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智能
  • 共享办公
  • 房地产
  • WeWork

WeWork 一季度亏损小幅缩窄,但接下来要花 29 亿美元来买房

又是一家估值高的亏损公司。

递交了 IPO 申请,仍在排队上市的 WeWork 发布了今年一季度财报。这家一直未曾盈利的公司本季度亏损有所收窄。

一季度 WeWork 亏损了 2.64 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亏损的 2.74 亿美元。去年全年,该公司一共亏损了 19 亿美元,超过了 Uber 18 亿美元的亏损额。如同近期上市后股价走跌的 Lyft 和 Uber,WeWork 也是一家持续亏损但估值颇高的公司。

自诞生以来,WeWork 已经募集了 120 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大多数来自软银。截至今年 1 月,公司估值已高达 470 亿美元,被看作是继 Uber 之后的美股第二大 IPO。

WeWork 和 Uber 一样,一直在面对估值过高的质疑。Uber 本月以 820 亿美元的估值上市,成为美国历史上第四家市值超过 500 亿美元、但仍然在上一年亏损的企业。其他三家公司分别是 CVS、通用电气和高通。

Lyft 与 Uber 上市后的股价都持续走低,Lyft 股价相比发行价已经跌去 30.97%,Uber 上市一周跌去 8%。

在电话会议上,有分析师问 WeWork 首席财务官阿蒂·闵森(Artie Minson),他是否会区分 WeWork 的亏损与网约车公司在补贴和折扣上的花销。闵森回答说,“二者还是有明显的区别,因为对外租赁办公场所空间是一种已经被证明了的商业模式。”

“我们花 10 亿美元,可以增加 23.6 万张办公桌,边际贡献率能达到 27%。所以未来 15 年,10 亿美元将带来 247 亿美元的边际收益。我们在打造能够产生现金流的产品,而不是在价格战中提供更高的薪水和折扣。”WeWork 创始人亚当·纽曼(Adam Neumann)表示

根据该公司公布的数据,WeWork 的公司会员和个人会员总数从 2018 年四季度的 40.1 万增加到了 46.6 万,其中大企业会员占比增至 40%,已签约未来营收超过 34 亿美元。另外,美国以外的国际市场本季度为 WeWork 贡献了 57% 的会员和 43% 的营收。

接下来,WeWork 计划启动一项 29 亿美元的基金用来买房,给自己当房东。

2010 年创立之后的很长时间里,WeWork 都在走轻资产路线,选择租房而非买房。他们与建筑业主签下长期租约,再改造建筑、租给会员。

2017 年 10 月,WeWork 意外地买下了第一栋楼。这栋原属于百货公司 Lord&Taylor 的、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标志性建筑花费了 WeWork 8.5 亿美元。

接下来,这样直接被 WeWork 买下来的房子可能会越来越多。WeWork 即将成立的新基金名为 ARK,是一个“全球房地产收购和管理平台”,初始阶段的总股本约为 29 亿美元。WeWork 将借这笔钱入股看中的大楼然后继续走出租工位的模式。

这么做可以让 WeWork 更直接受益于自己入驻后建筑的升值,但在短期内也一定会带来支出的增长和亏损的扩大。截至 3 月 31 日,该公司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 59 亿美元,低于去年 12 月底 66 亿美元的水平。

去年 5 月,由于投资过多、长期负现金流以及租赁合同久期的不匹配,标普和惠誉公司给予该公司债券“垃圾”评级,认为其抵御经济周期风险的能力薄弱。今年初,软银把对 WeWork 的新一轮注资从 160 亿美元削减到了 20 亿美元。

闵森表示,他希望投资者能够把 WeWork 现在的亏损看作一种投资。“在本季度末,我们会拥有一些可以产生现金流的资产。”

题图/visualhunt

  • 共享办公
  • 房地产
  • We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