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人口
  • 生育率

女性生育数量较 70 年前减半,全球人口总量或将迎来拐点 | 好奇心小数据

当这个数字下降到 2.1 时,人口将最终开始缩减。

全球女性在育龄内生产后代的平均数比 70 年前降了一半——这是《柳叶刀》刊登的《195 个国家地区人口与生育率报告》“最让人吃惊”的结论。

这份报告追踪了 1950 - 2017 年 195 个国家地区的妇女生育率变化趋势,结合死亡率、人口、移民数据等绘制了人口模型图。研究发现,将近半数的国家正面临着和“婴儿潮”(baby boom)相对的“婴儿低谷”(baby bust)问题,即出生的婴儿数量不足以维持现有人口规模——虽然这个结论并不新,但报告列出的一些发现体现出了极端的变化。

报告中一个关键的指标是总和生育率(Total Fertility Rate),它指一个人口中的女性在育龄(10-54 岁)内预期生下孩子的平均数。它与出生率(Birth Rate)是不同的概念,后者指一定时期内出生人数占每千人的比例。

在 1950 年,女性在一生中平均生下 4.7 个孩子,到了 2017 年这个数字降至 2.4,即减少了 49.4%;低龄母亲正在减少,每 1000 名女性中,由10-19 岁妈妈生产的孩童数量从 37 降至 22;尽管 195 个国家和地区之间的总和生育率存在悬殊的地域差异 —— 从 1.0(塞浦路斯)到 7.1(尼日尔) —— 但总和生育率下降是它们都在经历的。

研究还提出一个跟全球人口总数有关的拐点数字,2.1。即如果生育率低于 2.1,人口将最终开始缩水。1950 年时,没有一个国家低于 2.1,如今却有近半数面临这样的危机。报告作者之一、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机构的克里斯托弗·穆雷教授对 BBC 说,“我们已经达到了一个分水岭,一半国家的生育率都在人口替代率(replacement rate,指为了维持人口规模不变所需要的生育率)之下,如果什么都不管,那些国家的人口注定要下滑,这是一个重要的拐点。即便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也很震撼,没想到会是半数国家。”

全球大部分地区 30 岁以上女性的生育率已经低于 1。其中,中国中部和北部的生育率低于 0.5;中国剩余地区、欧美大部分地区在 0.5-0.99 之间;南美生育率最高的玻利维亚和秘鲁,生育率落在 1-1.49 区间;生育率超过 2 的地区基本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拉高了全球平均水平。已经有 33 个国家在 2010 - 2017 年间进入了人口负增长,它们多数分布在中欧、东欧和西欧。

虽然生育率在下降,但是全球人口总数仍在增长,只是趋势肉眼可见地有所平缓。2017 年的世界总人口比 1950 年增加了 197.2%,达到 76 亿人,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数据;全球人口增长率在 1950-1964 年上升,1964 年达到峰值 2.0%,之后趋于平缓并从 1970 年左右开始下降,直到 2017 年降至 1.1%。东亚巨头控制人口是关键原因之一,部分地区的增长率从 1963 年的 2.5% 降至 2017 年的 0.7%。

下图显示了中国和印度在抑制增长方面做出的“努力”。在计划生育的干涉下,两个国家在 1965 年前后迎来了生育率的大幅下滑。不同的是,印度的曲线坡度较缓,下降速度均匀;中国在 1965 - 1980 年完成剧变,并在 2000 年后有所恢复并上升。

除了国家层面的人工干涉外,生育率下降的原因也被诸多媒体列举了不少:

生育动机方面,农业向城市生活的变迁意味着家庭不再需要更多孩子参与劳动;城市生活提高了养育孩子的成本,人们因经济压力选择推迟或放弃生育;人们对性的需求甚至也降低了

避孕手段增多,成功率也在变高;医疗系统的完善让婴儿死亡率降低,妇女不再需要多次生产。

还有晚婚。WHO 生育健康与研究部的 James Kiare 博士说,女性普遍结婚的年龄正在提升,而“婚姻在全世界是促进生养小孩的最大驱动力。”

穆雷特别强调的一个因素是,女性受教育程度、参与工作率提高,从而从传统性别角色中解放。“受教育的女性越来越多,她们也更多地参与工作,并且能够得到医疗服务,所以生育率剧降一点都不奇怪,对于年轻女性来说尤其如此。”

世界银行组织的数据似乎佐证了这一观点。全球注册高等教育的女性比重,自 1970 年开始稳步上升,与此同时,全球生育率和人口增长率均开始下降;工作女性占整体劳动力的比值呈上升趋势,在 2005 年达到峰值 39.85%,此后有所下滑,此时也伴随着生育率曲线的变化趋于平缓。

BBC 认为,如果从婴儿死亡率下跌、避孕手段增加、女性地位提升这几点来看,生育率的下滑其实讲述了一个关于“成功”的故事。

只是它的后果可能让很多国家担忧。穆雷说,以后的问题不会关于人口增长,而会关于人口衰减和放松移民策略。

对于想提升生育率的国家而言,鼓励妇女生育的政策通常会失败。比如在生育率降至历史最低的韩国(0.96),企业的高压工作和严格科层制让年轻人始终高度紧张,高房价抑制了生育欲望,严重的性别歧视则使女性为了工作的稳定性将生育推到一边。韩国政府曾发布“生育地图”,鼓励人们向生育率高的“模范区”效仿,但是招致反感,被认为是想将个体当做牲口。全球范围内,为家庭提供经济补偿被证明是个没什么效果的办法,一些发达欧洲城市阻止不了负增长也应证了这点。

如果当前的趋势延续,不可避免的人口老龄化将让全球社会无法支撑。报告认为,受影响最深的国家需要考虑增加移民人口,但这又可能导致新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从全球层面去考虑,“移民”这个解决方案是不存在的。

可以肯定的是,各国社会必须要对可能到来的人口剧变做好准备。“人口影响着生活的方方面面,” 牛津大学人口老龄化研究机构院长 George Leeson 教授说,“你探头出窗看看,街上的人、房子、交通、消费,无一不是受人口驱动……我们的一切计划也非全由人数驱动,还有年龄结构,这个也在变,而我们还没把它弄明白。”

中国的出生性别比落在 >1.15 区间,是相当显眼的一块红色

另外,中国的状况照例吸引着全球的目光。中国的生育率有所回升,目前停留在 1.5 左右,然而,其出生性别比是全球最高的 1.17,而全球 90% 的区域是小于 1.07。前文所说的 “2.1” 拐点,是建立在发达国家男性出生率略高于女性的基础上,但是当性别比达到了 1.17 时,意味着中国不止需要维持 2.1 的水平才不至于迎来人口缩水。如果中国人口持续进行生产时的性别筛选,那么达到这一目标将会更加困难。

制图:冯秀霞

题图来自《塔利》

  • 人口
  • 生育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