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娱乐
  • 动画

这部 R 级动画有数百个画作彩蛋,是艺术版“头号玩家”

用致敬名画的方式讲一个刺激的偷盗故事

Ruben Brandt, Collector 是一部拿到动画安妮奖提名且入围了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初选名单的电影,也是南斯拉夫出生的导演米洛拉·科斯蒂奇的处女作。R 级、暴力、超现实,最让人瞩目的是,本片致敬了数百幅名画和名片,堪称动画版的《头号玩家》。

电影拥有一个通俗的偷盗类(heist)剧情外壳:心理治疗师鲁本在梦境中饱受妖魔化名画的侵扰,蒙娜丽莎、维纳斯都变成了骇人的怪物。为了脱离梦魇,鲁本决定偷走所有入侵他梦境的名画,于是联合了四位身怀绝技的伙伴偷遍了卢浮宫、泰特美术馆等知名博物馆,变成了臭名昭著的艺术品通缉犯“收藏家”。

科斯蒂奇是画家出身,目前居住在布达佩斯。他在和 Wrap 的访谈中提到,电影灵感来自于 2010 年他完成的一幅女子肖像草稿。“画完了我就知道她的名字是 Mimi,是个会玩杂技的窃贼和蛇蝎美人,有一张美丽的马脸和长颈鹿似的脖子”。

他想象这个人物出现在一部关于艺术的电影里,但觉得还不够劲。“也许你可以拍一部关于艺术的爱情片,但最好是犯罪片,这意味着你的主角可以是个为了钱专偷名画的惯偷……但是不!我们可以让它更有趣一点,用上心理学元素,主角偷窃是因为噩梦缠身,那些梦境怪物并不来自于希罗尼穆斯·博斯和戈雅,我偏偏要让波提切利的维纳斯化身水怪。”

鲁本的生活会在现实和梦境中交替前行,这就给了导演足够的空间塞入狂野的想象。传统的偷盗剧情和动作场景,又给予了电影商业性的元素,迎合了普通观众的需求。

“这是一个多层故事,第一层是为普通观众准备的犯罪故事,下面涉及到复杂的心理层面,像是拥有多种韵律和动作的编舞。”

“致敬”是电影最关键的元素之一,无论是某些经典场景——比如埃德沃德·迈布里奇的马、卢米埃兄弟的《火车进站》、在列车上从梦中醒来(《盗梦空间》)、镜头跟随主角跳入一扇窗户(《谍影重重》)等等,还是灵感源自超现实主义和立体主义的角色设计——上百个完整或是不完整的奇形怪状角色保证了几乎所有场景的超现实感,人脸是清晰的同时性视像的表达(将物体多个角度的不同视像结合在同一形象上),这部被导演形容为“声音和视觉交响曲”的动画,名画和知名电影致敬多达数百处。

导演指出了构成剧情主线的 13 部画作,其中包括弗雷德里克·巴奇耶的《雷诺阿的画像》、梵高的《邮递员鲁兰》、安迪·沃霍尔的《双面猫王》等。这些画作刺激了他的想象,让他设计出了一些剧情,比如《双面猫王》让他制作了对决场景;在另一些时候,他又根据剧情去找对应的画。

不过科斯蒂奇强调,这部电影也没想让观众专注于找彩蛋,他只希望他们没觉得无聊,而且对情节感兴趣。“我不想说教或是跟年轻一代科普‘嘿,这就是艺术’。得了吧,艺术没那么严肃。”

题图来自 IMDb

  • 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