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纽约时报
  • 美国
  • 大选
  • 民主党
  • 纽约
  • Facebook
  • 亚马逊
  • Elizabeth Warren

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提议,拆分亚马逊、Facebook 等科技巨头

“华盛顿政界存在一种传统思维,认为这些大公司代表了一种进步。他们的雇员支持民主党,他们自身也拥护社会自由主义,但这种看待世界的方式太理想化了,想法也太传统了。”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上周五(当地时间 3 月 8 日)晚,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力争成为民主党总统初选阶段政策制定者的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纽约皇后区的数千民众面前,提出了一项新的监管计划,旨在拆分亚马逊、Google、苹果和 Facebook 等美国科技巨头。

在长岛市(Long Island City,亚马逊曾打算在这里建立新总部)举办的这场集会中,沃伦呼吁监管者撤销科技企业的一些并购案,号召立法者要制定法律,禁止商业平台兼任市场的提供者和参与者。

“我们的这些企业巨头自以为能够征服所有人——我还有必要告诉长岛市民这一点吗?”沃伦冲着人群发表讲话,并赢得了阵阵掌声。她把亚马逊和反乌托邦小说《饥饿游戏》(The Hunger Games)做了对比,小说中有权势的人会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弱势群体上。

“我已经受够了那些不劳而获的亿万富翁,”她说。

沃伦正在把自己进一步塑造为最愿意以平等之名呼吁国家进行重大结构性改革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她的政策公告在纽约和硅谷引发了巨大的反响。

在民主党阵营中,竞逐总统提名的人数众多。沃伦正在竭尽所能为一些早期提案补充具体细节,其中包括全民儿童保护计划、美国富裕家庭征税计划,还有周五提出的拆分科技巨头的计划。

沃伦的监管计划打算迫使科技巨头们撤销某些并购案,比如 Facebook 对WhatsApp 和 Instagram 的并购,亚马逊对 Whole Foods 的收购案,以及 Google 并购 Waze 等。这些公司不仅将被禁止和第三方传输和共享用户数据,Amazon Marketplace 和 AmazonBasics 等双重实体公司也需要被拆分开来。

几个月来,尤其是 Facebook 等公司被揭露涉嫌违反用户隐私协议之后,民选官员们就不断施压,要求对科技巨头进行更多监管。沃伦也在民主党初选阵营中发表过政治警告。该阵营里的各个候选人会在多大程度上接受或拒绝硅谷及其富有的政治捐赠者,可能会成为彼此之间一道重要的分界线。

在公开提名的竞逐阶段,沃伦、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明尼苏达州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彻(Amy Klobuchar)三位民主党人都希望对 Facebook、Google、苹果和亚马逊等大公司的影响力加以限制——但桑德斯和克洛布彻还未提供明确的政策细节。代表加州(许多大公司总部所在州)的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曾反复就消费者的隐私问题向企业高管施压,但没有直接呼吁对他们的势力设限。新泽西州参议员科里·布克(Cory Booker)表示,更愿意支持这些富有争议的大公司——这些公司频繁利用自身的雄厚资源去游说两党政客。

加州民主党人罗·康纳(Ro Khanna)所代表的是硅谷地区(苹果、eBay 等公司的总部所在地),他认为:“全世界都羡慕我们的科技产业,我们需要制定政策来鼓励创新和尊重消费者的选择——但我们也需要加大在反垄断法方面的执法力度。”他还说,向科技巨头宣战的通用性声明用处不大,反倒是要对每一家公司“进行个案评估及提供正当的法律程序”。

沃伦的计划可能会让两种级别的公司在新规之下受挫:一种是全球年收入超过 250 亿美元的公司,另一种则是年收入介乎 9000 万到 250 亿美元之间的公司。前者可能会被要求“结构性拆分”自身平台市场中的部分业务,而规模小一点的公司虽然不用被迫剥离网上市场,但也要受到监管。

沃伦曾表示,对于亚马逊而言,把总部搬去波士顿可能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周五上午,她在博客平台 Medium 发表文章称,这些公司已经非常强大,他们会霸凌城市和州政府,逼迫当地用大量的税收优惠来换取做生意的机会。用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话来说,这些大公司“和传统公司相比,更像是一个政府”。

当日晚些时候,沃伦在纽约接受了简短的采访,她拒绝评价纽约州长安德鲁·M·科莫(Andrew M. Cuomo)为吸引亚马逊落户皇后区而提供丰厚税务激励的做法。波士顿市长马丁·J·沃尔什(Martin J. Walsh)和沃伦同属一个州,他也提供了类似的税务优惠政策。

“那不是重点,”沃伦表示。“在谈及是否需要修改法规之前,其实就应该对经济进行结构性改革,以此阻止亚马逊耀武扬威地向美国各地发问:‘如果我来了,你会给我什么好处?’”

