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娱乐
  • 说唱
  • 嘻哈
  • 地下 8 英里

“地下 8 英里”被叫停,因为部分 freestyle 内容被认为会带坏年轻人

地下 8 英里从一个地下性质的说唱比赛,发展成为了一个重要的说唱舞台。去年总决赛熊猫直播同时在线观看人数超过了 100 万。

3 月 18 日晚上,freestyle battle 比赛地下 8 英里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2018-19 赛季全线叫停。

主理人夜楠在视频中表示,从 2018 年 12 月开始,这届地下 8 英里经历了多次文化部门的审改与通知,“主要是认为 fresstyle battle 本身并不符合当前国家文化审查的演出内容批准认可,以及 freestyle 的部分内容会对年轻人产生一些消极的影响。”

去年 12 月,在宣布北京和呼和浩特赛区的比赛延期后,夜楠于 12 月 23 日发微博称,18-19 赛季上半赛季结束,“下半赛季和总决赛全线延后”。

3 月 4 日,地下 8 英里宣布下半赛季启动。不过,3 月 15 日成都站的比赛在开始前几小时收到了文化部门的禁演通知。“因为不可抗力,临时取消”。地下 8 英里在微博上写道。夜楠表示,在这之前,赛事组织完善了文化部根据 20 多场演出要求的六种资质和五层审批。

地下 8 英里创办于 2012 年的西安,和更老牌的 Iron Mic 一样,是一个地下性质的 freestyle battle 比赛活动。许多后来因为《中国有嘻哈》而走进大众视野的说唱歌手都参加过地下 8 英里的比赛,比如小青龙、PG One、小白和辉子等。

2017 年的地下 8 英里,覆盖了包括中国台北在内的 22 座城市,报名选手突破 1000 人,并有 20 多个品牌联合赞助,现场观众总计突破 3 万。总决赛熊猫直播同时在线观看人数超过了 100 万,最终的冠军爆音获得了 10 万元的奖金。从这些数据来看,地下 8 英里已经不再只属于地下。《中国有嘻哈》导演车澈以及欧阳靖、小青龙、辛巴和卓卓等参赛选手也通过视频表达了对赛事的支持。

审查对中国的嘻哈音乐的监管早已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人民日报》、新华网、共青团中央等官方媒体曾发文指出《中国有嘻哈》冠军 PG One 的歌词传播错误价值观。一批嘻哈歌手的作品或下架或遭遇歌词净化,《中国有嘻哈》的另外一位并列冠军 GAI 从《歌手》退赛,Vava 在《快乐大本营》中的镜头被剪……

在这样的语境下,改名的《中国新说唱》提出要“说出正能量,唱出大情怀”。2017 年末在西安举行的地下 8 英里的总决赛,也出现了升国旗奏国歌的场面。

地下 8 英里在赛事上也尝试过改变。今年年初,它发起了一场叫做“888”的挑战赛,邀请了几组有 beef(矛盾)的说唱歌手进行比赛。比赛采用的并非即兴 freestyle 的形式,而是事先填好词的表演。比赛还包括对女孩说情话的 freestyle 和互夸环节。

“我们希望和有关部门一起,共同引导说唱这个新青年文化在中国的健康发展。”夜楠在视频中表示。“……我们会借助这个机会,展示出中文说唱该有的热情成熟而不是叛逆。”他最后说道,8 英里会以新的内容和形式与大家重新见面。


题图来自:电影《8 英里》剧照

  • 说唱
  • 嘻哈
  • 地下 8 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