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智能
  • Top 15
  • 数据隐私
  • 俄罗斯
  • 苹果
  • 库克

苹果将俄罗斯用户数据迁移至该国服务器,之前曾坚持四年不搬

保护隐私的成本太高,而苹果与政府谈条件的能力变弱了。

Apple Insider 消息,苹果宣布将遵守俄罗斯法律,将当地用户的数据存储在位于俄罗斯的本地服务器上。从俄罗斯提出这一点要求至今,苹果已经与之抗衡了 4 年。

2014 年俄罗斯通过了一项新法案,要求苹果等互联网巨头将俄罗斯用户的个人数据信息储存在本地而非海外总部。除了苹果,Google、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公司也是俄罗斯国会点名的对象。俄罗斯国会还表示,所有在当地开通互联网服务的科技公司都必须在俄罗斯地区开设一个实体办公地点。

苹果已经在圣诞节期间完成了这一转变,将俄罗斯用户存储在苹果的姓名、地址、电子邮件联系人和电话号码等信息迁移至俄罗斯境内的服务器。

该公司没有提及 iCloud 内容是否会保存在俄罗斯,其中包括用户上传的 Photos、iMessage、iCloud Drive 等信息。但 2014 年的法律确实要求苹果这么做。该法律于 2018 年生效,要求存储用户长达 6 个月的信息。

监管媒体和电信的俄罗斯政府机构 Roskomnadzor 已经证实,苹果已经决定遵守俄罗斯在 2014 年通过的法律,而该法律要求任何处理俄罗斯公民数字数据的公司将其处理并存储在俄罗斯境内的服务器上,所以 iCloud 内容不太可能置身其外。

根据俄罗斯法律规定,苹果可能被迫解密数据,并在没有用户授权的情况下将其提供给俄罗斯政府。

在更早前的几年里,苹果公司一直将自己塑造为数据隐私拥护者的形象,甚至不惜公开与政府对抗。2016 年,苹果以保护用户隐私为由拒绝协助警方解锁参与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恐怖袭击事件嫌疑犯的 iPhone。

关于此事,苹果 CEO 库克在一封写给苹果用户的信中解释了他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政府表示,这个工具只会被使用一次,只用在一部手机上。但是,这根本不是真的。工具一旦制造出来,该技术可以被一次又一次地使用,用在各种各样的设备上。”

2016 年,《纽约时报》评论称,苹果之所以这么做,是在为自己的业务从长计议。“隐私和安全已经成了其品牌的一部分,特别是在国际市场上。苹果一年将近 2340 亿美元的销售额中,近三分之二来自国际市场。他们的想法是,如果和美国政府合作,苹果将不得不和所有政府合作。”

美国司法部也在提交给法庭的一份文件中表示,苹果反对帮助执法部门看来“是基于对公司商业模式及其大众品牌营销战略的考虑。”

2016 年,苹果的支持者们在旧金山等城市举行抗议以示他们对公司的支持,他们还在社交媒体上建立了 #freeapple 和 #beatthecase 等话题标签。

在 2015 年 10 月的一次会议上,库克称隐私是苹果公司的一个“关键价值”,他说,“我们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意识到,他们生活中隐秘的部分似乎处于公开状态,而且被各种各样的东西利用,因此,隐私对越来越多的人将有日益重要的意义。”

“棱镜门”事件之后,“剑桥分析事件”之后,扎克伯格受国会质询之后,人们总能看到库克的身影。他承诺公司对隐私的保护,批评扎克伯格滥用数据,在 CES 会场外的大楼上打出“What happens on your iphone, stays on your iphone.”的巨幅广告。

图片来源:9to5Mac

但事实是,过去的几年里,尽管苹果在宣传隐私保护上花了大力气,消费者关于这一问题的关注度仍然十分有限,特别是在某些发展中国家。而他们的政府又在不断地对科技公司提出越来越严苛的要求。

除了俄罗斯,中国、印度甚至日本都相继出台了类似法案,要求科技公司在各国境内存储数据,并以禁入市场相威胁。

2018 年,中国用户的数据被迁移至“云上贵州”;拒绝在俄罗斯境内建设服务器的 Telegram 被俄罗斯政府封禁,苹果配合了该国政府的决策并一度限制了该软件的更新;同年,苹果放弃抗争,在 App Store 上线了印度政府开发的防骚扰软件,纵使该软件将会获取用户的通话和短信记录。

而在美国境内,曾在“拒绝解锁事件”中坚定地站在政府一边,并呼吁美国公民“抵制苹果”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也在 2017 年接替奥巴马成为了新一任总统。

刚刚过去的一年对于苹果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一年。iPhone 销量不景气动摇了整个公司的盈利根基,它不能再承担失去任何一个主要国家市场的风险。曾经的坚持对于它来说成本太高了。

题图/visualhunt

  • Top 15
  • 数据隐私
  • 俄罗斯
  • 苹果
  • 库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