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消费究竟是升级还是降级?20 张图看中国人 2018 年的消费变化 | 年度好奇心小数据

升级与降级同步发生,这几乎出现在所有领域。

1 月 21 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 2018 年 GDP 数字,90.0309 万亿,增长从 6.8% 下滑至 6.6%。

这被当成大事。中国经济增长已经连续三个季度放缓,累计到全年的增速虽然好于预期,但仍较上一年少 0.2 个百分点,是 1990 年以来最差表现

以中国 90 万亿元的经济总量,0.2% 就是 1800 亿元的规模,怎么看都是惊人的大数字。但对于你每天看到的各种惊天动地的新闻,它好像也算不了什么。

它能说明什么也很难说,政府驱动的投资还是占了主要部分。重启的基建项目,加速发放的银行贷款,以及统计局三天前恰到好处地调整 2017 年数字,使中国 2018 年 GDP 增速刚好超过既定目标 0.1%。

观察者都想找一个自己的克强指数看懂中国。消费是最直接的观察对象,而 2018 年也不缺观察对象。

涪陵榨菜收入和利润齐涨,以及方便面销售收入五年来首次止跌回升,被看作是消费降级的例子;作为自主品牌汽车的中坚,吉利汽车 2018 年12 月销量下滑 40%,没能完成全年销售目标。

但与此同时,定价 80 万左右的丰田商务车埃尔法至今仍需要加价 30-40 万提车。工作日的傍晚,上海陆家嘴国金中心底层的奢侈品店聚集着排队入场的顾客。

这些都是消费的变化,相互背离。但都是重要的信号。

消费不只关乎你为 GDP 做了多少贡献,它是整个商业社会的驱动力。

一个人的消费,就是另一个人的收入。用桥水创始人雷·达里奥的话说,所谓“经济”,就是这些数以亿万计交易的总和。这也是为什么经济起落往往和消费多寡同方向发生。

当人们的收入普遍减少或者不再增加,消费就会降低,进而让更多人的收入降低,进而继续影响消费。经济周期简单点说就是这样。

而观察消费,不能只看谁买或者不买某样商品。

“一个城市家庭可能会在医疗、教育、娱乐花更多的钱,而在日用品方面压缩一些开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助理院长聂日明对《好奇心日报》说。“前者是趋优消费,后者是趋低消费。因此一个家庭、一个社会,即使是消费升级,往往也是趋优消费和趋低消费同时发生。”

我们找了 8 个消费领域的变化趋势,用 20 张图,看看中国的消费究竟发生了什么。

消费升级与降级同步发生,这几乎出现在所有领域

1. 榨菜和方便面不是消费降级,但二三四线餐饮消费潜力确实没有星巴克海底捞想的那么大

代表食品占日常开支比重的恩格尔系数,自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呈明显下降趋势,由 60% 左右降至 30% 左右。多数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愿意将这看作中国整体消费升级的例子。

随着 2018 年年初,涪陵榨菜收入、利润率大幅增加,以及中国方便面销量收入五年来首次止跌回升,又出现消费降级的推断

根据财报数据,涪陵榨菜 2018 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 5.07 亿元,较上年同期大幅增加 47%。到三季度的时候,它年内累计的营业收入已经超过了 2017 年全年,并且取得单季 4.81 亿元营业收入、2.34 亿元营业利润、利率润接近 50% 的业绩。

就涪陵榨菜业绩表现和消费降级之间的关联,光证资本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博士说,涪陵榨菜业绩好反倒是消费升级的表现。

“它把 2 元一包的榨菜卖到十几块钱,是榨菜中的奢侈品。它业绩好是因为大家吃了高档榨菜。”徐高对《好奇心日报》说。“消费行为很复杂,但我基本判断是,消费降级就算有,也不是普遍现象。一些例子,比如涪陵榨菜,就是错误判断。”

