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环境生态
  • 气候变化
  • 农业

人类对地球干预面积达 95 %,土地利用仍是最主要的生态塑造者

再进一步面临气候变化带来的灾难性问题时,我们将失去大自然提供的很多天然屏障。

人类活动已经极大地改变了地球的面貌,这是毋庸置疑的。三个世纪以前,人类大概仅占用了地球土地资源的 5 %;如今,已经很难看到完全没有被涉足的地区。

一篇发表在《全球变化生物学》上的最新研究显示,地球高达 95 %的陆地表面都有人为改造的迹象,其中 84 %存在多种人为介入源,这远低于先前同类研究估计的 19%。

研究团队确定了 5 大类用于进行评估的人类介入源:人类住所、农业、运输、采矿和能源生产、电力基础设施,并基于全球数据,针对这类介入源的影响进行建模,量化了土地受改造的程度和数量。

上图深绿色为0介入的地区,深红色为受影响程度最深的地区;下图显示了同一地区的观测到的介入源数量。图片来源于wileyonlinelibrary

52% 的生态区域和 49% 的国家被认为是适度改造的,这些地区高度分散,仅保留了至多 50% 的低改造土地; 30% 的陆地生态区和 18% 的国家改造程度较低,且保留了大部分自然土地。

“我们不能说一旦保护好这些最后剩下的荒原,就大功告成了,因为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不居住在那些地方。”报告的主要作者之一 Christina Kennedy 表示。

从地图上能看出, 5 %的未改造土地集中在高纬度,以及生产力较低和偏远的地区,这里主要是难以改造的永久性岩石和冰原,或苔原、北方森林以及一小部分山地草原;而受人类影响最大的则更多地位于热带、温带阔叶区等。

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 Kennedy 表示,“危险在于,地球比想象中更深度地受到人类的影响……而再进一步面临气候变化带来的灾难性问题时,我们将失去大自然为人类提供的很多天然屏障,无论是干净的水、洪水缓解还是种植物的授粉。”

报告中还称,根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的分类, 57 %的生态区域——如森林、草原和沙漠,可被列为极度濒危。其中,热带和亚热带干燥阔叶林生物群落被列为最受威胁的生物群落之一。

“气候变化最近才变得具有相关性。如果它继续发展,它将成为陆地生态的主要塑造者,但现在生态的主要塑造者是土地利用。”马里兰大学教授 Erle C. Ellis 告诉Citylab。他同样在进行关于城市化和农业如何改变地球的研究,并绘制了 300 年以来的土地利用图,以给出一个更直观的展示。

图片来源于ecotope.org
图片来源于ecotope.org

Ellis 预计,在下一个世纪到来的时候,地球上用于城市地区的土地份额将增加一倍;但同时,一个好的势头正在出现,集约化的农业正在让边缘的农田再次回归自然土地,尤其在发达国家中。尽管也有国家选择背道而驰,比如决定扩大开发热带雨林的巴西新任总统 Jair Bolsonaro

“生物圈的未来......部分取决于经济,部分取决于政治因素,部分取决于愿景。”Ellis说,“也取决于人们的价值观。”

题图来源于Giphy

  • 环境生态
  • 气候变化
  • 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