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纽约时报
  • 艾滋病
  • HIV
  • 基因
  • 免疫

艾滋病治疗里程碑:全球出现第二例 HIV 携带者痊愈的案例

“‘柏林病人’让人们相信,想要治愈艾滋病,患者需要接受致死率极高的治疗方案。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自爆发艾滋病危机以来,全球出现了第二例感染 HIV 病毒的患者被治愈的案例。

从第一例艾滋病病人被治愈的消息引发轰动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 12 年。医疗人员一直在试图重现这一壮举,但均未成功。研究人员说,目前这一出人意料的成功案例证明,尽管难度很大,治愈艾滋病是完全有可能的。

研究员于周二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他们的报告,并在西雅图举行的逆转录病毒和机会性感染会议(Conference on Retroviruses and Opportunistic Infections in Seattle,简称 CROI)上介绍了一些案例细节。

在公开场合,科学家称这种治疗方法可以让患者进入一个漫长的缓解期。在采访中,大多数专家表示这种疗法行之有效,不过他们也发出警告称,当世界上只有两个已知的案例时,很难评价这种疗法的好坏。

在这两个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案例中,HIV 感染者都进行过骨髓移植手术,但手术的目的是治疗癌症,而不是艾滋病。

在短期内,骨髓移植不太可能成为一种治愈艾滋病的实际方案。目前,强有力的药物可以很好地控制 HIV 感染,相比之下骨髓移植手术风险大,而且副作用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

但是专家说,采取类似的思路,用经过改良的免疫细胞来替换掉感染细胞,使身体获得抵抗 HIV 病毒的能力,很可能是一种切实可行的治疗方案。

荷兰乌特勒支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Utrecht)的病毒学家安妮玛丽·文辛(Annemarie Wensing)博士说:“这个案例让人们认识到,治愈艾滋病不是一个梦想,这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文辛是 IciStem 组织的领导人。这是一个由欧洲科学家组成的医学联盟,他们通过研究干细胞移植来治疗艾滋病,并得到了美国艾滋病研究组织 AMFAR 的支持。

这位新治愈的病人不愿意透露姓名,科学家称他为“伦敦病人”。

他在电子邮件中告诉《纽约时报》:“我有一种责任感,那就是帮助医生了解自己的具体情况,这样他们才能发明出有效的疗法。”

当得知自己的癌症和艾滋病被同时治愈时,他有一种“不真实感,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我从没想过在有生之年能医好身上的艾滋病。”

在 2007 年的 CROI 会议上,一名德国医生通报了首个痊愈的案例,即“柏林病人”。他后来被确认为是 52 岁的蒂莫西·雷·布朗(Timothy Ray Brown),目前居住在加州棕榈泉(Palm Springs)。

这则新闻就刊登在会议室后面的海报上,最初几乎没有引起注意。一旦科学家确定了布朗被治愈的消息,他们就开始使用骨髓移植的方法来治疗其他感染了 HIV 病毒的癌症患者,希望能够再现这一医学奇迹。

然而,在一个又一个的治疗案例中,通常是在患者停止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大约 9 个月后,他们体内的 HIV 病毒含量突然激增。此外,还有一些患者最终死于癌症。这些失败让科学家们怀疑,布朗之所以能痊愈完全是侥幸。

布朗患有白血病,经过化疗后还是不能控制病情。他接受过两次骨髓移植手术。

布朗的骨髓捐献者有先天的 CCR5 蛋白质基因突变,这种蛋白质位于特定免疫细胞的表面。HIV 病毒会通过 CCR5 蛋白质进入免疫细胞,但无法与突变的 CCR5 结合。

布朗注射了一种现已不再使用的刺激性免疫抑制药物,在移植手术后的几个月里,他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并且一度陷入昏迷,险些丧命。

蒂莫西·雷·布朗是第一个被治愈的艾滋病病人,他在治疗过程中差点丧命。图片版权:Grant Hindsle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在整个治疗过程中受尽了折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艾滋病专家史蒂芬·迪克斯(Steven Deeks)博士说道,他是布朗的主治医生。“我们一直在想,是不是布朗所付出的沉重代价——对免疫系统造成的巨大破坏,才是治疗艾滋病的关键因素。”

“伦敦病人”的治疗经历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治愈艾滋病并不需要接受这种死亡率极高的治疗方案。

他患有霍奇金淋巴病,在 2016 年 5 月接受了骨髓移植手术,骨髓捐赠者同样拥有 CCR5 基因突变。他也注射了免疫抑制药物,但治疗强度要小得多,与目前普通骨髓移植患者的标准一样。

他于 2017 年 9 月停止服用抗艾滋病药物。自布朗后,他是首位在停止用药超过一年时间,没有检查出 HIV 病毒迹象的患者。

“‘伦敦病人’的案例改变了人们的看法。”伦敦大学学院的病毒学家拉文德拉·古普塔(Ravindra Gupta)博士在西雅图的会议上介绍了这一发现。“‘柏林病人’让人们相信,想要治愈艾滋病,患者需要接受致死率极高的治疗方案。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

尽管“伦敦病人”的状况比起布朗在刚做完移植手术后要好得多,但手术的作用原理是一样的:移植手术在没有副作用的情况下消灭了癌症。移植的免疫细胞,对 HIV 病毒产生了抵抗力,似乎已经完全取代了先前脆弱的细胞。