类似的,招银国际的丁安华博士认为方便面的止跌回升可能也是因为产品种类和品质的提升。

另一个中国人在吃方面的趋势是,在外就餐的消费金额不断攀升。截至统计局最后一期更新的数据,2012 年全国每年每人在外花 1315 元吃饭,是 2001 年的 12 倍。北京、上海住户年均在外就餐金额更高,分别为 2032 元和 2588 元。

目前中国餐饮业规模推高到 3-4 万亿元级别。作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上市餐饮企业,海底捞跟上了这一轮中国消费者吃饭习惯的普及。2018 年上半年,海底捞整体客单价突破 100 元,二线城市贡献了最大的增长动力。但是海底捞的隐忧是,它新开门店每天每桌就餐次数的增长明显弱于旧门店。而这些门店又主要是在二三线城市,这说明至少目前在这些城市,这个中国最大的餐饮企业没能获得它期待的增长。

同样让人对于一线城市以外市场潜力产生怀疑的还有星巴克。它在中国这个没有咖啡消费习惯的国家开出 3000 家店,超过麦当劳。在一线城市培养出了庞大消费群体,仅上海一个城市就 600 家门店,在全球都排名靠前。但是星巴克绝大多数门店都集中在华东和华南的一二线城市圈。

类似地域消费差距体现在方方面面。上海基本上来一个网红店都得让人排两小时的队吃饭,广东人很习惯的点都德新开的时候能排四小时。但哪怕 Lady M,在北京大悦城也只是火了几周,平时就冷冷清清,工作人员比顾客多。

2. 汽车的销量 28 年来首次下滑,与此同时,豪华品牌越卖越好

汽车全年销量下滑,这还是 28 年来第一次。

作为中国工业支柱产业之一,政府禁止外资控股车企的限制,一直到 2018 年才被打破,从纯电动车开始。而外企 20 多年来也把这里当成全球最重要的新市场,持续投入合资公司、开新厂。

除了房子,汽车可能是家庭最贵的单笔开销了。它在过去几年一直被认为是消费升级的象征 —— 人们买了越来越多的 SUV —— 尽管有些 SUV 只是在轿车底盘上换了壳,基本没有越野能力。不少 SUV 车主买它只因为车大看起来更气派。

而 2018 年的衰退也正是因为 SUV 销量的滑坡。2018 年第三季度,SUV 销量增速大幅落后于轿车和整体乘用车,7 月同比减少 8.5%。过去十年里中国汽车市场最重要的增长引擎熄火,并拖累中国乘用车月度销量下滑。

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 年各细分车型的销量统统下滑:轿车 -4%、MPV -20.6%、SUV -3.1%。如果将销量按厂商划分,上汽大众、一汽大众和上汽通用分列前三名。而全球第二大车厂丰田跌出中国汽车销量榜单前十。

乘联会发布的是零售数据,即 4S 店等经销商卖给消费者的数字。

瑞银中国汽车行业分析师巩旻在年度研讨会上表示,车市的下滑还是远比想象中来得厉害,这既跟经济环境有关,比如 P2P 爆雷、A 股大跌等财富负效应因素,还因为各种不确定性导致消费信心下降。

普通轿车的销售也很弱。由于 1.6L 排量及以下汽车的购置税优惠取消,影响了低档车的销量。作为自主品牌的代表,售价 10-20 万元的吉利汽车品牌 2018 年销量达标缺口约 5%、12 月单月销量下滑 40%。

包括别克、大众、福特在内的中档合资品牌,也遭遇了严重的销售下滑。比如别克去年 11 月销量跌 22%、马自达跌 42%、福特跌 70%。

新能源车是大亮点,上海只有买它们才能便宜上牌,北京不买它们,平均要等 7 年才能上牌。2018 年新能源车销量增长 61%,但所有新能源加在一起才卖了 125 万辆,只占汽车总销量 5%。

截至 2017 年,中国私人汽车保有量约 1.6 亿辆,相当于每千人汽车拥有量刚过 100 辆,远不到饱和程度。作为对比,3.5 亿人口的美国每千人有 800 辆汽车。

