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乐施会
  • 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
  • James Bedford

1月12日,52年前,人体冷冻技术开启未知之旅

《历史上的今天》是好奇心日报的新栏目,致力于让你了解更多。

今天是 2019 年 1 月 12 日,这一年的第 12 天。

1967 年的今天,加州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贝德福德(James Bedford)因癌细胞转移至肺部去世。几小时后,一支医学团队首先向他体内注射了抗冻剂,接着用干冰将遗体保护起来,最后又转移到液氮环境之中。超低温保存技术第一次被运用在人体上。

“我们第一次把人冷冻了起来。”参与这次操作的加州人体冷冻协会主席 Robert Nelson 后来在一本书的标题里写道。1 月 12 日后来被人体冷冻技术的倡导者庆祝为“贝德福德日”。

贝德福德确实没能获得安息——就字面意思而言。接下来的几十年,他的遗体在亚利桑那、加利福尼亚等地反复辗转,直到最终保存在美国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许多人担心,由于最初的技术局限,他的大脑和其他组织并未得到充分保护。但 1991 年的一项“体检”显示,他的遗体状况良好。

全世界大约有 250 人像贝德福德一样,被冰封在冷冻罐里。他们希望,人类有朝一日会征服自己所患的不治之症,将冷冻的遗体唤醒。目前,只有美国和俄罗斯提供人体冷冻技术。这项“服务”在美国起价 28000 美元,如果囊中羞涩,也可以选择俄罗斯公司的打折服务,前提是愿意和其他人被冻在同一个罐子里。

从哲学的角度来说,人体冷冻依托于这样一种认识:死亡并不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人的身体及其携带的信息(或者说,“灵魂”)可以超越时间而存在。这种认知具有宗教和伦理上的争议性,这也是为什么相关案例有时需要得到法院的授权。2016 年,英国高等法院批准一个 14 岁女孩的母亲为孩子实施冷冻,尽管女孩的父亲并不同意。

虽然在伦理上充满争议,人体冷冻技术还是不断发展——在某种意义上,也在变得越来越激进。2002 年,棒球传奇威廉斯(Ted Williams)由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实施了冷冻。和前例不同的是,威廉斯的头被切下来,和身体分开冷冻。这样,即便威廉斯的身体受损,人们还有机会恢复他的大脑信息,接在机器人上,实现另一种“复活”(“只送大脑”!)。

不过,大部分人——包括医学界人士——对人体冷冻技术还是不太乐观。密歇根韦恩州立大学医学中心的 David Gorski 说:

“50 年后,我存在过的所有证据很可能只是一些学术论文,以及我的侄女、侄子一些模糊不清的记忆。如果足够幸运的话,也许还会有一些年轻读者记得我。”

David Gorski,外科医生

(据 Peter Gwynne, Inside Science:Here's How Far Cryonic Preservation Has Come in the 50 Years Since 'Bedford Day’)

此外还有:

巴库惨案

1990 年的今天,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开始了为期 7 天的清洗。居住在这里的亚美尼亚族被其他阿塞拜疆人殴打、谋杀、抢劫、驱赶。90 人在事件中丧生,约 700 人受伤。人权观察组织的报告指出,惨案并不完全是民众的自发行动,甚至根本就是有组织的,因为袭击者闯进亚美尼亚族的公寓时,据信就掌握着亚美尼亚族的名单和住址。

苏联解体前夕,阿塞拜疆境内的亚美尼亚分离主义运动愈演愈烈,后者宣布成立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巴库惨案后,苏联军队介入维护当地治安,但巴库的亚美尼亚人口持续下降。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分离主义者的冲突延续至 1994 年。

麦加踩踏事件

2006 年的今天,伊斯兰教一年一度的沙特麦加朝觐进入到“掷石拒魔”环节。朝觐者向麦加米纳的一根柱子投掷石块,以象征易卜拉欣击退魔鬼的故事。人潮的涌动迅速演变为踩踏灾难,最终的遇难人数超过 300 人,包括 4 名中国公民。

根据伊斯兰教规范,每个身体健康、经济状况良好的穆斯林一生中必须去圣地麦加朝觐一次。现实中,每年的朝觐人数多达上百万人,并且还在逐年增多。但朝觐场地本身的面积却极为有限,导致踩踏事故频频发生。1990 年 7 月 2 日,麦加圣地附近的地下通道发生踩踏事故,1426 人遇难;2015 年的踩踏事故则造成超过 700 人遇难。

海地地震

2010 年的今天,当地时间 16 时 53 分,加勒比岛国海地遭遇了一场里氏 7.0 级的地震。这是该国 200 年来最强的地震。稠密的人口、低劣的建筑质量,加剧了地震的破坏性。由于大量尸体被集中丢弃,地震的死亡人数最终都无法核实,各方提供的数据从 10 万到超过 30 万不等。

地震发生前,海地就因长期的社会动荡处于联合国的援助之下。地震给海地雪上加霜。到 2017 年,联合国估计仍有约 250 万海地人需要人道援助。令人震惊的是,震后的人道援助也暴露了一些国际组织内部管理的混乱。2018 年,总部位于英国牛津的慈善救助组织乐施会(Oxfam)被曝出在海地援助期间的招妓丑闻,引发全面调查国际救助组织的呼吁。


题图来自:freestocks.org on Unsplash

  • 乐施会
  • 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
  • James Bedf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