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纽约时报
  • 伍德斯托克
  • 音乐节
  • Woodstock
  • 美国
  • 音乐
  • Michael Lang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又回来了,这次要办一场50周年纪念盛会

半个世纪后,在已经充斥着大型音乐节的音乐市场,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还能产生同样的影响吗?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纽约州伍德斯托克电 — 1969 年,首届伍德斯托克音乐节(Woodstock music festival)在纽约州伯特利(Bethel)举行,约 40 万人来到了这片泥泞的田野上,全世界都看到了流行音乐塑造文化的力量。

半个世纪后,在已经充斥着大型音乐节的音乐市场,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还能产生同样的影响吗?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创办人之一迈克尔·朗(Michael Lang)断定,它可以。2019 年 8 月 16 日至 8 月 18 日期间——几乎刚好是首届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举办 50 年之际——他将在纽约州沃特金斯峡谷(Watkins Glen)举办一场官方纪念活动:伍德斯托克 50 周年音乐节(Woodstock 50)。他不仅想吸引大量多代观众,还希望用社会行动主义把粉丝召集在一起。

虽然朗今年已经 74 岁了,你还能在那张脸上依稀看出他在 1970 年纪录片《伍德斯托克音乐节》(Woodstock)中那副天使般的面容,只不过现在他的卷发中已经出现了缕缕银丝。他在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仍在为这场新音乐节登记节目,他希望届时既有传统乐队,又有流行歌手和说唱歌手,甚至还可以有一些能够制造大新闻的组合。

朗说:“我们希望人们来这里不仅仅只是来参加一场音乐会。”图片版权:Lauren Lancast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但他说,他很清楚他想把伍德斯托克 50 周年音乐节办成什么样:一场大型的周末露营盛会,有音乐、电影节目、演讲,还有与 HeadCount(一个为年轻人进行选民登记的组织)等组织的合作。

“科切拉音乐节(Coachella)有它自己的魅力,波纳罗音乐节(Bonnaroo)和 Lollapalooza 音乐节也一样,”朗说。“但我认为,它们都错过了改变世界的机会:这些音乐节本应是参与社会活动和培养思想的完美场所。”

“我们希望,人们来这里不仅仅只是来参加一场音乐会,”他还说,“许多乐队都有望为此添砖加瓦,他们可以鼓励人们站出来,说出自己的想法,出来投票。如果没有能代表他们感受的候选人,他们可以找一个,或者干脆自己参选。”

然而,鼓励人们积极参与社会行动的行动主义本就是许多音乐节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环境可持续发展是波纳罗音乐节的核心概念;今年 Jay-Z 在费城举办的 Made in America Festival 音乐节则设有“公益村”(Cause Village),约 56 个慈善和活动组织参与其中。

伍德斯托克 50 周年音乐节将在沃特金斯峡谷国际赛马场周围的场地举行。1973 年,Summer Jam 音乐节曾在这里举办,当时 Grateful Dead 乐队、Allman Brothers 乐队和 Band 乐队吸引了约 60 万观众。近期,Phish 乐队举办的两场音乐节也选择了这里作为场地。

伍德斯托克 50 周年音乐节设有三个主舞台和三个较小的“社区”。据郎所言,这些“社区”都有自己的美食和节目。

至于门票,朗和他的团队目前还在推进相关事宜。不过,他们预期最多可以销售约 10 万张三日通票。届时,大多数参与者都会在现场露营。

伍德斯托克 50 周年音乐节的 logo

和其他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周年纪念活动一样,伍德斯托克 50 周年音乐节也将利用多种媒介形式展开庆祝。根据计划,音乐节上会有书籍、专辑和一部 PBS 纪录片。不过,和此前 1994 年至 1999 年间朗与合作伙伴携手举办的伍德斯托克周年纪念音乐会不同的是,这一次活动将面临全美各地大型音乐节的激烈竞争。

