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财务造假
  • 长园集团
  • 格力

一家曾被李嘉诚、董明珠抢着投资的公司,现在财务造假曝光了

长园集团,在子公司两条生产线运作两年后才发现它们没有开工和回款。

长园集团一直是吸引各路资本争夺的公司,成立不久后就获得李嘉诚长达十几年的投资,连同为上市公司的沃尔核材、格力都有过收购它的计划。但在 12 月 24 日,长园旗下重要的子公司长园和鹰曝光了大规模的财务造假

长园集团原本主营业务是热缩材料制造,李嘉诚旗下的长和投资在 1996 年就控股了这家公司,上市后,长和从 2011 年起不断抛售长园的股份,在 2014 年完全清仓。而长园也开始增加新业务,试图保持增长,通过一系列收购,进入智能制造、新能源汽车、智能电网业。2015-2017 年,长园营收分别为 41.6 亿、58.5 亿、74.3 亿元,净利润为 4.8 亿、6.4 亿、11.4 亿元。

这样的业务多元化、利润稳定增长,吸引了产业资本的青睐。

在李嘉诚退出后,沃尔核材尝试控股长园、格力集团尝试入股长园,但都没成功。

沃尔核材也是上市公司,它的主营业务为高分子核辐射改性新材料及系列电子、电线新产品的研发、制造和销售,跟长园集团是竞争对手,而且上市时间比长园晚、市值也只有长园一半左右。但沃尔核材的野心却不小,从 2014 年就开始不断买入长园的股票,到 6 月份,沃尔用了接近 6 亿买了长园 6.72%股份。但这种缓慢的收购方式为长园击退收购留下了充足时间。

长园核心管理层亲自出资,同时拉到了复星旗下的复星高科,一起增持公司股份,合计持有 8.21%股份,超过了沃尔核材的 6.72%。然后长园立刻开股东大会修改公司章程。根据新章程,长园集团的大股东即使持股比例再高,也只能拿到董事会 9 个席位里的 4 个席位。也就是说,大股东在董事会的席位绝不可能超过半数。

这使得 2014 年 10 月沃尔核材持股比例上升即使达到了 16.72%,成为第一大股东,但也只获得了一个独董席位和一个非独董席位,长园的管理层暂时保住了控制权。

但是,沃尔核材还在不断增持,到 2015 年 6 月,持股已经达到 27%,距离强制要约收购线只有一步之遥。况且即使不强制收购,只要在下一次股东大会上,沃尔核材提议修改公司章程,而且还能获得三分之二的股东表决权支持的话,一切也都会反转。加上 2015 年牛市来了,复星高科也开始减持。为免夜长梦多,长园的管理层开始通过不断的收购来摊薄沃尔核材的持股比例。

长园先后用 7.2 亿收购了电解液添加剂公司华盛精化的 80%股权、17.2 亿收购了智能工厂装备供应商运泰利的 100%股权、18.8 亿收购了服装自动化设备供应商和鹰实业发展(后更名为“长园和鹰”)80%的股权。在一系列资本运作后,长园核心管理层对公司的持股比例是 24.21%,沃尔核材的持股比例是 24.07%。

今年年初,深圳证券期货业纠纷调解中心出面组织长园、沃尔达成和解协议,长园向沃尔出售部分资产,并不再从事与沃尔核材业务有竞争关系的业务;沃尔则需要减持部分股份,并不再买入长园股份,且需要对经长园集团董事会审议通过的议案都投赞成票。

没想到,几个月后,轮到格力集团看上了长园的新能源汽车业务,提出以 52 亿收购 22.5%股份的计划,如果成功,将成为长园的第二大股东。但这桩交易最终不了了之。

而这次曝出财务造假的长园和鹰,正是此前为了摊薄沃尔核材持股比例而收购的公司。

长园和鹰在 2017 年的收入、利润分别占长园集团相应财务指标的 13.05%、15.85%。但直到最近长园集团亲自走访长园和鹰的 3 条智能工厂设备生产线,才发现山东昊宝项目、上海峰龙项目都没开工,只有安徽红爱项目部分设备在运转。而且,尽管长园和鹰此前 2016 年确认的营业收入为 1.69 亿元、营业利润 0.6 亿元,2017 年确认的营业收入 3.07 亿元、营业利润 1.42 亿元,但长园集团仅在 2016 年收到 7453.58 万元回款。

这就是一个一家被多路资本看中、不断想收购的公司,其管理层利用出色的资本运作手段化解了多次控制权旁落的危机,但却过了快两年才察觉子公司没有开工、没有回款的中国资本市场故事。


题图来源:Pixabay

  • 财务造假
  • 长园集团
  • 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