与此同时,豪华车却越卖越好。华创证券在一份报告中提到,在进口车当中,代表高档需求的排量在 3.0L 以上的汽车占比不断提高,从 15 年的 35.5%提升至 18 年 1-6 月的 51.7%,增加幅度远超过 2.0L 以下的提升幅度。中债资信的报告也提到了这一点,它们举的例子是截至 2018 年三季度末,中大型 SUV 销量同比增长 5.77%,经济性 SUV 则减少 8.79%。

《好奇心日报》汇总了奥迪、奔驰、宝马、英菲尼迪等一二线豪华品牌销量,发现这些品牌在 2018 年大多数月份里都实现了销量的同比增长。恒大研究院的一份报告也体现类似的趋势:去年前三季度,奥迪 A6、皇冠、宝马 5 系、奔驰 E 级、凯迪拉克 XTS 合计增速 17.1%,跟汽车整体 -0.6% 的负增长反差明显。

3. 拼多多三年获得近四亿用户,同时中国连续三年成为最大奢侈品市场

欧睿国际的数据显示,中国 2016 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奢侈品市场,年交易规模接近 5000 亿元。2018 年这一规模预计将进一步扩大至 5500 亿元。

一部分奢侈品品牌的财报表现也能印证这一点。根据中信建投证券整理,2018 年三季度,LV 母公司 LVMH、爱马仕、Gucci 的母公司开云集团、万宝龙的母公司历峰集团等,各自在中国取得不俗增长:

  • LVMH,销售额增长 10% 至 113 亿欧元,中国大陆市场销售额增速达到 20%,贡献了亚洲市场(除日本外)的大部分增长。
  • 爱马仕,销售额增长 9.4% 至 14.6 亿欧元,亚洲市场(除日本外)增长 11.8%,至 5.19 亿欧元。中国大陆地区消费回暖。
  • 开云集团,销售额增长 27.6% 至 34 亿欧元,Gucci 在亚太地区获得 33.3% 的销售增长,中国市场表现良好。
  • 历峰集团,2018 年 3-9 月销售额增长 24% 至 68 亿欧元,中国大陆地区实现高个位数增长。

另一方面,相当一部分中国本土品牌,以及优衣库这样的大众服装品牌也同时取得不错的增长。天风证券零售团队调研发现,最近五年中国快消和高端奢侈品牌服饰增速最快。

优衣库母公司日本迅销集团公布的 2018 年 9-11 月业绩报告显示,日本事业部销售低迷导致集团综合收益下降,但是海外事业部业绩稳步扩大,中国区销售和利润继续取得双位数增长

在中国连续三年成为全球最大奢侈品市场的同时,拼多多也用三年时间把自己做成了中国第三大电商平台,2017 年 9 月到 2018 年 9 月,超过 3.86 亿人在拼多多买过东西,人数规模已经和京东持平。

对于拼多多的增长逻辑,我们已经在年度盘点中详细说明过。它本质上就像 15 年前的淘宝一样,让上亿之前没有接触过电商的人开始习惯使用电商。区别是拼多多这次拉动的人群更多是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和农村地区消费者。

不过,拼多多在一二线城市合计近 43% 的渗透力可能也超出不少人预期。作为对比的是阿里巴巴 46.7% 和京东 56.8% 的一二线城市渗透力。

奢侈品消费没有慢下来,但人们对于 19.9 元/10 斤还包邮的橙子、31.8 元的卫衣、8.9 元/30 包的纸巾,还是有足够的消费热情。

4. 地产交易持续上升,但以往乔迁必买的家电销量反倒下滑

动用了几乎能用的一切行政手段后,中国暂时控制住了 2017 年房价的涨幅。最后一个办法是给房子限价。这样一来,由于新房卖的周边二手房便宜,反倒刺激了更多人买房。哪怕前提条件是打 2000 万意向金。

