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纽约时报
  • 新西兰
  • 枪击案
  • 互联网
  • 算法
  • 推荐
  • meme

新西兰枪击案折射了互联网文化的吊诡一面,那就是网络极端主义

在互联网上,各大平台的算法诱导人们走向意识形态的极端。而怀有仇恨和暴力信仰的人们更是能在互联网上找到同类,相互助长已有的不良思想。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在克赖斯特彻奇市(Christchurch)的一座清真寺里,新西兰经历了一场迄今伤亡最惨重的枪击大屠杀。枪手直播了整个枪击过程。根据直播视频,枪手在进入清真寺前曾停下脚步,为一名 YouTube 网红做宣传。

他说:“伙计们,记得订阅 PewDiePie 的频道。”

在外人看来,这个奇怪的举动似乎与枪击并无关联。

但是对于经常观看网络视频的人来说,这句话却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它是一个 meme。

枪手在发动上周五(当地时间 3 月 15 日)的袭击前曾有过一系列举动。他发布了一份 74 页的宣言,并在宣言中提到了一个具体的网络人物。与这些行为一样,枪手对 PewDiePie 的支持有两个目的。

对于观看枪手直播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带有讽刺意味的彩蛋。最初,“订阅 PewDiePie”是广大网民的自发行为,目的是巩固这位网红在 YouTube 上订阅量第一的位置。如今,就像召唤蝙蝠侠的信号灯一样,“订阅 PewDiePie”已经成为召集年轻人和网络爱好者的文化信号。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一个陷阱,旨在诱导毫无戒心的群众和媒体人士仅从字面来理解这句话。如果枪手是有意为之,那么他的目的很有可能是将一名高人气网红卷进此次事件以逃避责任,并挑起紧张的政治局势。

PewDiePie 的真名是菲利克斯·谢尔贝里(Felix Kjellberg)。当地时间上周五凌晨,他在 Twitter 上表示:“我的名字被这个人念出来,让我感觉非常恶心。”

新西兰当局已确认其中一名枪手为 28 岁的布伦顿·哈里森·塔兰特(Brenton Harrison Tarrant),但尚不清楚他是否单独作案。

克赖斯特彻奇市枪击案的细节令人不寒而栗,至少 49 人在针对两座清真寺的袭击中丧生。但令人惊讶的是,不仅互联网清晰地记录下了枪手的暴行,视频中的枪手也非常清楚地知道,各种不同的亚文化将如何看待他的行为。

在某种程度上,这次事件是有史以来第一场生于互联网的大规模枪击案,案件的构思和实施完全套用了充满讽刺意味的现代极端主义的话语体系。

枪手曾在 Twitter 和在线论坛 8chan 上预告此次袭击,并通过 Facebook 直播了整个行凶过程。随后,这段视频在 YouTube、Twitter 和 Reddit 上疯狂传播。各大平台迅速采取行动,删除相关视频片段,但仍不断有新视频上传。Facebook 在 Twitter 上发表声明称,他们“迅速删除了枪手的 Facebook 和 Instagram 账户及视频”,并在不断删除赞扬或支持枪击案的相关内容。YouTube 表示,网站正在“努力删除所有(与此次袭击相关的)暴力视频”。Reddit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删除“包含视频或枪手宣言书链接的内容”。

在袭击事件发生前,枪手用于描述袭击的措辞已经表明,此次枪击案是一种互联网激进主义行为。8Chan 上的一篇帖子称这起枪击事件是一篇“发布于真实生活中的帖子”。一张照片的标题里写着“去你的公众形象”(screw your optics),它是匹兹堡犹太教堂枪击案凶手发布过的一句话,后来成为新纳粹分子的口号。枪手的宣言混合了白人民族主义的陈词滥调和法西斯主义的思想主张,还引用了不少晦涩的网络笑话,似乎来自一个由推荐算法塑造的新世界。

这一切并不应完全归咎于互联网。枪手的动机并不单纯,现实生活更是错综复杂,而且我们也并不知道枪击案的所有细节。反穆斯林暴力并不只是一种网络现象,白人民族主义仇恨在 4Chan 和 Reddit 诞生之前也早已存在。

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互联网平台的设计会孵化和强化极端主义信仰。这些平台的推荐算法通常会将用户引向更刺激的内容,这样的循环会让用户在应用程序上消耗更多的时间,从而为公司带来更多的广告收益。而这些平台应对仇恨言论的政策并没有执行到位。他们删除图片视频的操作充其量也是时好时坏——不论这些公司如何努力,克赖斯奇市枪击案发生后数小时里,相关图片和视频依然在社交媒体上大量流传。

我们也能看到,近期很多线下暴力行为都带有互联网的印记。在匹兹堡“生命之树”(Tree of Life)犹太教堂枪击案中,罗伯特·鲍尔斯(Robert Bowers)涉嫌枪杀 11 人、射伤 6 人。此人经常使用的社交媒体 Gab,就是一个深受极端分子喜爱的网络平台。去年,数名批评特朗普的知名人士曾收到邮包炸弹。此案犯人塞萨尔·赛奥克(Cesar Sayoc)就沉迷于 Facebook 和 Twitter 上的右翼 meme。

过去,人们认为“网络极端主义”有别于现实世界中存在的极端主义。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比起三 K 党游行或光头党集会对社会的影响,互联网留言板上的种族主义和偏执言论显得安全一些。

现在看来,网络上的极端主义不过是加了兴奋剂的普通极端主义。算法将人们引向自己信仰更极端的一面;网络则像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将网友从游戏视频推向带有新纳粹主义的电子游戏。没有任何线下经历能与这些体验相提并论。如今,人们在互联网上种下极端主义的种子,并悉心浇灌。在互联网上,各大平台的算法诱导人们走向意识形态的极端。而怀有仇恨和暴力信仰的人们更是能在互联网上找到同类,相互助长已有的不良思想。

这种模式不断持续。人们逐渐习惯了网络极端主义文化,开始制造和消费更为尖锐的 meme。这些极端主义者聚集在一起,态度也愈加强硬。每隔一段时间,他们之中的一个便会突然爆发。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应该关注于克赖斯特彻奇市袭击案受害者的遭遇,让枪手妄图吸引公众注意力这一算盘落空。我们还应该解决反穆斯林暴力引起的恐慌。

与此同时,近几年出现的这种极端主义传播途径正荼毒着社会。这种传播途径的最终影响还难以估量,但绝不容忽视。我们一定要了解并处理这一问题。这个问题不会自己消失,也不会转好——在未来的几年里,我们将体会到这一点。


翻译:熊猫译社 王奕琳

题图版权:视觉中国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新西兰
  • 枪击案
  • 互联网
  • 算法
  • 推荐
  • m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