科切拉音乐节、Lollapalooza 音乐节和波纳罗音乐节是目前美国高度发展的三个最大的音乐节品牌,它们对观众有很强的吸引力,门票往往能够提前销售一空。例如上周,科切拉音乐节的双周末套票开售仅几个小时就被一抢而空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还有一个竞争对手:伯特利·伍兹音乐文化节(Bethel Woods Music and Culture Festival)。这场音乐节选择的举办时间和伍德斯托克 50 周年音乐节是同一个周末,“TED 风格的演讲”也是它的特色。伯特利·伍兹音乐文化节将在其原址举办,距离伍德斯托克镇约 60 英里。(沃特金斯峡谷更远一点,在伊萨卡[Ithaca]以西约 30 英里。)

而许多经常去参加音乐节的人担心的另一个问题在于,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这个名号是否已经被 1999 年那场音乐节给玷污了——火灾、骚乱和性侵事件毁掉了那场音乐节。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名号没有受到损伤,”朗表示。“说真的,1999 年那场音乐节更像是一场 MTV 盛会,而不像是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我有一定的责任。在音乐界那也是一段愤怒的岁月。”

接下来一个问题是开展音乐活动业务的公司的整合与合并。尤其是过去几年,Live Nation 和 AEG 两家公司一直在竞相预定大型巡演,这类整合与合并变得越来越多了。Live Nation 是伯特利·伍兹音乐文化节的合作伙伴。

“1999 年起,这一行彻底改变了,”音乐活动推广资深人士约翰·谢尔(John Scher)表示,“1969 年那种创业精神早就不复存在了。”他是朗举办 1994 年和 1999 年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时的合作伙伴。

朗拒绝谈论伍德斯托克 50 周年音乐节的预算,不过这种规模的音乐节通常光是请人就要花几千万美元。

“1969 年我们请人一共就花了 13.5 万美元,”朗说,“时代变了。”

本次音乐节赞助方为日本广告巨头电通集团旗下的电通安吉斯(Dentsu Aegis Network),电通安吉斯下属的各大广告机构将会参与市场营销与赞助权益销售工作。

伍德斯托克 50 周年音乐节的优势在于,这是一场“官方”活动。朗现在依然是伍德斯托克集团(Woodstock Ventures)的合伙人,这家公司掌控着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商标权以及各种周边产品的许可权。而朗一直以来关系最亲近的是集团旗下的伍德斯托克大麻公司(Woodstock Cannabis)。

朗笑着说:“大麻一直都存在于我们的基因之中。”1966 年他开的第一家商业公司是迈阿密椰树林区(Coconut Grove)一家帽子店。

一同创办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年轻人(乔尔·罗斯曼[Joel Rosenman]、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和阿蒂·科恩菲尔德[Artie Kornfeld])中,罗伯茨家族(罗伯茨本人已于 2001 年逝世)和罗斯曼现在也还是伍德斯托克集团的合伙人。朗表示,科恩菲尔德未来会作为顾问和“精神导师”回到集团。

商品销售,尤其带伍德斯托克原创的鸟和吉他 logo 的商品,提供了一个衡量伍德斯托克品牌吸引力的指标。Epic Rights 公司经营销售伍德斯托克官方商品已有 15 年之久,公司首席执行官戴尔·福拉诺(Dell Furano)表示,他预计 2019 年伍德斯托克授权产品的销售额将达到非周年纪念年份的四到五倍,超过 1 亿美元。

“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扎染产品。儿童用品、宠物狗用品、扬声器、酒、大麻都有,”福拉诺在接受采访时称,“我们可以吸引各个年龄段的人。”

1969 年,泥土、扎染和理想主义催化了首届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承诺给观众的体验:长达三天的和平与音乐。朗表示,当下政治环境的分歧需要他们再举办一次这样的活动。

他说:“现在似乎就是再办一场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提醒人们的绝佳时机。”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为电影《制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剧照,来自豆瓣电影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伍德斯托克
  • 音乐节
  • Woodstock
  • 美国
  • 音乐
  • Michael 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