2018 年二季度末,楼市触底反弹。

但是热度来得快也去得快。不到一个季度,全国新房销售面积增速又重新放缓。一些急需要人来买房子的地方政府,悄然改变了调控政策。贷款利率、贷款比例、购房人资质……这些曾经严卡的措施逐渐松绑。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到地产商,然后政府才把地卖给它们,换取收入。楼市哑火就相当于失去了增长的动力。

与此同时,往年销售趋势常跟商品房同步的家电却没跟上。2018 年 2 月以来,限额以上家电零售批发额一直在减少。全年累计减少 6.25%。

升级也在发生,电饭煲、电压力锅、电水壶是为数不多实现销量和单价同时增长的家电品类。它们的特点是单件商品价值相对较低,买来即用,对于租户来说搬家也容易带走。从小米、严选开始,再到传统大型小家电公司,相继跟进,造更好用、更可靠的商品。

真正自住的消费者还是会买价格更贵、品质更好的商品,为了更好的生活体验。但地产交易的上升并没有带动传统大件升级,哪怕它们已经远比几年前便宜,比如三千多元的 65 寸电视,两千多元的 50 寸电视。

这说明买房子的那些人并不急着住,价格高涨的房子更多还是投资品。

5. 高端化妆品保持增长,这除了口红经济,也有别的解释

每当美国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口红的销量反而上升。因为即使经济变坏,消费者高端消费的意愿也不会减少,他们会买资金占用少的商品。名牌口红正好能满足大部分人这方面的消费意愿。

在中国整体居民消费意愿变慢的大环境中,化妆品消费是近两年来少有保持增长的细分品类。

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7 年和 2018 年前 11 个月的化妆品类零售额增速分别为13.5% 和 10.5%,都超过了社会消费品总额 10.3% 和 9.1% 的增速。这甚至都带动了日本化妆品出口额连续六年创新高

欧睿国际统计的数据显示,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高端化妆品占比从 27% 提升到 2017 年的 34%,年均复合增速约为 11.6%。进口化妆品占中国化妆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也已经从 2008 年的 7% 提升到目前的 25%。

这也驱动国际品牌主导中国化妆品市场。2017 年前十大化妆品公司基本是欧美、日韩等国家的品牌,高端市场无一家中国品牌,大众化妆品品类则有上海上美、百雀羚、伽蓝集团、上海家化这四家。

跟奢侈品牌服饰销量基本未受中国宏观经济疲软影响类似,欧莱雅、珀莱雅、资生堂、雅诗兰黛等品牌中国区收入均保持快速增长。比如欧莱雅 2018 年三季度全球收入增长 6.16%、亚太区增长 26.24%。LG 生活全球收入增速 10.6%、中国区增速 21.61%。

还有一个共存的现象是,下半年之后,人们化妆品消费支出的增速在大幅放缓。这可能也促使一些高端品牌下沉渠道。比如联合利华去年 10 月进军微商,它推出了“夏士莲雪花系列”产品,通过微商、化妆品专营店或日化产品集合店渠道销售。

低线城市的美妆市场被认为有巨大潜力。据银联和京东的《2017年消费升级大数据报告》,三四线城市去年消费增速达 58%,高于一线及新一线城市,以前被本土品牌如珀莱雅、韩后、韩束等占据的低线市场吸引了不少外资品牌。除了比较早开始下沉的资生堂和欧莱雅,高丝的中高端品牌澳尔滨也在 2015 年前后进入三四线城市的化妆品专营店。强生旗下的护肤品如城野医生、Aveeno、露得清等也从今年 7 月起下沉至这些门店。

