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娱乐
  • 纽约时报
  • 好莱坞往事
  • 戛纳
  • 好莱坞
  • 电影
  • 访谈
  • Brad Pitt
  • Leonardo DiCaprio
  • Quentin Tarantino

布拉德·皮特、迪卡普里奥畅谈昆汀、星途、还有一些本来可能会发生的事

“我看到了一个天真的孩子,他希望生活就如同电影里的一样。也许是因为我了解昆汀,所以觉得这部电影让人感到欢喜和充满希望。在电影结束时,我真的,真的很感动。”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法国戛纳电 — 本周二(当地时间 5 月 21 日),著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携新作《好莱坞往事》(Once Upon a Time ... in Hollywood)重磅回归戛纳电影节。这部电影口碑出色,被誉为其近年来最好的作品。昆汀跳出常规的好莱坞电影套路,将故事设定在 1969 年星光熠熠的浮华之城洛杉矶,以轰动一时的“曼森家族(the Manson family)杀人案”为背景讲述了一段往事。当年,导演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的妻子、女星莎朗·塔特(Sharon Tate)被“曼森家族”成员残忍杀害,震惊了整个洛杉矶。在电影中,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饰演的男主角里克·道尔顿(Rick Dalton)是塔特和波兰斯基的邻居,同时也是一位挣扎求生、常常自我怀疑的电视剧演员。他的特技替身、同为过气演员的克里夫·布斯(Cliff Booth,布拉德·皮特[Brad Pitt]饰演)是他最好的朋友。里克本来有望成为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式的人物;而克里夫本来也有可能成为另一个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

周三下午,我来到卡尔顿酒店(Carlton Hotel),在可以饱览地中海美景的房间里和行程爆满的两位男主角做了一个简短的访谈。在戛纳电影节展出影片可是大新闻,索尼影业的工作人员为此忙得不可开交,生怕搞砸了这部电影。相反,皮特和迪卡普里奥却看起来相当放松。他们极具亲和力,面对每个问题都能侃侃而谈,毕竟两人已经混迹娱乐圈多年,深谙其中的门道。

以下内容摘录自这次采访。

记者:昆汀有让你们看一些电影为角色做准备吗?

布拉德·皮特(对迪卡普里奥说):你看得比我多吧。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我们看了许多闻所未闻的 B 级片,还有不少 1960 年代由拉尔夫·米克(Ralph Meeker)和泰·哈丁(Ty Hardin)演的电视剧。这些演员本来有望成为麦奎因那样的人物,但他们没能从黑白电视剧时代(尤其是西部片)成功转型,拍出类似《大逃亡》(The Great Escape)的作品。他们差一点就成功了,而他们曾有过那样的机会吗?没有,机会可能从他们身边溜走了。我饰演的这个角色身上可能也带有他们的印记,(我会思考)他本来有望成为什么样的人?作为一个不停接拍电视剧的普通演员,让他备感挣扎的是什么?那又如何影响了他的心态和自信心?

皮特:我(想起)很多电影。事实上,(昆汀)让我回忆起很多已经忘掉的电影。我们温习了汤姆·劳克林(Tom Laughlin)的《比利·杰克》(Billy Jack)系列电影。对我们产生影响的电视剧和电影都差不多是一样的。我们聊到很多替身和演员之间的关系。我曾经见过史蒂夫·麦奎因的替身巴德·埃金斯(Bud Ekins),他们的关系堪称传奇。在《大逃亡》里,埃金斯替史蒂夫·麦奎因纵身一跃骑上摩托车的画面令人印象深刻。我们还聊到伯特·雷诺兹(Burt Reynolds)及其替身哈尔·尼达姆(Hal Needham)。说到雷诺兹,本来他要出演乔治·斯潘(George Spahn,出租农场拍摄西部片的农场主,与曼森家族关系密切,译注)——在他去世之前,我们就开始排练了。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他付出了很多努力,让我真的很感动。后来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小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伯特·雷诺兹的作品——他是 1970 年代末的大牌明星。

记者:你们两人会常在一起切磋演技吗?

迪卡普里奥:进入好莱坞基本上就与世隔绝了,只能自食其力。我们对(电影中的里克和克里夫)携手闯天下的经历深有同感,一开始就明白了他们之间的关系(笑),因为我们都是那种人。

皮特:这是非常自然而然的事。我们差不多同一时间到片场,见过彼此很多次,有很多相同的参考标准。可以这么说,我一直觉得,假如你是平原上的一头瞪羚,而有一天你的羊群突然消失了,只剩下你孤零零地在那里,你就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了。我在电影里的朋友(朝迪卡普里奥打了个手势)也是这样。因此,有相同的经历,相处起来自然就很舒服。这不是在抱怨,我说的是事实。我们会相互尊重,我懂得一个演员想要升华整部戏的感觉,所以我们会尊重对方。

记者:显然,昆汀的电影剧本写得很好,他也有很强的个人特色。你们是否需要冷静一段时间才能清空他对你们的影响,形成自己的理解呢?

