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纽约时报
  • 讣告
  • 美国
  • 海洋
  • 气候变化
  • 全球变暖
  • Walter H. Munk

海洋学家瓦尔特·蒙克去世,他被称为“研究海洋的爱因斯坦”

“在海洋温度升高方面,我们目前几乎没有采取什么应对措施,这让我非常担忧。”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20 世纪杰出的海洋学家瓦尔特·海因里希·蒙克(Walter H. Munk)于上周五(当地时间 2 月 8 日)在其位于圣地亚哥市拉霍亚(La Jolla)海边的家中去世,享年 101 岁。蒙克博士曾通过向广阔的海洋发射声脉冲(可能吓到过几头鲸鱼)来测量海洋温度变化、预报海浪,寻找全球变暖的迹象。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讣告。蒙克博士的家就在校园附近,它被大家称为“塞什”(Seiche,指水情现象“假潮”)。1947 年加入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Scripps Institution of Oceanography)的教师队伍之后,他就在这里度过了他的职业生涯。

他的妻子玛丽·蒙克(Mary Munk)告诉《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The San Diego Union-Tribune)记者:“我们以为他会一直活下去。”她说,蒙克博士的死于肺炎。

蒙克博士是一位科学家,也是一位探索者。他会热情洋溢地向人阐述他的发现成果。由于他在波浪、环流、潮汐以及地球自转中的不规则变化现象方面的开拓性研究,他有时被称为“海洋学界的爱因斯坦”。(他同时也是一位地球物理学家。)

1960 年代,他在一项研究中发现,缓慢而有节奏地一波波冲上南加州海岸的波浪,是由数千公里外横扫南印度洋的风暴引起的。这一重要发现使海浪预报技术得以改进,从而能够更好地预测冲浪者梦寐以求的那种巨浪。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作为一名年轻的科学家,与当时的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所长哈拉尔德·U·斯韦尔德鲁普(Harald U. Sverdrup)共同研究出一种预测两栖登陆期间海滩上海浪高度的方法,从而避免登陆艇被海浪淹没。

1942 年,美军在北非登陆时首次使用了这种海浪预报方法。在 1944 年 6 月 6 日实施诺曼底登陆作战之前,盟军用这种方法准确地预测出登陆期间海浪会很高,但仍在可控范围内。这项预报技术也被用于太平洋战场中的两栖登陆作战。多亏有了它的帮助,成千上万士兵的生命得以被挽救。

从 1970 年代开始,蒙克博士和同事们开展了海洋声学研究。他们在海洋中发射低频声波,这种声波在一定的深度范围内能够传播数千公里而不会明显衰弱。

由于声音在暖水中的传播速度比在冷水中快,他们可以利用这项技术测量出很长距离内的海水平均温度的差异。1991 年,蒙克博士和同事们在印度洋赫德岛(Heard Island)附近的水域中沉入水下扩音器,它发射出的声脉冲后来被数千公里之外的多个监听站探测到——实验证明了这个方法的可行性。

蒙克博士在 2015 年对《纽约时报》表示:“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消息。”来自赫德岛的广播被人们称为“全世界都听得到的声音”。

瓦尔特·海因里希·蒙克(Walter Heinrich Munk)于 1917 年 10 月 19 日出生于奥地利维也纳一个富裕的犹太银行家家庭。他的父亲是汉斯·蒙克博士(Dr. Hans Munk),母亲是雷加·布伦纳(Rega Brunner)。在他小时候,父母就离婚了。他的外祖父卢西恩·布伦纳(Lucian Brunner)是著名的银行家,也是奥地利政治家。他的继父鲁道夫·恩格斯贝格博士(Dr. Rudolf Engelsberg)后来成为奥地利总理恩格尔贝特·多尔富斯(Engelbert Dollfuss)那一届政府的内阁成员,但在不久之后的 1934 年,这位总理就被纳粹特工暗杀了。

在维也纳长大的蒙克经常到奥地利的乡村旅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的父亲偶尔会给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Franz Joseph)当司机。蒙克博士说:“当时他有维也纳唯一一辆劳斯莱斯。”