除了化妆品在经济下滑的变化,还有中国打击代购、海外品牌更多进中国、开始迎合各种更直接的销售渠道,而不像之前只开在商场一楼,跟着购物中心一起没落。

6. 白酒两极分化,香烟卖得更贵更好

如果看单价,毫无疑问茅台还是最火的。需求不减、股价升高,整个公司也成了中国的万亿标杆。

单价 300 元以上的次高端品牌,比如山西汾酒、水井坊、酒鬼酒、舍得酒业的业绩在 2017 - 2018 年间逐渐分化,水井坊冲高回落,舍得酒业触底反弹。

但白酒是一个典型的消费者和购买者脱节的市场,买来送人更普遍,尤其是高端。

而单价 30-80 元的中间档基本上就不怎么卖得动了。不过再往下的 15 元一瓶的二锅头,却又非常火。

香烟则是另一幅景象。多个大城市开始全城禁烟,但这没能抑制住香烟的消费。

中国烟草销量在 2015 年、2016 年下降之后,目前又暂时重回上升通道。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 年前三季度,3.15 亿中国烟民共买走 1.86 万亿支烟(约 930 亿包)、每天 21.7 根,超预期 5%。销量不仅同比增长 4.14%,也高于去年同期 4% 的增速。

卷烟销售的特点是单包 16 元及以上的销量占比连续三年提高,6 元及以下的占比则连续五年下降。几个高端品牌也卖得更好了:包括中华、芙蓉王、利群在内的高端卷烟销量 290.4 万箱,同比增长 8.4%。

中烟公司还多次提到“提结构”,也就是推出更多的新品,加强培育重点品牌——大多是中高端的香烟。它建议分公司不再开发三类烟及以下新品(30 元以下/条,至 130 元/条)。也就是说,之后的新品烟会集中在零售价 130 元/条以上的一类和二类香烟。

据烟众测编制的《2018 中国卷烟互联网消费者白皮书》,在每包价格 19 元以下的中低价烟和 90 元以上的高价烟中,90 后消费者都是最多的。消费分层比较明显。而从这次调查的全年龄段来看,20 元至 35 元一包的香烟是主流的价位。

另外,农村卷烟单箱销售结构增幅始终高于城市,二者比值逐年下降,差距逐年减少。结构增长是指消费者正从低档烟转到更高档烟。

包括农村地区消费者在内,整体烟民消费结构的上移,导致单包 6 元及以下的低档烟占比则进一步下降至 15%。

但是这里需要提出的是,低端卷烟的消费基线上移,也可能是因为香烟的提价。比如原本卖 5.5 元一包的软白沙现在卖 7 元,提价 27%。

7. 超过 10 亿中国人去年没坐过飞机,但各线城市的旅游消费在往不同方向增长

作为最贵的交通出行工具,过去一年共有 6.1 亿人次乘坐中国民航航班出行。

但这只是人次数,一个人往返京沪就算两人次。也就是说最乐观的情况下,中国大概有 3 亿人坐过飞机,还有 10.9 亿人没坐过飞机。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估计,考虑到 6 亿人次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多次往返乘飞机的,比如他自己一年飞 80 次以上,那么中国没坐过飞机的人数只会比 10.9 亿人多。

这种认知上的反差存在于中国多个领域。比如国人出境游似乎已经非常普遍,但根据 2018 年国庆的数据,境外自由行基本还是那四个大城市的事情。

当时飞常准与携程收购的国际机票预订平台天巡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一线城市与新一线城市游客出境自由行占比近 90%。其中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游客占去了 74.35% 的份额,但它们的常住人口仅占中国人口的 5% 左右。

但其他人不是不出去了。海通证券在一份报告中说,从 08 年到 16 年,高铁客运量占铁路客运的比重已由 0.5%提高到了 43%。客流量最大、盈利能力最出色的京沪高铁,一年运送超过 1.6 亿人次,年利润超过 127 亿元。

旅游这事也是一个巨大的分层结构。一线城市“贡献”最多的出境游人口,二线城市贡献最多的出境游增量人口。相应的,借助愈发普及的高铁,三线及以下城市也在贡献最多的国内游增量人口。

8. 服务消费比重上升,但这不完全是自愿的

2018 年前 11 个月,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 35.26 万亿元、增速 9.1%,为 2003 年 12 月以来最慢增速。其中,5 月当月增速为 8.5%,为 2003 年 6 月以来最慢。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主要统计个人和企业在网上和线下的实物商品消费,以及餐饮收入。它是衡量中国消费力强弱的重要指标之一。

