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苏富比
  • Mario Klingemann
  • AI 艺术品

#Voice:苏富比也将拍卖 AI 作品,人工智能艺术依然在争议之中

艺术市场似乎已经为此做好准备了。

“人类不具备创造性,我们只是重新发明,在我们看到的事物之间建立联系。”

德国艺术家Mario Klingemann

计算机生成的艺术是艺术吗?这个问题常常引发争辩。但无论如何,艺术市场似乎已经为此做好准备了。

3 月 6 日,一件 AI 艺术作品将亮相苏富比伦敦拍场。

拍卖的作品是一个名为《路人记忆 I》(Memories of Passersby I)的艺术装置——由一个内置了计算机系统的木制柜子和两块屏幕构成。屏幕将显示男人或女人的面孔,一个接一个,这些肖像看上去五官扭曲,头发模糊,有点英国画家弗朗西斯·培根作品的意味——但它们实际是由柜子里的机器大脑创造的。

这是德国艺术家 Mario Klingemann 的作品。Klingemann 长期使用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进行艺术创作,被认为是该领域的先驱。他的作品曾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等地展出。2018 年,Klingemann 的作品 The Butcher's Son 获得了 Lumen奖,这也是人工智能生成的艺术作品第一次获奖。

这不是 AI 艺术品首次被拍卖。2018 年 10 月,法国艺术团体 Obvious 用算法生成的画作在佳士得出售,售价 43.25 万美元,是估价(7000-10000 美元)的 40 倍。“这标志着 AI 艺术将踏上世界拍卖舞台”,佳士德在新闻稿中说。

不过,这件事很快引起了争议,因为Obvious 实际上使用了艺术家 Robbie Barrat 写的算法,却声称是自己的。并且,这幅画人为干预的成分过大,Obvious 从计算机在不同时刻生成的画作中挑选出来了这幅,将它打印出来,装裱在金色画框中,包装得像一件大师作品。

但 Klingemann 的作品不一样。在这里,算法本身才是艺术作品,因为屏幕上画是不断出现又消失的。“路人记忆 I 和以往拍卖的 AI 艺术作品最大的不同是,它不是一件具体的艺术作品或者画作,它有大脑”,Klingemann 说,因此,它是“自我生成的”。

生成式对抗网络(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简称 GAN)在 Klingemann 的装置中得到了应用。Klingemann 使用 17-19 世纪之间的数千幅肖像画作为训练数据,然后,两个神经网络互相对抗,生成网络从无到有产生图像流,判别网络判断生成的图片是否真实,选择接受或拒绝它们。生成网络由此不断学习,最终生成作品。

苏富比拍卖行官网显示,这件拍品估价达 3 万至 4 万英镑。

“当然,我相信人工智能技术在机器智能正在渗透到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并开始挑战我们认为是人类独有的一些能力”,Klingemann 说。“就像当代艺术家必须添加与他们时代的对话相关的东西一样,拍卖行必须对这些新的创作和要求作出反应和迎合。”

那么人工智能真的能创造艺术吗?有些人并不这么觉得。尽管 Klingemann 强调这件作品完全由计算机生成,但他们认为,至少,这台机器还是 Klingemann 建造的

不过,无论如何,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公众对人工智能艺术的认知,但同时,也留下了更多问题。Klingemann 认为,通过网络搜索,机器可以访问任何知识,而我们的人脑太有限了,无法想象机器的创造力会变得多么强大。Klingemann 的观点是否过于激进?人类创造力是否有限以及创造力究竟是什么?

“AI 艺术提出了很多问题。首先,除了新奇以外,它是否具有更多价值?最近机器人艺术家 Ai-Da 得到了大量曝光,但很少有人提及它生成的艺术的质量。我们如何评估 AI 艺术?我们应该采用与人类艺术相同的标准吗?”,Arthur I Miller 在他的文章《机器比人有创意吗?》里也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题图来自苏富比

  • 苏富比
  • Mario Klingemann
  • AI 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