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桥水
  • 对冲基金
  • 达里奥
  • 保尔森

过半对冲基金全年亏损,金融危机之后最差业绩

与此同时,2018 年清盘的基金多过新开的。

曾因赌对美国地产泡沫破裂而大赚超过 200 亿美元的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目前正考虑清算他的同名基金。在 2011 年达到 380 亿美元资产管理规模高峰后,保尔森接连在黄金、医疗和银行股以及德国政府债券等一系列投资中折戟,亏损叠加投资者撤资,现在基金规模已经缩水至 87 亿美元。

保尔森基金的表现实际上也是 2018 年对冲基金整体业绩的缩影:全行业平均亏损 3.42%、近四成基金亏损率超过 5%。Context Capital Partners 对冲基金会议上披露的数据还显示,去年基金投资人撤回超过 340 亿美元,清算基金数量多过新建基金数量,行业资产管理总规模下跌 1000 亿美元至 3.1 万亿美元。

2008 金融危机之后,对冲基金业还未曾像去年这样惨淡过。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集团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芬克(Launrence Fink)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对冲基金业的 2018 年就是 2008-2009 年的迷你版。

一些对冲基金经理把这种情况归咎于金融市场缺少相对稳定的中长期趋势,与此同时,众多短期趋势不断逆转,从而使得被动避险策略和主动盈利策略同时失效,加剧亏损。

自前《财富》杂志记者温斯洛·琼斯 1949 年成立首支对冲基金以来,它总是跟各种金融工具联系在一起,比如债券、期权、互换、掉期等。它们看似复杂,但对冲基金经营核心数十年来未曾变过,即通过多种投资组合 —— 比如赌美国股票涨、中国股票跌、日本股票跌 —— 屏蔽大部分市场风险,只承担胜率较大的风险,以取得较确定的收益。

而 2018 年全球经济则是不断面临萎缩、衰退的质疑。年初开始的贸易摩擦从中美扩张到全球,为金融交易增添更多不确定性。兴业证券的统计发现,大部分商品、外汇今年的投资回报率惨淡。

年中连着创历史新高的标普 500 指数到年底下跌近 5%。比它惨的还包括欧洲蓝筹 50 指数(-10.98%)、原油期货(-7.3%)、英镑(-6.3%)……各国中央银行提高利率的举措,让一些亿万富豪们担心过高的全球债务水平可能触发下一次重大金融危机。悲观预期下,西斯·克拉曼(Seth Klarman)甚至主动关闭一支资产规模 280 亿美元的基金。

不过,在行业整体表现疲软的时候,桥水、文艺复兴、Two Sigma 成名已久的对冲基金逆势盈利。其中资管规模最大的桥水基金年盈利 81 亿美元,排在它后面的是文艺复兴基金(47 亿美元),Two Sigma(32 亿美元),城堡投资(Citadel,21 亿美元)。

桥水超过 22% 的资金投向标普 500 指数基金,21% 资金通过先锋公司的基金投向新兴市场股市,并配置了大约 5% 的黄金资产。相比于直接买卖股票,投资指数基金被认为是偏稳健和保守的投资策略。

在上月结束的冬季达沃斯上,桥水创始人兼首席投资官雷·达里奥评论当下经济时说,投资者越来越关注严重的全球经济放缓,长期存在的贸易摩擦使商业和消费者情绪恶化。更让他害怕的是,在金融危机风险累积的同时,各国央行可迂回的空间正在缩小。


题图/Photo by Aditya Vyas on Unsplash

  • 桥水
  • 对冲基金
  • 达里奥
  • 保尔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