对整体消费数据拖累最大的是汽车消费。2018 年中国乘用车(轿车、SUV、MPV)销量减少 5.8%, 至 2235.05 万辆,为 1990 年以来首次年度下滑。

为了细化消费趋势、分析消费者购物习惯,研究机构习惯把消费按品类分成生活必需的“必选消费”和非必需的“可选消费”。前者包括食品、烟酒、饮料、药品等,后者包括汽车、金银珠宝、化妆品等。

《好奇心日报》分别选取上述商品分类作为必选和可选消费增长的观察样本,发现 2018 年年初,金银珠宝和化妆品曾实现 20% 以上的销售增速,领先于“必选消费”品类下的食品烟酒和服饰鞋帽。但是自 2018 年下半年起,可选消费减速、必选消费企稳,两类消费走势分化。

中金公司对此分析称,可选消费容易受到消费贷的影响,而且同经济增长周期有很强的正相关性,仅滞后于 GDP 增速变动数月。它在 2018 年年初的增长,实际上是对 2017 年新增的 3.5 万亿元消费贷,以及暂时企稳的 GDP 的一个滞后反应。当这两项因素在 2018 年都消失后,可选消费增速开始滑落。

理论上,必选消费更倾向于是“生存型消费”,可选消费则更接近“享受型消费”。从消费趋势看,后者弱于前者似乎是消费降级的例证。但是随着经济发展、人均收入提高,服务类消费,比如医疗、教育、文娱、旅游等,逐渐增加。而这些都没有被计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因此有经济学家用服务消费占总消费的比重判断消费的变化方向。根据招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丁安华及其团队的测算,自 1992 年以来,中国城镇居民在交通、医疗保健、教育等领域的服务消费支出占比,高于衣着、食品等商品类消费,并提出“商品消费和服务消费支出占比的此消彼长,正体现了居民消费整体升级的过程”。

不过,服务消费的增多也可能是因为服务本身的价格提高了。以医疗为例,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的计算显示,农村家庭近 16 年来医疗负担不断加重。城镇家庭的自负医疗负担则是从 2013 年开始重新上升,两类群体的医疗负担增速都在这期间超过了收入的增速。

很难用升级或者降级概括中国人的消费变化,但可以确定的是两极分化变得更严重了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高利民不愿意用消费升降级来描述当下的消费趋势,他更倾向于认为中国消费正在活跃地分化。

这也是上述多个领域正在发生的:

整个汽车业在下滑,九成中国人没车,但高端车销量在反弹。

中国人买了全球最多的奢侈品,也在拼多多买了全球最多的便宜货。

上海的网红店永远排着长队,三四线城市的餐饮消费潜力却低于星巴克和海底捞预期。

90 后在 19 元以下的低价烟和 90 元以上的高价烟都是占比最高的群体。

各种宏观统计数字也都说明这个问题。

在瑞信最新一期全球财富报告里,截至 2018 年上半年,中国人均净财富中位数只有 1.6 万美元,增速连续三年停在 6.2%,低于 GDP。

中位数更能反映多数人的收入增长。它将一系列数字高低排序后找出正中间的数字,假设十人团队的财富构成是 1 名 100 万加 9 人每人 10 万元,那么他们的财富中位数是 10 万元,而人均则能达到 19 万元。

相比之下,正经历英国脱欧、债务危机、难民危机等一系列大问题的欧洲,居民财富中位数已经重新恢复增长。

美国的贫富差距也很大,今年美国个人财富的中位数是 6.16 万美元、人均财富达到 40.39 万。但是自 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个人财富中位数就重新恢复增长,最近几年的全球经济动荡也没能影响到它。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字也能说明这一问题。2013 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增速约为 10.9%,2018 年年末掉到了 6.5%。

