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纽约时报
  • 播客
  • 流媒体
  • 音乐
  • 音频
  • Spotify
  • 苹果

Spotify 的生意不止于音乐,最近宣布收购两家播客公司

“如果最终计划成功,公司的战场将不止是音乐流媒体服务。我们还将与各路娱乐和信息服务平台争夺听众。”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10 多年前,Spotify 刚刚起步。那时的它定了一个小目标:在音乐产业占据一席之地的同时,让全球听众都能够即时听到数百万首歌曲。但就在这周三,Spotify 宣布收购两家广播公司。这家流媒体服务平台强势地表明,它的野心不止于此。

Spotify 已不满足于只面向音乐爱好者。它现在致力于向用户提供所有种类的在线音频。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丹尼尔·埃克(Daniel Ek)在周三发表的一篇博客中再次强调了公司发展方向的转变:“我为公司至今取得的成就倍感骄傲。但在 2008 年 Spotify 刚发布时,我从未想到它能在未来从一个音乐平台发展成为在线音频平台。”

这家位于斯德哥尔摩的公司早些时候公布了第四季度的收益,同时宣布公司已经收购 Gimlet Media 和 Anchor。前者打造了热门播客《Crimetown》、《Reply All》和《StartUp》,后者则提供录制和发布播客的工具。这两项交易的财务条款并未公开。

随着此次收购,Spotify 成为了最新一家投资在线音频的公司。从前,人们视在线音频为媒体市场中安全的低风险投资。而现在,已经有数百万人习惯于日常收听播客。虽然播客内容的来源仍相对廉价,但主流公司已经意识到了它们的重要性。

2018 年 9 月,无线电巨头 iHeartMedia 收购了另一家颇具影响力的制作公司 Stuff Media。而好莱坞也开始大量购买流行播客的版权。《归途》(Homecoming)是一部由亚马逊公司出品,朱利亚·罗伯茨(Julia Roberts)主演的系列剧集。这部剧集就是改编自 Gimlet 的一个播客小说。

欧文·格罗弗(Owen Grover)是播客应用 Pocket Casts 的首席执行官。他表示:“Spotify 这个品牌现在已经和有声故事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但我并不认为他们与有声故事结缘这个决定是突发奇想。这应该是他们提高利润的一项战略。他们希望达到的是让播客取代音乐在听众心中的地位。”

Gimlet 的节目将会丰富 Spotify 上播客的内容。这包括在其他平台上广泛播放的上千档节目,以及由喜剧演员艾米·舒默(Amy Schumer)、记者杰米尔·希勒(Jemele Hill)、饶舌歌手乔·巴登(Joe Budden)等人参与制作的高端独家节目。

亚历克斯·布隆伯格(Alex Blumberg)和马修·利伯(Matthew Liber)在 2014 年共同创办了 Gimlet。两人在公共广播方面可谓身经百战。他们在一份声明中提到:“我们现在正处于第二个音频黄金时代的开端。我们相信 Spotify 会是一个完美的伙伴和平台,它将带领 Gimlet 甚至整个播客行业迈向新高度。”

播客还在财务上为 Spotify 提供了一个重要优势。有了播客,Spotify 能在提高利润率的同时更少依赖于主流唱片公司。毕竟其目前最大的支出就来自与这些公司之间的版权交易。

播客 2005 年就已经出现在了 Apple iTunes 中,所以算不上什么新发明。但近几年播客的受欢迎程度却大幅增长。据估计,通过 Apple 就可以收听到超过 60 万档播客。这些还不包括 Spotify 等播客供应平台的独家节目。

眼下,似乎每一个地球人不是在听播客就是在主持播客。但实际上,这短暂繁荣带来的收益却相对有限。美国互动广告局(IAB)和普华永道的一项共同研究显示,整个播客行业在 2017 年的产值为 3.14 亿美元。研究还预测,到 2020 年,这个数字将翻一番以上,达到 6.59 亿美元。

Spotify 将于今年四月上市。公司于本周三宣布,截止到 2018 年,公司已在全球拥有 2.07 亿活跃用户,其中 9600 万付费用户选择包月订阅。公司今年的营收为 53 亿欧元,比 2017 年增长 29%。

虽然 Spotify 在2018 年亏损了 7800 万欧元,但其第四季度净收入为 4.42 亿欧元。在这一季度,公司的毛利率也从前三个月的 25.3% 增长到了 26.7%。

Spotify 目前在音乐市场独领风骚(他的主要竞争对手 Apple Music 仅拥有 5000 万付费用户)。但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埃克预测,“随着时间的推移”涉及音乐的内容将只占到 Spotify 上音频的 80%。

埃克在博客中写到:“如果最终计划成功,公司的战场将不止是音乐流媒体服务。我们还将与各路娱乐和信息服务平台争夺听众。”

虽然音乐市场已经逐渐成为流媒体的可靠收入,但这项收入仍不时与 Spotify 在金钱上纠缠不清。埃克博客中的这番话可能在发出一个信号: Spotify 认为播客可以在满足听众的同时降低成本。Spotify 的首席财务官巴里·麦卡锡(Barry McCarthy)也不止一次地指出播客能够提高公司的利润。

Midia Research 的数字媒体分析师马克‧马利根(Mark Mulligan)表示:“虽然音乐版权商认为 Spotify 支付的版权费用偏低,但 Spotify 迄今仍难以维持这种经营模式。而 Spotify 又迫不及待地想打持久战。因此在短期内它将播客这种高利润的内容注入自己的服务。”

在一些观察人士看来,Spotify 此次收购还意味着播客蛮荒时代的结束。在这之前,大量独立制作人都能够在 Apple 上公平地发布自己的节目。

热门播客通讯《HotPod》的作者尼克·柯(Nick Quah)说:“这是一个开放时代的结束。Apple 从不偏袒。现在,一个(住)在奶奶家地下室的小伙或是姑娘,要与《This is Life》(一档老牌美国电台节目,译注)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为争夺观众一展拳脚。”

他补充道:“但在新的权力平衡下,这条起跑线将不再一视同仁地对待这些节目。”


翻译:熊猫译社 王奕琳

题图来自 Max Pixel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播客
  • 流媒体
  • 音乐
  • 音频
  • Spotify
  • 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