医学界把先天具有抵御艾滋病病毒能力的突变基因叫做 delta 32,这种基因的携带者通常是北欧人的后裔。IciStem 维护着一个数据库,内含约 2.2 万名这类基因捐赠者的信息。

到目前为止,这个组织的科学家正在追踪 38 例接受过骨髓移植手术的艾滋病感染者的治疗情况,其中有 6 名患者接受了普通捐赠者(即没有突变基因)的骨髓

“伦敦病人”是名单上的第 36 号病例。19 号病例,被称为“杜塞尔多夫病人”,已经停止服用抗艾滋病药物 4 个月了。这个案例的细节将在本周晚些时候的西雅图会议上公布。

协会的科学家反复分析“伦敦病人”的血液,以寻找 HIV 病毒的迹象。在 24 项检测中,他们只在一个指标中发现了表明持续感染的微弱迹象,但他们认为这可能是样本受到污染的结果。

最为敏感的测试并没有在“伦敦病人”的体内发现 HIV 病毒迹象。目前他的血液中仍然存在艾滋病病毒抗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抗体水平有所下降,与布朗的情况类似。

古普塔表示,所有这些迹象都不能保证这位伦敦病人能够永远摆脱艾滋病的困扰,但他的康复过程与布朗相似,这让人们有理由保持乐观的态度。

他说:“在某种程度上讲,唯一可以和他的情况进行直接比较的就是‘柏林病人’,这是我们目前的唯一标准。”

伦敦大学学院病毒学家古普塔博士说:“我认为新的案例使得情况有所改观。”图片版权:Jane Stockdal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大多数了解具体情况的专家都认为,这个新案例似乎提供了一种合理的治疗方法,但有些专家不确定这个案例与普通的艾滋病治疗方案具有相关性。

“我不确定这起新案例对我们有任何帮助,”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评论道,“本来,事情在蒂莫西·雷·布朗痊愈时就告一段落,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案例——好吧,那又如何?我们又能些做什么?”

迪克斯和其他医生认为,一种可能性是开发基因疗法,在免疫细胞或其前身干细胞上除去 CCR5 蛋白质。这些经过改造的细胞有能力抵抗 HIV 病毒,它们最终应该能够清除体内的所有 HIV 病毒。

(中国科学家何建奎声称在至少两名婴儿身上使用了基因编辑技术,对 CCR5 蛋白质基因进行改造,目的是让婴儿拥有抵抗艾滋病病毒的能力——这一实验遭到了国际社会的谴责。)

有几家公司正在研究基因疗法,但尚未取得成功。这种基因改造必须能够针对特定数量的细胞,发生在正确的部位——例如,只有骨髓的干细胞发生改变,而不是大脑——并且只改造指导合成 CCR5 蛋白质的基因,其他的基因没有发生改变。

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全球健康问题高级顾问迈克·麦库恩(Mike McCune)博士说:“基因疗法要想取得成功,必须达到一定的精确度。治疗过程中可能还会发生各种意外,你会希望能够拥有一个‘停止开关’,能够随时控制治疗进展。”

麦库恩博士说,有几个团队正在克服这些障碍,开发基因疗法。最终,他们可能会开发出一种病毒传递系统,当被注射到体内时,它能找出特定的 CCR5 蛋白质并将其毁灭;或者培养出一种能够植入到任何患者体内的,能抵抗 HIV 病毒的干细胞。

麦库恩博士说:“这些事情听起来就像是在做梦,好像我们能够随心所欲地控制基因,不过像‘英国病人’这样的案例总是让我们陷入遐想——它帮助我们想象未来可能会出现的治疗手段。”

我们还必须认清一个事实,即便消除了体内特定的 CCR5 蛋白质,患者仍然容易感染一种名为 X4 的艾滋病病毒,因为这种病毒利用了一种不同的蛋白质——CXCR4 来进入细胞内部。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艾滋病专家蒂莫西·J·亨里奇(Timothy J. Henrich)博士解释道:“只有当患者感染了一种只使用 CCR5 蛋白质受体来进入细胞内部的 HIV 病毒时,这类疗法才会起作用——而实际上,可能只有不到 50% 的艾滋病携带者符合这种情况。

即使只有少量的 X4 病毒进入了患者体内,它们也可能在没有其他艾滋病病毒竞争的情况下进行大量繁殖。据报道,至少有一名患者在接受了 delta 32 供体提供的干细胞后又感染了 X4 病毒。(为了预防感染 X4 病毒,布朗每天需要服用一粒预防 HIV 病毒药片。)

布朗表示,他希望这位“伦敦病人”的情况能够和他的一样稳定。“如果医学领域发生过一次这样的事情,那就可以再次发生。我已经等了很长时间。”

上周日(当地时间 3 月 3 日),在西雅图公共图书馆(Seattle Public Library)的一个专题讨论会上,布朗收到了一个蛋糕,纪念他治愈 12 周年。图片版权:Grant Hindsle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翻译:熊猫译社 驰逸

题图版权:Jane Stockdale/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艾滋病
  • HIV
  • 基因
  • 免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