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智能
  • Top 15
  • 一个桶
  • 苹果

贾樟柯为苹果制作年度贺岁广告《一个桶》,用 iPhone XS 拍摄

依然是煽情取向。

去年的《三分钟》大获成功后,今年苹果找来贾樟柯执导 iPhone 年度贺岁广告

《一个桶》全长 6 分半,和《三分钟》一样经过真实故事改编,全程使用 iPhone XS 拍摄。

春节假期结束,男主人公从母亲手中接过一只装满神秘礼物的白色漆桶,一路辗转摩托、轮渡和公交车从乡村回到城市,中途还险些把桶弄丢。观众的疑问随着主角渐渐失去耐心的神情越滚越大——桶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影片末尾,男主人公缓慢拆开黄色胶带,谜底揭晓。桶里装满埋进沙土之中的家乡鸡蛋,母亲在每一颗蛋上标出日期。

拍摄本身还是贾樟柯的风格,影像风格强调真实感,一切都像是《三分钟》之后的标准格式。全片也没有出现 iPhone 手机,除了最后出现的苹果 Logo。

不过剧情一个煽情的模版。为了装鸡蛋塞进一桶沙、双方也都不说带了什么、鸡蛋上画笑脸……更像爆米花电影里声嘶力竭传达主旨,和贾樟柯之前电影的“真实感”颇不相同。

故事剧本由苹果提供,贾樟柯说自己就看中《一个桶》而没有考虑其他方案。

“这个创意不是讲回家,而是回家之后的离家,讲春节结束回到城市了很惆怅,在电影上是一个逆向的运动。”贾樟柯在活动上说。

今年苹果提前一周为《一个桶》预热,发布预告片,投放楼宇和车站广告,建立一个专门页面,配套幕后拍摄花絮。正片于周五在一场 Today At Apple 店内活动上首映,贾樟柯还作为讲座嘉宾,带领店里的顾客学习 iPhone 拍摄。

鸡蛋很轻而桶沉重,贾樟柯给了这个对比更具体的含义:“生活是粗粝的坚硬的,特别是人在异乡一个人打拼总要面临很多困难,就像那桶沙。但是情感是柔软的,母亲的情感就像鸡蛋一样,很纤细敏感,我很喜欢这种反差。”贾樟柯在媒体群访中说。

实际的拍摄历经 6 天,更多的时间花在了拍摄选址上。“一定要去西南。”最终贾樟柯选定重庆和贵州交界的一座古镇,因为这里有一条河流,有高速公路、有桥梁,地形地貌有“千山万水”的感觉。

山城、故乡、小人物、赶路……这些都是贾樟柯擅长和熟悉的情境。但今年的《一个桶》似乎很难重现《三分钟》的口碑, Tim Cook 微博的评论区,排在前列的是“感觉今年的短片没有像去年那样戳中我的泪点啊……咋办?”

这是一个必然结果。知名导演的背书为广告本身提升了规格,吸引了更高的关注,《三分钟》带出了一种新的广告生产趋势,煽情的同题作品层出不穷,但与此同时观众的预期也被拉高。

今年的贺岁广告已经有同类型出现,许鞍华为淘宝拍摄了一支主题为三代寻根的广告,另外火起来的还有《啥是佩奇》。

《一个桶》选了母爱和故乡这个安全的角度讲述故事,只不过在苹果贺岁广告的框架之下并无太多新意。

相较于《三分钟》中刁钻的拍摄角度,比如在人群中穿梭的第一视角,贾樟柯更多使用相对简单的静态短镜头,被贾樟柯称之为“观察式感受”。

“春节贺岁片,大家都希望在情感上共鸣比较多,我们是建立在对这个故事的信心上,然后留给观众一些自我情感投射的空间在里面。”

短镜头中突出呈现了慢动作和深度景深,这是 iPhone XS 的两个拍摄特性。算法提升后,“人像模式”让用户可以在拍摄后处理背景虚化的程度。

只不过《一个桶》中的部分景深镜头显然直接拿 iPhone 的原声素材无法实现,还有穿插其中的航拍镜头,《一个桶》还是要面临《三分钟》一样的争议—— 专业的辅助设备、精确的打光和后期制作,iPhone 在其中的真实作用是什么?

贾樟柯说,电影语言里面实现一些特定的效果,辅助设备是无可避免的。航拍需要无人机、顺滑的移动需要滑轨,“我觉得这个是很正常的,你用传统胶片还是数码还是苹果,对于获得电影语言来说还是必要的。”

去年《三分钟》拍摄也用到了各种附加工具,比如航拍的无人机、稳定器等等。所以其实你只拿着一台 iPhone 是拍不出同款的—— 但这已经是手机业宣传里最诚实的做法。

去年陈可辛接受采访时开玩笑说:“其实如果当时找了拍文艺片的贾樟柯导演,可能他拿着手机就能拍了。”


题图来自 Apple 

  • Top 15
  • 一个桶
  • 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