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教育
  • 阶级
  • 英国

#Cover: 隐形开支之下,英国引以为傲的免费教育正在慢慢消失?

教育开支缩减的影响比看起来的还要更加深远。

1943 年 3 月,年轻的教育部部长 Rab Butler 在契克斯见到了温斯顿·丘吉尔。据《卫报》回溯,在一场周末的单独会面期间,丘吉尔坐在四柱床上靠着枕头,戴着睡帽,脚上还有一只大猫,签署了著名的 1944 年教育法案。

后来,丘吉尔在一次对全国的无线电广播中称,该法案是“负责任的政府曾经尝试过的最好的改善教育计划”。

70 多年过去,这部教育法的遗产仍然被广泛认可——免费的小学和中学教育作为公民权利生而有之。此前,大多数学生都会在 14 岁时就离开学校,而 Butler 的新法强制将义务教育年龄提升到 15 岁,禁止公立学校对此收取任何费用,并且将教会学校纳入了国家体系。

作为一个国家教育体系,尽管地方享有变革权,教育法为英国的社会流动提供了真正的机会。而在这部法案的 75 周年之际,它正被前所未有地重新提起。

《卫报》专栏作家 Afua Hirsch 评论认为,在英国脱欧的背景下,维护了战后秩序的这个基本支柱正在被悄然侵蚀。

据 11 月初的一篇报道,英国家长正越来越多地被要求向他们孩子的学校捐款。调查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家长( 43 %)被要求为他们孩子的学校做出定期的经济贡献,两年前这一比例为 37 %。超过三分之一( 36 %)的人表示他们捐款( 2016 年为 29 %), 11 %的人每月捐款超过 30 英镑。

家长们也越来越意识到学校的削减成本措施,其中的手段五花八门,有的被要求支付参加音乐会和运动日等活动的费用,有的被要求提供文具、书籍、胶水笔甚至卫生纸等必需品。越来越多的报告指出,教学助理( TAs )已经被削减,上学的时间缩短了,许多人表示曾经免费的社团活动现在必须付费。

“我见过的一封信要求父母每个月为每个学生支付 12.50 英镑的费用,或者每年支付 150 英镑的一次性费用……其他学校则要求每月 50 英镑,所以这实际上已经打了折扣。” Hirsch 表示。

今年年中以来,这股愤怒的情绪变得愈发高涨,政府对公共领域的预算缩减成为矛盾的核心之一。 10 月,收集了 34000 个家长签名的请愿书被递交给教育部长 Damian Hinds ,要求政府为学校提供更多的资金。

不仅如此,资金缺乏的学校,面对需要表现出高绩效的压力,正在建立一个双层体系。

英国的教育监管局 Ofsted 负责人 Amanda Spielman 曾表示,自 2005 年以来,有近 500 所公立学校在每次 Ofsted 检查中都被评为不足或需要改进。其中,为了达到良好的绩效,许多小学实际上暂停了他们最后一年的学习,专注于统一的年终测试。

Hirsch 走访发现,在一些学校学生在最后一年里只学习数学和英语。而那些没有希望通过考试的孩子则被拉到一个哑剧班,以便表现更好的学生可以继续不受干扰地学习。

对学生进行等级分层长期被诟病为对公平教育的破坏,也会对学生的潜力造成无可估量的破坏。

上世纪 40 年代,英国曾有一批语法学校,将最优秀的教学资源投注在被认为更有能力的学生身上。但如今,教学资金和学校预算的紧张让这种分层进入了现实——因为学校无法为所有人都提供丰富的素质和文化教育。

从一个更高的视角看,曾经促进了社会流动的教育法的确正在失去其精神本质,甚至开始后退。

在教育资源自行分层的情况下,一些“精英学校”逐渐形成。在那里,学生可以负担得起校外旅行和高级社团,一所州立学校最近就为那些有能力支付费用的学生组织了一次 3000 英镑的东南亚婆罗洲之旅

而家长和学校之间逐渐加强的财政利益关系,也会潜在地带来教育优劣的差别,比如入学招生的公平与否。而这,还是在不提及英国公立和私立学校之间巨大的资金差距情况之前。

题图来源于Pexel

  • 教育
  • 阶级
  • 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