉得很没有盼头。我们原单位一些年长的同事、包括我们领导,加班比我们还多,工作更累还天天出差。

其实高校也挺累的,要写论文又要上课,但更多还是看你自己,你要想累就累,多挣点钱、积累些东西。你要不想那就不累,比较清闲。忙前忙后都是你自己的。

但我觉得做老师唯一的不足认识人比较少一些,老师之间对沟通比较少。我原来单位不同部门之间必须有交流的。做一个项目你需要给下游提条件,接受上游条件,这样项目才能完成。高校老师就自己忙自己的,一个专业间都没有交流,除非你开大会。

我们不定期会回来,现在暂定每年学校放寒暑假就回来。有时候住我父母家,有住他父母家。但一些已经走出去的朋友,哪怕过年也不是都回来的,因为都有孩子,拖家带口的不方便。

乙烯也没多少人住那了,2005 年的时候有过集中搬家,搬到了萨尔图区和龙凤区南部接壤的小区。那个小区也是我们乙烯的地产公司建的。

我丈人在乙烯还有房子,带车库。去年别人开价五十多万他嫌低没卖,现在降价 20% 也难卖出去。从这点就能看出来的大庆的人越来越少。

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走的人这么多。我觉得还是别的城市发展更快。

而大庆只是一直是这样,没有停下来,但也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域为化名。

题图及文内图如无说明,均由作者拍摄。

  • 石油
  • 石化
  • 乙烯
  • 大庆
  • 长文章
  • 口述历史
  •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