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学前教育
  • 儿童
  • 美国
  • 经济学人
  • 丹麦

#Cover:学前教育在各国越来越被重视,但不少地方得付出高额成本

丹麦人不会因为想争取更好的托儿所花上大把钞票,那是因为在自家附近的公立机构的教育水平就足够好了。

1 月 7 日为新任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宣誓就职的日子,在竞选期间,他曾向选民保证将加大对儿童学前教育以及托育项目的重视。

《旧金山纪事报》称,加文·纽森计划在接下来的预算提案当中,提出拨款 18 亿美元加强学前教育以弥补贫富家庭儿童之间的差距。

2018 年 12 月 28 日,日本政府也针对幼儿教育与高等教育做出重要决策。自 2019 年 10 月开始,凡是 3-5 岁的儿童全面免费接受幼儿教育,0-2 岁的则是以低收入户为实施免费优惠的对象。至于高等教育免费化决定从 2020 年度开始,并针对低收入户家庭的学生发放不需要偿还的补贴型奖学金。

显然幼儿教育的议题,在不同国家都引起一定程度的重视。

《经济学人》最新一期的专题里,就分析各国在学前教育的补助政策的差异,以及分析各地方政府为何开始加强学前教育。

根据统计,2017 年一名华盛顿特区的孩童在学前教育的平均支出费用为 1.7 万美元(约 11.6 万人民币),远超过全美的平均支出 5000 美元(约 3.4 万人民币),但这与 2002 年的平均支出相比又有些下降,主要就是因为不同地方开始重视学前教育补助政策。然而,全美各地还是有 7 个州完全没有相关的补助政策。

欧洲国家近几年也开始加强学前教育。以英国来说,他们在几年前就针对双薪家庭推出每周 15 小时的免费托育服务,而 3-4 岁的孩子则可以享有每周 30 个小时的免费托育。

位于伦敦的一所公立幼儿园“凯特格林纳威幼儿园”,除了招收 3-4 岁的孩子,也为 6 个月到 3 岁的孩子提供资助名额,负责人菲奥娜·戈弗雷(Fiona Godfrey)告诉《经济学人》,低龄儿童的入学需求非常大。

“凯特格林纳威幼儿园”每周的费用介于 125 英镑(约 1094 人民币)至 300 英镑(约 2627 人民币)之间,确切费用取决于父母的收入。

这还只是公立幼儿园的费用,私立幼儿园的费用昂贵许多。根据统计,英国孩童的学前教育支出费用依然占每个家庭的收入比例最高,超过 30%。而许多英国妇女也认为,每周 30 个小时的免费托育补助,依然低于父母的每周全职工作的时间。

德国政府近期则是大量增加幼儿看护场所的数量,尽管提供的服务并不完善。一名柏林托儿所负责人 Sabine Bermann 说,任何一名家长都应该享有把一岁孩童托育在适当场所的权利。但现实的状况是,那些好的托儿所,总是有一大堆孩童正等待入学。

北欧国家对学前教育的补助则是启动的更早。

奥尔胡斯大学(Aarhus University)的教育学教授夏洛特·林莫斯(Charlotte Ringsmose)表示,大约 40 年前,丹麦和其他北欧国家就已经针对幼儿照顾的议题展开激烈的辩论,最终决定全面普及学前教育。

目前丹麦的 3-6 岁的孩童于托儿所或幼儿园的入学率为 98%。而丹麦的托儿所更注重是让孩童自由玩耍而不是提前上正规教育。

无论是来自什么家庭的孩子都可以免费上学,而丹麦人也不会因为想争取更好的儿童托育场所花上大把钞票,那是因为在自家附近的公立机构的教育水平就足够好了。

一项统计也显示,丹麦与其他北欧国家的生育率与女性劳动力,持续高于全欧的平均水平,这或许并非纯属巧合。

尽管是如此普及的学前教育,依然受到质疑。去年,丹麦政府提出一项立法,要求贫困社区里的移民儿童从一岁起每周一定要上 25 个小时的日托。这项提案引发强加意识形态的争议。

到底学前教育可以对孩童带来哪些影响,不同教育学派也有不同观点。

芝加哥大学的教授詹姆斯·赫克曼以投资报酬率的角度看待学前教育。他认为,政府在学前教育的投资,对个人和整个社会都有回报。

詹姆斯·赫克曼公布几十年前就开始的两项针对贫困家庭儿童的长期研究当作论证,密歇根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的学前项目研究结果显示,只要为这些孩子提供额外的教育支持,不仅在学业成绩上有回报,而且在社会和经济成果上也有回报:更好的健康、更少的贫困、更少的犯罪。

赫克曼和他的同事也评估其他美国学前教育项目,他认为这些教育协助孩童培养了在往后生活中的社交和情感技能。

至于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伊莎贝尔·索希尔(Isabel Sawhill)和昆汀·卡皮罗(Quentin Karpilow)则挑选一群美国孩童,对他们进行长期追踪。

他们发现,如果有良好的干预措施,像是给父母提供建议,或是为陷入困境的孩童提供支持,能大大提高弱势孩童长大后晋升为中产阶级的机会。

至于上海,学前教育市场的竞争更为激烈,当地的家庭可以获得一些费用上的补助,但对于其他人来说,最贵的费用可能会高达 1.5 万人民币一个月。

海富幼儿园是一家招收 2-6 岁中外籍孩童的学前教育机构,校长斯蒂芬·沃尔什(Stephen Walshe)则表示他们的昂贵费用主要是因为能提供孩童获得双语、双文化的教学环境,甚至还为 5-6 岁儿童提供哲学课程。

而这对于一些富裕的中国父母来说,意味着抢占先机,并且确保他们的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点。


题图来自 Alyssa Stevenson on Unsplash

  • 学前教育
  • 儿童
  • 美国
  • 经济学人
  • 丹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