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娱乐
  • Top 15
  • 电影
  • 票房
  • 复仇者联盟 4

「票房」影院可以卖三四百块钱一张的电影票吗?

《复仇者联盟 4》的火爆引发了这样一个问题。

自春节以来,中国电影市场就陷入了持续的低迷之中。今年 1 月和 3 月的单月票房相比去年都有明显的下跌。此前另一个广为流传的数据则是截至 3 月 10 日,2019 年观影人次同比减少 8000 万。市场的一片哀嚎声中,4 月 24 日上映的《复仇者联盟 4》成为了一根救命稻草。

4 月 12 日,这部电影的预售正式开启。仅仅一天之后,其预售票房就超过了 1 亿元,刷新了此前由《速度与激情 8》《变形金刚》《复仇者联盟 3》等创造的预售票房纪录。影迷的热情也让影院也逐渐意识到,这是一个和春节档一样可以大赚一笔的好机会。

万达影城最早开出了 300 块钱一张电影票的价钱。他们称其为皇帝座,是每一个 IMAX 影厅和杜比影院影厅仅有 50 个的好座位。此后,上海百丽宫环贸店也出现了高价票。其零点场的 IMAX 售价为 464 元,远高于平日的 180 元左右的柜台价。还有购票者目睹了有的影院在刚开启预售时保持原价,此后每 10 分钟上涨 10 元的做法。

影院坐地起价,引起了观众的愤怒以及冷嘲热讽。批评他们吃相难看的大有人在,但也并不妨碍 464 元的午夜场和 300 元的皇帝座被争抢一空。

这其实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不同观众对于同一场电影的价值有着不同的判断。有些人会认为,这不过就是一场电影凭什么卖到三四百块钱。但另一些人则觉得,宁愿多花这些钱,也想早一点看到钢铁侠们的最终结局。

基于这样的心理,商业大公司们通常都会设计出一些不同的价格体系。航空公司售卖机票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提前很久购票通常价格较低,越临近起飞越是接近原价。它同样也是一种调节供求的手段,即在早期以低价刺激销售,从而保证自身的利润率。

这种通行的做法被称为价格歧视。尽管听上去带有贬义,但经济学课本通常会告诉你,在理论上,这是一种能够维持市场更好运行的做法。每一个人付出的价钱都与他们的心理预期相符,而公司也能够获得更高的利润。

经济上有效通常也并不等于道德上合理。去年曾引发诸多争议的大数据杀熟就是一个例子。用户发现,用不同账号登录,同样的商品显示价格有差异。这一做法来自于 2000 年的亚马逊。同一张 DVD ,新用户看到的价格是 22.74 美元。而如果是算法认定有购买意愿的老用户,价格会显示为 26.24 美元。

不过,大数据杀熟的问题在于,消费者在与商家的博弈过程中处于劣势。当购物网站获取了消费者全部的浏览数据,因此能够更好地判断消费者的需求,从而开出一个不一样的价格。相反,消费者对购物网站这样的做法却全然无知。

这与航空公司售卖机票不同。几乎所有的空乘旅客都知晓,提前购票价格更低这一法则。而大数据杀熟则通常不为消费者所知。这种在信息上的不平等,似乎才是大数据杀熟引人愤怒的真正原因。

而在影院售卖《复仇者联盟 4》的案例当中,无论是 300 元还是 464 元都是明码标价。会购买这些场次的观众想必也绝不会不清楚影院一个座椅的价码。既然信息对等,那么也就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欺诈。更何况,这些高价场次尽管稀缺,但也绝非米面油盐这样的必需品,不具备太多的公共属性。

事实上,除了这些午夜场以外,4 月 24 日上映当天的日间场次,以及其后的预排片场次的价格都已经有所回落。随着更多影院的排片表陆续公布,价格也基本将回到日常的平均水平。

这是市场竞争带来的好处。在观众和影院经过博弈之后,最终会形成一个平衡。这种博弈能够成立的前提就在于,消费者和销售者都有足够的自由去做出自己的选择。而这其中也包括销售者自身对于商品的定价权。

制图 / 郑舒雅

题图 / 复仇者联盟 4

  • Top 15
  • 电影
  • 票房
  • 复仇者联盟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