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好奇心研究所

日本年轻人开始尝试城市-乡下来回住的「二重奏生活」

摆脱一成不变生活的又一种尝试。

デュアラー,在日语中是「双重」的意思,如今,这个词已经成了不少日本人的生活方式。

确切的说,是指「在城市和乡村都有住处,享受两种不同趣味的生活方式」,平时在城市里工作,假期就远离高楼大厦到乡下去住,也就是「二重奏生活」。

这听起来像是在度假胜地拥有豪华别墅的有钱人,或是有大把闲暇时间的退休人士才能拥有的生活。但日本综合型互联网巨头 Recrui 的调查显示,过二重奏生活的人,将近 6 成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年收入不满 800 万日元(约48 万人民币)的人超过一半,不满 400 万(约 24 万人民币,大致是日本人的平均收入水平)的将近六分之一。Recruit 也在 2018 年年末预测,「デュアラー」会成为 2019 年日本最流行的生活趋势之一。

选择二重奏生活的人中,虽然也有十分之一的人从城市到乡间住处,得花超过 4 个小时的车程,但大多数人(在 Recruit 的调查中,是 60% 的人)选择车程在 2 小时内的地方作为第二据点。将近一半的人每个月会在乡下的第二据点呆 2-5 天。也有十分之一的人,一年中超过一半的时间都是在第二据点里度过的。许多人在第二据点开始了自己下地种田、上树采果、下海捕鱼的自给自足的生活。

gif/giphy©️supersimple

调查显示,二重生活的确给人们带来了积极影响。开始尝试二重生活的人中,74%的人生活满意度都有所提高,仅有 6% 的人在过二重生活后觉得生活满意度下降了。

人口萎缩、少子化和严重老龄化造成的大量房屋空置是「二重奏生活」得以流行的重要原因。空置房现象在日本早已不是新鲜事。日本政府每 5 年进行一次住宅和土地统计,2013 年的统计结果是,日本总住宅数 6063 万户,其中空置房 820 万户,占总住宅数的 13.5%。2018 年的数据里,住宅总量变化不大,但空置房数量已经增加到了 870 万户。换句话说,过去 5 年里,日本每年都会增加 10 万户左右的空置房。总务省预测,2023 年,空房量将突破 1000 万,将近每 6 套房子就有一套无人居住,由于少子化和老龄化,其中相当一部分还将会因为主人去世,又没人继承而成为“无主房”,想白送都送不出去。尤其是郊区,日本年轻人大量工作在城市,只希望能住在离公司更近一点的地方,城郊的房子就空出许多来。

于是就有了很多灵活的低价租借房。2018 年年末,空屋出租公司 ADDress 打出了「每月 4 万日元全日本随便住」的广告语。日本迷你旅馆 Little Japan 更是推出了每月 1.5 万日元住全国旅馆的「hotel pass」项目。许多人也选择了「拼单合租」的形式,不同于要时刻在一起生活的舍友,每月几天和或熟悉或陌生的朋友一同合住在一起,也为平摊了第二据点的租金。

此外,不少专家预测,日本经济会在 2020 年的奥运会后发生巨大变化,AI 和物联网的普及,会让许多企业更倾向于把工作从朝九晚五的正式员工手里,细分给专业人士,自由职业随之增加,不再必须每天都两点一线准时到办公室打卡。另一方面,大城市自由职业竞争激烈,许多人开始把目标转向仍有很大劳动力需求的郊区和乡村。在不远的未来,类似一周在城市里工作三天,其余时间到乡下企业去帮忙的工作方式也会不断出现。

gif/giphy©️@nchor Point

和众多「Lifestyle ≈ 解压哲学」一样,二重奏生活通常会被认为是日本人缓解都市焦虑的一个尝试。实际原因可能会更为复杂一点,Recruit 把过二重奏生活的人按照动机分成了六种:

因为在城市长大,没有什么地方能称得上故乡,因而十分珍惜长辈和配偶的家乡,于是希望和当地保持联系、多和当地人接触的「故乡二重奏」;

单纯喜欢农业的「兴趣二重奏」;

想让孩子多接触自然的「育儿二重奏」;

想要逃离城市的喧嚣,用接触自然来减压的「自然自愈二重奏」;

想要移居到乡村但割舍不了城市便利因而折中的「预移居二重奏」;

城市没法满足自我认可的需要,因而用在东京培养出的技能为乡村提供帮助的「地域贡献二重奏」。

题图来自:giphy©️leesh

  • 好奇心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