迪卡普里奥:然后再听从自己的声音……你是想说这个吗?(笑)我想可能是吧。他绝对是一位个性鲜明的导演和艺术家,但他会给演员提供真正的表演空间,让他们自己去揣摩角色。很多时候,当你进入最佳状态时,就会开始即兴表演。通常,我们会以剧本的对白、导演的要求,还有曾经对角色及电影进行的大量讨论作为创作的基础。有时候,这样能出很棒的戏,拍这部戏时有好几次都是这样。

皮特:当你在公共场合吵架,或是无意说错话造成尴尬后开车回家时,你会想,如果当时能讲一些俏皮话就好了吧?昆汀写的对白就是那种俏皮话。

记者:里克·道尔顿有点像没能成为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那种人。

迪卡普里奥:他差一点就成功了,而这也是让他备受折磨的原因。我在演艺圈里长大,有很多演员朋友,这个圈子里有太多才华横溢的人了。但说到底,(若是想要成功)还是得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方才行。

皮特:以流媒体为例,有了流媒体之后,我们看到了许多充满才华的人。现在的出名机会比以前更多,演员、编剧和导演可谓层出不穷。而这些都在提醒我们,能够在适当的时候出道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迪卡普里奥:嗯嗯。

记者:我担心很多人都是昙花一现。

皮特:可能吧。我对现在的年轻人很感兴趣。他们几乎无法坐在椅子上好好看完一部电影。他们想要短平快的东西,这也许就是时代的变迁,我也不知道。

迪卡普里奥:我倒是看到积极的一面:电影公司通常不会冒险尝试的创意、想法和故事情节,却能通过新的流媒体实现。所以,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当年对于无声电影到有声电影的转变,还有电视的出现,人们都曾作何评价呢?这当中的确发生了许多变化,但伟大的艺术就是被用来讨论的——希望我们不会因为面对应接不暇的影片而感到困惑。

记者: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好莱坞往事》很感人。

皮特:是呀,从剧本就能感觉出来。

迪卡普里奥:我只想说,作为一个父母至今都还是嬉皮士的洛杉矶人,我知道“曼森谋杀案”代表着什么。

记者:真正的嬉皮士?

皮特:我在片场见过他父亲,我说:“他要在电影里扮演临时演员,真好。”然后他(指迪卡普里奥)说:“不,他每天都是。”

迪卡普里奥:他们老说(嬉皮文化)后来失去了最初的纯真。在那个时候,对于未来的理想在突然之间就发生了巨变。那个长头发的家伙——还有他操纵那些孩子的手段——顷刻之间就永远地改变了这个世界。

皮特:我怀着一种希望(从电影中)抽离出来,提醒自己,这个世界可以变成什么样,我们又能成为什么样的人。

记者:这种希望是什么呢?

皮特:关怀彼此,这是我在影片最后感受到的。昆汀真的对我还不错。我可能是在猜测,但我似乎能从这部电影里看到,一个经常独自在家的孩子发现了他的……

迪卡普里奥:……慰藉。

皮特:从荧幕上大大小小的英雄身上寻找到自己的慰藉和方向。我在昆汀写的对白和剧本里都发现了这一点,而我也很喜欢这种感觉。昆汀在这里暴露出自我怀疑的一面。(迪卡普里奥开始“嗯嗯”地表示赞同。)我看到了一个天真的孩子,他希望生活就如同电影里的一样。也许是因为我了解昆汀,所以觉得这部电影让人感到欢喜和充满希望。在电影结束时,我真的,真的很感动。

记者:我觉得昆汀回首往昔这一点还蛮有趣的。

皮特:他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代。

迪卡普里奥:是啊,我也觉得是这样。皮特说得非常中肯,因为电影、电视和所有这一切,都已经深植于(昆汀)的基因里了。虽然他把这个故事放在特定的历史语境中,但同时也创造出另一个童话。他重构历史的手法很像导演马丁·斯科塞斯(Scorsese)——比如在《无耻混蛋》(Inglourious Basterds)里对希特勒的处理。在他们的童年里,电影不仅是他们的基因、语言,还是他们与其他人进行交流的一部分……

皮特:是他们的精神世界。

迪卡普里奥:是啊,电影已经深深融入他们体内,这样的人很少见。正如布拉德所说,这部电影是他对 1969 年的致敬和追忆,那时候的文化、电影等一切事物几乎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部电影充满了想象力。


翻译:熊猫译社 Emily

题图为《好莱坞往事》剧照,来自豆瓣电影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好莱坞往事
  • 戛纳
  • 好莱坞
  • 电影
  • 访谈
  • Brad Pitt
  • Leonardo DiCaprio
  • Quentin Tarant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