另外,中国基尼系数自 1997 年以来几乎一直在扩大,至 2009 年已经达到 0.49,这几年稍有回落,2016 年年末为 0.47。如果跟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比,中国基尼系数大约排在倒数第三,仅小于南非和哥斯达黎加。北大、西南财大研究小组做的统计则显示中国基尼系数为 0.7、0.5,远高于统计局的数据。

基尼系数判断年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标,结果介于 0 到 1 之间。基尼系数越小,年收入分配越平均,基尼系数越大,年收入分配越不平均。

消费的问题最后还是人们的钱如何变成更多钱,或者说能不能变成更多钱

如果说消费升降级有疑问的话。赚钱不易在 2018 年已经没有争议。

中国人主要收入还是工资,今年前九个月,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中的工资收入、经营收入和财产收入分别为 1.19 万元、0.34 万元和 0.17 万元。

工作赚钱之后,将一部分用于低风险投资是几乎所有经济学家给普通人的投资建议。如果是在美国,一般都说 401K 养老金计划,不算 2008 年金融危机的影响,每年收益率能增长大约 5%,跟标普 500 指数收益率相仿,有时候略高。如果一个人 25 岁开始存 401K,40 岁的时候储蓄预计翻番,60 岁的时候能拿到初始金投入金的 5 倍。

中国人不能指望养老金带来更多资产。基本没利息不说,到时候能不能拿到还是另一回事。

而几个高风险投资渠道在 2018 都证明被是真正的高风险。

中国股市 2018 年蒸发了 15 万亿市值,按照 1.5 亿投资人算(包含机构),相当于人均亏 10 万。这里还不包括买股票基金的损失。

不断下降的日均交易量说明市场活跃度低迷,实际参与股票买卖、持有股票的投资人数量远小于 1.5 亿人,这意味着炒股的人,人均亏损远高于 10 万。

类似会导致财富负效应的事件还包括 P2P 爆雷。中银国际曾估算大约 6000 亿元资金牵涉其中。

曾经房产是中国最可靠的个人投资渠道。但过去两年因为各种限购、诚意金、身份门槛,以及房价高涨,它变成了一个基本只有富人可以继续的游戏。具体的变化《好奇心日报》上周有文章详述

地产投资在愈加艰难的同时,还加重了中产阶级消费负担。中国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比不上房价涨幅。

在当前收入下,即便是付首付,按照全国平均收入和房价计算,大约要 1.5 户家庭的储蓄(1 户约为 1.8 人)才够覆盖一套房子的首付。而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每套住宅大约需要消耗 2.5 户家庭的储蓄。所以“买房掏空六个口袋”不是戏谑的说法。

即便不买房,每年上涨的房租也是一大负担。

2011 年之后,提高的居住开销占中国居民每年新增开支的比重不断增加,到 2017 年已经达到 32%。而房租数据是被低估的,最近个税抵扣操作中关于房租出租人填报引发的争议就是一个例证。

这些变化都有可能反过来刺激居民储蓄动机。2017 年年底以来,中国城镇家庭储蓄存款比例从 40% 提升至 2018 年年底的 44%。储蓄增多,借贷减少,消费也就自然少了。

“我们应该建立消费社会的这个观点,应该特别值得我们警惕,”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曾任渣打银行资深经济学家的颜色教授说,“反复强调刺激消费、建立消费社会、不用储蓄那么多、鼓励服务业、抑制制造业、刺激消费、要抑制投资……在人均 GDP 不到一万美元的国家,叫这些口号是非常可笑的。”

消费来自一个人的收入,哪怕有信用卡分期、白条花呗、租房分期这些各种形式的刺激,花出去的钱终究还是要还的。收入不见涨,如何有长久的消费信心?


更正:化妆品数据图中的“玫凯琳”应是“玫琳凯”;“相当于人均亏 1 万”应为人均亏“10 万”。

数据整理/龚方毅

制图/冯秀霞

题图/florian Wehde on Unsplash、yiran Ding on Unsplash

  • Top 15
  • 消费升级
  • 消费降级
  • 长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