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纽约时报
  • MeToo
  • 达沃斯

MeToo 的另一面:男性高管拒绝和女下级独处,这其实也对女性不利

男性管理人员这种迟疑的态度长期以来一直都是个问题,而他们的这种态度在 MeToo 变得更严重了。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瑞士达沃斯电 — 今年参加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年度会议的男性有了很多担心的事:全球经济放缓、网络安全威胁、民粹主义、战争。

以及在 MeToo 时代指导女性,一些人在上周的会议上如是说。

一位美国财务主管表示:“现在要一对一指导年轻女同事的时候,我会再三考虑。”他要求匿名,因为这个问题“太敏感了”。

另一位男性也在谈话中表示:“我也是。”

2017 年秋季,MeToo 运动突然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扳倒了好莱坞、媒体界、政治界、体育界等领域的一些重量级人物,而且 MeToo 的影响 15 个月后还在持续发酵。它鼓励女性公开谈论职场骚扰行为,迫使企业更加严肃地面对这一问题。200 多位杰出的男性失去了工作,其中一半职位由女性接替。

然而高管和分析师都说到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后果:一些试图将性骚扰或不当行为的风险降到最低的公司,似乎只是尽可能地减少了女性员工和男性高管之间的接触,剥夺了女性接受指导的宝贵机会和接触男性的权利。

前任和现任女性政治领袖组织世界女领导人理事会(the Council of Women World Leaders)秘书长劳拉·利斯伍德(Laura Liswood)表示:“基本上,MeToo 对男性而言已经变成了一桩风险管理。”

这是一个许多人都承认存在的问题。2018 年 2 月,Lean In 和 SurveyMonkey 针对 MeToo 对职场的影响发起了两项线上调查。调查发现,将近一半的男性管理人员对于某项或某几项工作需要与女性共事而感到不自在,比如两人单独工作或社交;六分之一男性管理人员在指导女性同事时感到不自在。两项调查共涵盖了近 9000 位在美国工作的成年人。

帕特·米利根(Pat Milligan)在 Mercer 咨询公司负责女性领导力研究,为跨国公司提供性别及多样性问题咨询。据她所说,MeToo 运动引起广泛国际关注后,她的许多客户都表达了对说“错”或做“错事”的担忧。

“不少男性告诉我,他们会避免和女性被指导者一起共进晚餐。也有人告诉我,他们会为单独安排一位女性和一位男性出现场而担心,”米利根说,“大家都很担心,都满腹疑问。”

“如果我们放任这样的事情发生,它会让我们倒退几十年,”米利根说,“女性必须得到领导的支持,而现在领导层依然大部分都是男性。”

她说,现在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就是教育指导。男性高管告诉她,他们会考虑刻意回避女性时,她会坦率地告诉他们这是违法的。“你可以把‘女性’这个词换成任何弱势群体,”她说,“没错,你必须谈论正确的行为,但你不能停止与女性交流互动。”

男性管理人员这种迟疑的态度长期以来一直都是个问题,而他们的这种态度在 MeToo 变得更严重了。经济学家西尔维亚·安·休利特(Sylvia Ann Hewlett)研究发现,三分之二男性高管不怎么愿意与职位较低的女性一对一面谈,因为他们担心自己会被误会。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说过,他从来不会单独和妻子以外的女性单独吃饭。这条格言后来成为了广为人知的“彭斯原则”(Pence Rule)。

除了指导问题,一些性别平等的指标也在下滑,不过这很难说一定和 MeToo 运动有关。

世界经济论坛 12 月的报告调查研究了教育机会、预期寿命、薪酬公平和其他一些因素,并预测职场还需要 202 年才能实现男女平等,远远超过了 2016 年预测的 170 年。

2018 年,全球 500 强企业中只有 24 家企业的首席执行官是女性,相较前一年的 32 家有所减少。联合国数据显示,2000 年以来,女性政府领袖的数量翻了一番多,但仍然只占到 6%。

米利根说了一个词:“性别疲劳”(gender fatigue)。她指出,十年来,人们对性别失衡的认知大大提高,随后便出现了 MeToo 运动。

“由女性操刀的商业案例已经出现了,”米利根说,“我们正在动摇性别失衡的局面,然后 MeToo 运动发生了。”

其中一大挑战在于如何评估一家企业的性骚扰风险,以及如何辨别哪位男性让女性感到不适或者有性骚扰行为。米利根表示,员工调查这类传统工具没什么用,她建议采用可以实时匿名聊天工具。

米利根说,一旦发现有人让女性感到不舒服,企业就得评估涉事男性到底是“无心无知、行为不端,还是涉及犯罪”。

“如果你认为他们的过错只是无心无知之举,你可以教导他们,”他说,“如果你不做任何处理,无心无知的举动可能很快就会变成行为不端。”

她还说:“如果他们有不端行为,你就得行动起来了。”

宝洁公司首席品牌官马克·毕瑞哲(Marc Pritchard)表示,对一切不良行为摆出零容忍的态度是很重要的。

“有害的男性观念出现的时候,仅仅只站在一旁不参与是不够的,”他说,“仅仅站在一旁说‘我不是这样的’也是不够的。你需要为下一代做榜样。”

但毕瑞哲也表示,男性也需要“安全的空间”,说出他们对于“什么样的行为可能是不好的”这一问题的困惑与担忧。他说:“我们需要男性版‘向前一步’(Lean In)这样的东西。”他口中的“向前一步”是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出版的同名书籍所引发的一场运动,旨在为女性在职场内外赋权。

谢莉·扎利斯(Shelley Zalis)在致力于实现职场平等的 Female Quotient 公司工作。她谈到了一种“轻微敏感”(microsensitivity)的氛围。

“我会告诉女性,你可以在生气前让男性知道你感到不适,因为他们可能也不是故意的,”她说,“女性和男性必须携手努力,创造一套全新的职场可接受行为准则,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到安全舒适。”

她说,否则男性可能会更多地避开女性,女性要想升职成为高级领导层也会变得更困难。

并非所有人都认为,MeToo 时代所有男性的行为都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由银行家转行成为电视主播的斯蒂芬妮·吕勒(Stephanie Ruhle在达沃斯一场题为“男性观念的未来”(the Future of Masculinity)的小组会上指出,即使是在 MeToo 运动以前,华尔街上的男性也从来都没有真正不遗余力地提拔过女性。

她说:“这(指 MeToo)可能只是他们的一个借口?”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版权:视觉中国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MeToo
  • 达沃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