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网文
  • 阅文

阅文发布 2018 年财报,版权运营收入跟其行业垄断程度不成正比

生产 IP 与运营 IP 之间,有很长的距离。

网络文学平台阅文集团公布了 2018 年财报,去年收入 50.4 亿,其中在线阅读业务收入 38.3 亿,占到了整个网文市场规模的一半。此外,承载着“中国漫威”想象力的版权运营业务,在收购、并表了新丽传媒后,全年收入 10 亿,比起 2017 年的 3.85 亿有了大幅增长。

占阅文收入比重最大的业务,始终是在线阅读收入,也就是付费阅读。2014 年,阅文在线阅读收入占收入比重高达 97%,2015 年下降到 60%。从 2016 年开始,付费阅读收入占比又开始上升,2018 年达到了 76%。

但付费阅读无法撑起阅文的市值,所以它上市后经历了暴涨,然后就暴跌了。

根据 Frost&Sullivan 的数据,2016 年时中国网文市场规模只有不到 46 亿,按照年复合增长率 30% 的增速增长,2020 年时市场规模也不过 134 亿,行业的容量很小。

看阅文的收入增速也是如此,它的收入增长已经明显放缓。2018 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 23%,远低于 2016 年、2017 年的同比 60%左右的增长率。而在线阅读收入 2018 年同比增长率只有 9.7%。

同时,阅文用户数、付费用户数的增长也不理想。2018 年,阅文平均 MAU 为 2.14亿,同比只增长 11.46%。而且,付费用户数的增长幅度远不及 MAU 增幅,付费用户数量和比例都出现了负增长。付费用户数量从 1110 万下降到 1080 万,付费比例从 5.8%下降到 5.1%。

不过,虽然阅文的付费比率有所下降,但 ARPU 值一直是呈上升趋势,2018 年的平均 ARPU 值为 289.2 元/MAU,同比增长 8%,这说明网文群体付费能力及意愿提升了。

总体看来,在网文领域,阅文是垄断级别的存在。但网文付费阅读毕竟是一个天花板很低的小市场。所以即使是行业老大,业绩也不过如此,其未来的引爆点还在于版权运营。

根据原创文学改变的电视剧的每集网播的授权费,每一年都水涨船高。2012 年的《甄嬛传》红极一时,可《甄嬛传》单集电视剧授权费才 30 万,不足 2017 年的《择天记》的 600 万的一个零头。

而在 2018 年,算上收购后的新丽传媒,阅文集团一共授权了 130 余部网络文学作品改编为影视、游戏、动画、漫画,包括《国民老公》、《你和我的倾城时光》、《武动乾坤》、《斗破苍穹》和《将夜》等。而且,2018 年 12 月百度搜索排名前 30 的网络文学作品中,有 25 部出自阅文。

但是,2018 年阅文的版权运营收入只有 10 亿,占其收入比重的 20%。

从版权收入的绝对值和占比上看,阅文的付出与收入是不成正比的。事实是在整个数字内容产业链上,从 IP 生产到影视制作,再到更下游,貌似最上游的 IP 授权最强势,但实际并非如此。

视频简单、便捷,用眼多,用脑少,能用更少的时间传递更多的信息。而且,随着人们时间的碎片化,喜好也将更加视频化,无论是电商、社区等,视频化都成为了其发展趋势。文字所能带来的传播力远不及视频。此外,从 IP 改编到影视剧制作再到发行,需要更加复杂的程序。

所以,更常发生的是,“是影视决定一个网文 IP 的成败,而非网文 IP 决定影视的成败”,生产 IP 与运营 IP 之间,有很长的距离。网文 IP 生产者、版权运营平台在游戏和影视的改编中话语权很小,阅文即使手握大量版权,要真的成为“中国漫威”,还有非常长的路要走。


题图来源:pixabay

  • 网文
  • 阅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