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在长岛市(亚马逊曾提议在这里设立新总部)的支持者们。图片版权:Gabriela Bhaska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也是沃伦多年来老生常谈的一句话,比如她于 2016 年发表的一场题为“重新点燃美国经济竞争”(Reigniting Competition in the American Economy)的演讲中就讲过类似的话。去年,她提出“负责任的资本主义法案”(Accountable Capitalism Act),试图迫使企业增加董事会的工人代表权来限制股东权力,还要求大公司减少股东奖励,不对企业进行再投资。

马特·斯托勒(Matt Stoller)是华盛顿开放市场研究所(Open Markets Institute)的研究员,也曾是参议院预算委员会(Senate Budget Committee)的前任资深顾问。他认为,沃伦的计划“实用”而“必要”。他把科技巨头类比为美国过去的烟草垄断企业,但这些烟草企业最终还是受到了反垄断法的监管。

“华盛顿政界存在一种传统思维,认为这些大公司代表了一种进步,”斯托勒说道。“他们的雇员支持民主党,他们自身也拥护社会自由主义,但这种看待世界的方式太理想化了,想法也太传统了。”

“但其实这些公司的道德观和烟草大公司一样,”他补充道。“他们根本不在乎道德。”

卡尔·绍博(Carl Szabo)是电商贸易协会 NetChoice 的副主席。他认为沃伦的计划毫无必要,同时他也警告说,如果立法者把大公司当作敌人,这会让反垄断法也变成一项武器。

绍博也是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法学院的隐私权法教授。他表示:“把反垄断法政治化和武器化是一种滥用行为。我们已经看到政治在如何渗入反垄断审查,我认为立法者不应该鼓励开此先例。”

近年来,虽然科技巨头们备受争议,但沃伦的反垄断提议是否能赢得投票者的支持还尚无定论。罗布·阿特金森(Rob Atkinson)是科技产业赞助机构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主席。他为大公司做出了辩护,认为这些公司为消费者提供了诸多便利。

“沃伦呼吁拆分大公司的提议反映出一种‘大即坏,小即美’的意识形态在肆意蔓延,”阿特金森说道。“该提议忽略了一项事实,那就是大公司现在为消费者提供的许多免费服务,在以前其实是要付费的。”

马特·麦基尔韦恩(Matt McIlwain)是西雅图投资基金公司 Madrona Venture Group 的合伙人,而这家公司也曾是亚马逊的早期投资方。他通过电邮表示:“在有关拆分科技巨头的必要性上,沃伦和其他有相似想法的参议员都被误导了。”

“创新型经济中的公司大都在创造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而这些产品和服务往往都是免费的,或者比以前的服务成本低很多,”麦基尔韦恩写道。

对于密切关注民主党总统提名竞选战况的人来说,沃伦的这次声明也代表了她一贯的政治战略——主要用政策理念和“零售政治”(retail politics,指竞选者以四处活动,讲演和接触选民等方式来拉票,译注)来吸引选民,而不靠高谈阔论或发表自我感觉良好的团结言论。

相比沃伦在全国的许多盟友,参加皇后区集会的年轻人数量更多。有几位年轻人称,他们欣赏沃伦的政见。

米洛·瓦萨洛(Milo Vassallo)是布鲁克林几个左翼团体的成员,他说:“她在选举初期把重点放在具体的政策上,真是一件激励人心的事情。”他还表示,自己特别赞同沃伦有关科技业的提议。

他指出:“她的目标不是要损害科技巨头,而是要让他们变得更有竞争力。”

现年 28 岁的凯文·默里(Kevin Murray)是一位住在皇后区的法律系学生,他还未决定要支持哪位候选人,但对沃伦的提议表示赞赏,并认为这些政策是“有形的”。因为默里有一本法律教程的作者就是沃伦,所以他也加入了这场集会。

他说:“我本打算把教程带来让她签名,但它是租来的。”


翻译:熊猫译社 Emily

题图版权:Gabriela Bhaska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美国
  • 大选
  • 民主党
  • 纽约
  • Facebook
  • 亚马逊
  • Elizabeth War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