14 岁时,他被送往纽约,到纽约北部一所寄宿制学校学习。家人打算让他以后到纽约一家与其家族有关联的私营银行的分行工作。毕业后,他成为了这家银行的外勤人员,从基层开始学习银行业务。

在银行工作的三年里,他修读了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些课程,最后断定自己不适合从事银行业,于是前往加州求学。在还没有提交入学申请的情况下,他跑到加州理工学院,请求学校录取他。当时的本科生院院长不拘泥于流程,在他通过入学考试后就录取了他。

瓦尔特·蒙克于 1939 年在加州理工学院获得学士学位(同年成为美国公民),一年后又获得了该校的硕士学位。凭借他在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的研究成果,他获得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博士学位。

1939 年,他自愿参军,但在服役 18 个月后被免除兵役,以便为美国海军进行反潜作战研究。随后,他原来所在的部队被派往新几内亚与日本作战,结果几乎无人生还。

蒙克博士与第一任妻子玛莎·蔡平·蒙克(Martha Chapin Munk)的婚姻以离婚告终。他的第二任妻子朱迪思(Judith)在结婚 50 多年后,于 2006 年去世。他们有两个女儿。2011 年,他娶了玛丽·科克利(Mary Coakley)。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称,他不仅比他的第二任妻子活得更久,也比他的女儿伊迪(Edie)和肯德尔(Kendall)以及他的三个外孙活得更久。他的另一个女儿卢西恩(Lucian)因患有先天性心脏病,1961 年就离开了人世,当时年仅 7 岁。

二战之后,蒙克博士参与了太平洋核试验。1946 年,在比基尼澙湖(Bikini Lagoon,位于比基尼岛中间)的一次核试验之前,他和一位同事要用 10 天时间来测量进出该澙湖水域的海水的循环情况。核弹爆炸时,他在距离核爆中心点大约 16 公里的一艘筏子上见证了核爆的过程。由于担心核弹爆炸会引发海啸,他研发了一个海啸预警系统。

1950 年代,他投身于地球物理学的研究,并在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内创设了一个地球物理学领域的研究机构,与一位同事共同对地球自转轴摆动以及地球自转产生轻微变化的原因作出了科学解释。

蒙克博士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他获得过美国国家科学奖章(National Medal of Science)和瑞典皇家科学院的克拉福德奖(Crafoord Prize)等多项荣誉。他于 1999 年被授予京都奖的基础科学奖(Kyoto Prize in Basic Sciences),以表彰他在物理海洋学和地球物理学方面的卓越贡献。他是同领域里首位获此殊荣的科学家。

蒙克博士也从事气候变化方面的研究,尤其是海平面上升对地球自转(以每年百万分之一秒计算)有何影响的研究。他称赞了 2015 年通过的巴黎气候协定,并呼吁全球共同努力应对气候变化问题。

2016 年,一名记者在特拉华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的问答会上问他,社会应该如何应对气候变化。蒙克博士回答:“我们应该停止让冰原融化。”

2009 年的一次采访中,他说:“在海洋温度升高方面,我们目前几乎没有采取什么应对措施,这让我非常担忧。过去 50 年中,地球增加的热量有三分之二进入了海洋,只有三分之一进入了大气层。如果地球上没有这些能够储存热量的海洋,大气变暖的幅度会是现在的三倍。”

在其科研生涯中,蒙克博士随着自己的心意,先后从事了各个不同领域的研究。

1995 年,他在接受《科学美国人》杂志(Science American)采访时表示:“你会发现,我一直在涉猎新领域。”他补充道:“我不太算得上是学者。我不喜欢读文献,喜欢在还没有成果发表的领域开展研究,在这样的领域完全得靠自己摸索。”

为人谦逊的他,从来都不喜欢被人称作“海洋学界的爱因斯坦”。

他曾对《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的记者说:“爱因斯坦是一个伟大的人物,我从来没有达到过与他比肩的水平。”


翻译:熊猫译社 温丹萍

题图版权:Ansel Adam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讣告
  • 美国
  • 海洋
  • 气候变化
  • 全球变暖
  • Walter H. Mu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