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棕榈油
  • 泥炭地
  • 加里曼丹
  • 印尼
  • 生物燃料
  • 生物柴油
  • 气候变化
  • 红毛猩猩
  • 森林

印尼棕榈疯狂扩张背后的环境问题,比公益广告里说的更复杂

纸面上美好的减排愿望,在真实世界中却可能适得其反。

英国零售连锁品牌 Iceland 在 11 月上旬上线了一则动画广告,描绘一个女孩得知婆罗洲和苏门答腊特有的红毛猩猩(orangutan)赖以生存的森林因为人类大规模种植棕榈树以生产棕榈油而遭到砍伐,因此决定帮助它把棕榈油与毁林之间的关联广而告之。

片尾字幕写道:“献给我们每天失去的 25 只红毛猩猩,我们将在所有自有品牌产品中去除棕榈油,直到所有棕榈油都不再带来热带雨林的破坏。”

这则时长一分半钟、由影星艾玛·汤普森(Emma Thompson)配音的广告在上线的第四天就获得了 1300 万次的观看量。Iceland 原本有意在圣诞期间在电视上播出它,却被英国商业广告监管机构拦下,认为这违反了政治广告规定,因为它的最初制作方是环保团体绿色和平,Iceland 只不过是换了下 logo。随即,在 change.org 上出现了一则请愿,要求解除对广告的播出禁令,目前已有超过 100 万人联署。

Iceland 抵制棕榈油广告短片截图
Iceland 抵制棕榈油广告短片截图 
Iceland 抵制棕榈油广告短片截图 
Iceland 抵制棕榈油广告短片截图 
Iceland 抵制棕榈油广告短片截图 
Iceland 抵制棕榈油广告短片截图 
Iceland 抵制棕榈油广告短片截图 

这则热门广告传递了清晰的抵制所有含有棕榈油的产品的信号,很可能会改变为数众多的在意伦理消费的消费者的购买选择。

但是,The Conversation 在上月中旬的一篇文章引用了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Nature)的论文,指出抵制棕榈油产品并不会遏制农业扩张对东南亚雨林和动物的影响,而只会让其他油料作物替代棕榈,将问题转移到别处的森林,并且影响可能更为严重。

最可能替代棕榈的油料作物是大豆,它在世界范围内的主产区临近亚马逊雨林,而由于大豆的单位土地产油量只有棕榈的 1/10~1/4,因此如果大豆替代棕榈,那么不仅会造成亚马逊雨林的毁林,而且破坏的面积要比保护下来的东南亚热带雨林更大。

但这篇论文的前提是,人们不会在抵制毁林棕榈的同时,也抵制毁林大豆,虽然这确实发生过,并促成了一项“大豆暂禁令”(Soy Moratorium)的实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亚马逊地区的大豆种植。

但不管怎样,The Conversation 的文章提出,要解决棕榈毁林,更好的办法不是抵制,而是认证——确认哪些棕榈油来自可持续的生产方式,并进行标注。它同时指出,当前世界上所使用的棕榈油的认证率非常低,只有不到 20%。

但是,在The Conversation 文章发表之后不到一周,《纽约时报》发布了一篇和非营利调查报道机构 ProPublica 合作的关于印尼棕榈毁林的特写报道,揭示出这个问题的新的维度,让相关的讨论变得更加复杂,它指出了棕榈独有的问题,使之无法化约为和大豆一样的油料作物,将它们的问题归为同样的问题。

报道指出,在 21 世纪最初十年,美国和欧洲国家为了减少碳排放,陆续立法引入生物柴油(biodiesel),它们或是完全来自于植物油,或者是添加了植物油。这些植物油主要是大豆油和棕榈油。结果,这项政策通过两种途径导致了印尼棕榈大扩张。其一是,在国内农业利益集团的游说下,美国优先使用国产大豆生产生物柴油,这导致来自大豆的食用油供应不足,因此美国开始大量进口棕榈油用于食品,其二是,直接进口大量印尼棕榈用于生物柴油生产。

根据美国政策制定者的想法,生物柴油可以使车辆的碳排放降到汽油的水平,更加环保,而与此同时,棕榈在生长的过程中还可以吸收二氧化碳,因此可以进一步减排。但他们没有考虑一个重要的因素——土地利用的改变也会增加碳排放,而且可以达到失控的程度。

为了供应全球生物燃料生产对棕榈油的陡增的需求,印尼的加里曼丹地区(婆罗洲的印尼部分)大量的森林被毁,变成没有生物多样性的棕榈种植园。让事情更糟糕的是,所毁掉的不是一般的森林,而是泥炭地(peatland)森林。泥炭地是一种特殊的沼泽,里面充满了大量未被充分降解的、黑色富碳腐殖质,这里存储着大量没有被释放进入大气的碳。报道写道:由于泥炭地强大的储碳能力,使泥炭地雨林的储碳能力达到一般的热带雨林的 12 倍。而对加里曼丹泥潭森林的破坏所释放出的碳,相当于整个美国加州,或是 72 座大型煤电厂全年的排放量。

不仅如此,放火焚烧是大规模毁林的常用方法,这不仅额外产生了大量碳排放,而且在 2015 年火势失控成为巨大的山火,产生的刺激性雾霾(haze)据估计导致 10 万人过早死亡。

报道援引一家 NGO 的估算,如果考虑毁林带来的排放,那么生物柴油的碳排放量相当于普通柴油的 4 倍。

印尼政府名义上从 2011 年开始采取措施保护泥炭地,新加坡丰益国际(Wilmar)等主要的棕榈油企业签署了协议避免使用泥炭地生产棕榈,但是报道发现,事实上毁林以各种合法和非法途径持续至今。

于是报道揭示了气候行动可能陷入的一种荒诞境地——只顾本国的减排目标而不管其全球影响的减排政策,在纸面上是环保,但在真实世界中却成为一场灾难。而这不仅仅是美国的问题。

一位印尼发展官员告诉报道作者、记者 Abrahm Lustgarten:“美国不仅是一个市场,而且能设置全球议程。”跟随美国的议程,印尼在 2016 年也开始要求本国燃料中添加 20% 生物燃料,并在今年 8 月扩展至火车和发电,并从 9 月起强制所有车辆和重型机械使用混合了生物柴油的燃料

政府官员对此的解释是:印尼只有向可再生能源转型,才能实现它根据《巴黎协定》制定的减排目标。


题图为 Iceland 抵制棕榈油广告短片截图

  • 棕榈油
  • 泥炭地
  • 加里曼丹
  • 印尼
  • 生物燃料
  • 生物柴油
  • 气候变化
  • 红毛猩猩
  • 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