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instagram
  • 直播

#Cover:手机直播如何塑造了政治宣讲,以及催生政治网红

当网红政客变多,人们将不可避免地怀疑——这些人设是真的吗?

如今在 Instagram 上直播的不仅是各界网红,还有意图获取选民支持的政客。他们直播做奶酪汉堡在光鲜亮丽的厨房里挤柠檬汁一边在镜头前开启啤酒一边轻描淡写地宣布自己将竞选下一任总统

《大西洋月刊》指出,这可能是公民们必须要慢慢接受的未来——往常严肃的政治宣讲现在正通过移动端直播放送,再点缀以人人喜爱的 DIY 内容,获取着最高的关注度。

政治交流在退化。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政治语言变得越来越随性日常,那些掌握了在新平台上与选民沟通技巧的政客,明显比没能利用新技术的对手抢占了先机。

政治是文化的下游,而政治文化又由媒体技术塑形,公众消费政治宣讲的方式决定了宣讲内容本身。而这种消费方式的进化,正是伴随着政治体制的成熟和技术进步缓缓开展。

总统演讲的复杂度自美国建国至今是逐年下降的。建国之初,乔治·华盛顿的就职演说运用了种种复杂句式和华丽礼貌的辞藻,他当时也并不在乎有多少普通人能理解,因为现场并没有普通人出席倾听——演说是在纽约的联邦大楼里进行的,台下全是白男精英。1900 年左右的总统演说水平相当于大学难度,到了 1930 年,复杂度就降至了中学水平,而到了今天,任何一个 6 年级儿童都能毫不费力地理解那些内容。

造就了这一结果的正是选举权的扩大和传播技术的提高。1913 年的第十七修正案规定了参议员的直接选举、 1920 年的第十九修正案赋予了妇女投票权;而在接下来的 10 年中,广播电台普及,进驻了几乎 50% 的美国家庭,让总统的声音可以抵达千家万户——1923 年,柯立芝总统首次通过广播发布演说,有 100 万美国人收听了演讲,接着是罗斯福震撼世界的炉边谈话,也是通过广播传遍全美,艾森豪威尔则是第一个出现在电视荧幕上的总统,肯尼迪则在电视时代统治了媒体。

如今电视时代已经结束,人们退出了电视付费项目,转投流媒体、社交网站和直播平台。特朗普简短的吐槽和冒犯言论正和推特适配,Insta Live 则成了最火的政客表演平台,其 10 亿月活用户比任何媒体渠道都有人气。况且和传统电视的高品质制作相比,instagram 和 Youtube 还具备一个优点——它看起来平易近人,试图拉近播主和观众的关系,传递出“在我身上找你自己”的信息。

传统政客需要无数公关稿替自己塑造一个“人设”,而利用 Instagram 的政坛新星们,比如拥有 160 万粉的众议员 Alexandria Ocasio-Cortez,先天就具备了亲民优势,她会上传做饭照片,也会吐槽一些重要场合演变成的游说大会,她看起来站在“我们”这一边,让选民一窥那个破碎的政治系统,让人们的参政感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如果说肯尼迪和里根是电视巨星,那么 Ocasio-Cortez 可以成为更多:电视节目、新闻和党派活动三位一体。

这种全新的交流方式将改变政客们说话的方式,也会改变选民们评估演讲、寻找领袖的标准。想要游刃有余地和直播观众交流,政客们必须做好功课去弄清网络热门梗,以自然的方式拉近和观众的距离。简单地说,就是要成为网红。

但这又会带来新的问题。智能机政治也许会催生一批擅长塑造人设的政客,大选中不但会有政见相撞,还会有互相戳穿人设的戏剧性场面出现,这可能会将人们的注意力从真正关键的政策问题上移开,转而去思考——他们的人设是真的吗?

题图来自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instagram 截图

  • instagram
  • 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