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科学
  • 思维方式
  • Philip E. Tetlock
  • Paul R. Ehrlich
  • Julian Simon

#Cover:专家预测为何一错再错?可能和“刺猬”与“狐狸”型思维有关

“刺猬”型专家的问题是,随着经验与资历的积累,他们会更轻易地用既有世界观来解释一切。

专家预测可信吗?

6 月出版的《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梳理了一段有趣的历史,以及我们能从中学到的东西。

1968 年,生物学家 Paul R. Ehrlich 在《人口炸弹》(The Population Bomb)一书中警告,人类已经没有机会阻止人口过多造成的灾难性后果。指数型增长的人口将耗尽地球上的食品供应,形成严重饥荒,数亿人将在 10 年内死于饥饿。“最好的情况”下,人口可以得到控制,尽管饥荒还会蔓延,但大规模的人口死亡将在 1980 年代中期结束。

经济学家 Julian Simon 持截然相反的观点。他乐观地预测,技术的发展将革新农业,带来粮食增产。更多的人口意味着更多好点子,这些创意将引领人们构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未来。1980 年,Simon 和 Ehrlich 打了一个赌。Ehrlich 选定了 5 种金属作为指标,根据他的预测,这些金属的价格将随着资源的枯竭、经济的混乱而上升。

1990 年 10 月,Simon 收到了一张 576.07 美元的支票。Ehrlich 认输了——所有 5 种金属的价格都出现了下降。另外,Ehrlich 预言的大饥荒也没有发生,全世界因饥饿而死的人口比例反而显著下降了。

这场赌注的结果并没有影响两人在各自领域的权威,也没有打消 Ehrlich 继续作出预测的信心。他声称,1968 年给出的时间表确实有些问题,但人口炸弹如今已被引爆。这个判断还是错的,但 Ehrlich 不乏拥趸。另外一边,Simon 也得到许多人的支持,他们认为作为生物学家的 Ehrlich 忽视了基本的经济规律。

事实上,Ehrlich 和 Simon 对金属价格的预测与解释都是成问题的。经济学家们以 10 年为单位,验算了 1900 年至 2008 年金属价格与人口增长的对应关系,结果是,62% 的时间段都支持 Ehrlich 的预测。真正合理的解释是,金属价格并不是衡量人口效应的恰当工具,它更多和微观经济周期有关。

耶鲁大学历史学家 Paul Sabin 在《打赌》(The Bet)一书中写道,Ehrlich 和 Simon 之间的交流是一个错误的榜样:每个人都在积累支持其观点的信息,也都变得更教条。理想情况下,知识分子应当把彼此的论点作为试金石,来完善自身。

今天,像 Ehrlich-Simon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在科学、经济学、政治等领域,专家预测的纪录可谓“劣迹斑斑”。对于下一轮市场调整、下一次房地产业繁荣,专家预测经常错得离谱。但人们的确有可能作出可靠的预测,关键在于打破专家们熟悉的思维方式。通常,专家们都相信,自己可以凭借深邃的知识掌控未来。

1984 年,心理学家、政治科学家 Philip E. Tetlock 参加了一场关于美苏关系的学术会议。作为最资浅的与会者,Tetlock 惊讶地发现,那些负有盛名的专业人士意见是如此对立,并且不为反对观点所动。

Tetlock 决定做一个实验。他找到了 284 名平均年资超过 12 年的专家,邀请他们就未来可能发生的事件给出一个概率。这项研究持续了 20 年,一共收集了 82361 份预测,结论是:总的来说,专家们都是糟糕的预言家。比如,自由派(liberals)专家倾向于将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视为一个真诚的改革者,会改变苏联,并维持其统一;保守派专家则倾向于认为,苏联不会发生改革,同时会失去其合法性。这两个预测都只对了一部分。

但有一组学者猜对了:戈尔巴乔夫是一个真正的改革者,而苏联的合法性也无法再延伸至俄罗斯之外。甚至有人作出更精确的预测:真正的改革将成为终结苏联的催化剂。这些学者的共同之处在于放弃单一原则,而将看似截然对立的世界观整合起来。他们在长期预测上的表现尤为出色。

Tetlock 借用哲学家伯林(Isaiah Berlin)对学者的划分,用两种动物来形容两种专家:一种是高度专业、懂“一件大事”的“刺猬”,另一种是善于整合、懂“许多小事”的“狐狸”。前者精通一种理论,后者则接受模棱两可与矛盾。

2005 年,Tetlock 发表了他的研究结果,引起了政府组织“情报高级研究计划活动”(Intelligenc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ctivity)的注意。2011 年,该组织召集了 5 支专家团队,启动了一项为期 4 年的预测竞赛,每天 9 点提交一份预测:某个欧盟成员国是否会在某个时间点脱离欧盟?日经股指是否会报收于 9500 点以上?

Tetlock 和他的妻子 Barbara Melllers 也是参赛者。他们招募了一批志愿者,从中选择“最狐狸”的人组成队伍。这些人头脑灵活,拥有极为广泛的兴趣和广博的阅读面,但并不具备和待解答问题特别相关的专业背景。

事实表明,这些狐狸型的预测者不仅更善于个人预测,也更善于团队合作。他们跨域学科界限,将队友视为学习而非说服的对象。2014 年,乌克兰局势风起云涌,团队成员正是凭借不断补充信息、不断反思、修正,最终猜对了汇率波动的区间。

这是 Tetlock 从“狐狸型”预测者身上看到的普遍优势:当事实超出预期时,他们更善于调整自己的想法。他们将失败当作下一次成功的帮手,而这,就叫“学习”。

你可以在这里阅读《大西洋月刊》的原文。


题图来自:Berteun Damman / Wikipedia

  • 科学
  • 思维方式
  • Philip E. Tetlock
  • Paul R. Ehrlich
  • Julian Si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