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快餐店
  • 麦当劳
  • 人口红利

美国老年劳动力增速四倍于年轻人,快餐店成这些老人新去处 | 好奇心小数据

青少年看不上零门槛,薪酬低的工作,在老年人眼里成为了一个好差事。

作为一个不需要什么门槛的工作场所,快餐店通常给人的印象是年轻的打工者聚集的地方,然而现在,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戴上了麦当劳或者汉堡王的帽子,取代了年轻的劳动力。

63 岁的 Stevenson Williams 原本是一名建筑工人,退休后因为闲着无聊而跑到连锁快餐店德州炸鸡干起了刷碗的活计,最忙的时候一周得工作 70 小时。他现在成为了一家分店的经理,手下管着 13 个员工。

Williams 说在退休后没多久就厌倦了清闲的生活,“我喜欢在德州炸鸡工作,喜欢这里的氛围和人。”他对《彭博商业周刊》表示。目前美国退休年龄是 65 岁,到 2027 年,退休年龄将上涨至 67 岁。

虽然在大多数人眼里,老人在工作能力上不具备优势,不过对于要求只是洗碗端盘收钱的快餐店,老人完全有能力胜任。在快餐店雇主眼里,老年人对待客人的态度更和善,也不会动辄要求加薪。快餐连锁店甚至在老年中心和 AARP 的网站(一个 50 岁以上美国人的倡导组织)上打起了招聘广告。

而且大部分职场光是在看简历的流程上就会把老年人刷下来,但快餐店这种基本不看简历就能入职的工作如果供给失衡 —— 就业机会增加但愿意去的年轻人变少,反倒对老年人是一个机会。这也是现在正在发生的情况。

67 岁的 Toni Vartinian-Heifner 是一名退休教师。她如今在零售店蜜汁烤火腿公司做兼职。她一般在早上 7 点上班,工作时间为 4-5 小时。她拿着 10 美元的时薪,此外还能以半价卖到店里的吃的。“我喜欢这里工作的社交体验,我觉得我还会干上至少五年。”她说。

美国缺少劳动力吗?美国劳动力人口与非劳动力人口的比值在过去的 10 年里一直维持在 1 以上,生育率也没有明显下滑。理论上它不缺少劳动力。

经济学习惯用生产者/消费者比值来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是否出现人口红利,大于 1 代表提供生产的人多于消费的人,人力不再是稀缺资源,可能会出现几个人争一个职位的情况。企业劳动力成本由此降低,使它们有机会提高投资率和资本存量的增速,从而更有机会提高经营产出, 最终创造更多就业岗位。这几方面相互强化,提振经济,人口红利出现。

美国劳工部的一组数据显示了上面这种相互强化的现象。新增就业机会少于失业人数的情况从 2018 年 3 月开始出现反转,这之后每个月新增就业机会就一直多于失业人数。今年 9 月,美国的失业率降到 3.7%,创下了 50 年以来的新低。瑞士信贷银行在上月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 2018》显示,虽然美国存在很大的贫富差距——今年美国个人财富的中位数是 6.16 万美元、人均财富达到 40.39 万——但是自 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个人财富中位数就重新恢复增长,最近几年的全球经济动荡也没能影响到它。

这些经济利好的数据背后,反而出现了特定领域 —— 比如现在的美国快餐业 —— 劳动力短缺的情况。或者说,不受美国年轻就业人口青睐。

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显示,65-74 岁的劳动力,在 2014-2024 年间的预计年均增速将达到 4.5%,75 岁及以上的劳动力在这段时间里的年均增速达到 6.4%。与之形成对比的是,25-34 岁年龄段劳动力的年均增速只有 0.8%,16-24 岁的劳动力——往往也是快餐店曾经的劳动主力人群——年均还要缩水 1.4%。

这可能是因为人口红利在降低企业劳动力成本的同时,也让初级岗位的薪水缺乏上升空间。而经济向又让教育投资显得有利可图,不想拿低薪的青少年选择学习实现差异化竞争。

2013 年美国失业率达到 7.3% 。根据当时的数据,42% 在饭店和快餐店工作的人年龄在 25 岁以上,至少有一个大学学位。

但最近美国劳工部一份调查显示越来越多的学生群体选择在课余时间继续学习,以谋求获得奖学金。就 16-19 岁学生群体而言,2016 年夏天他们的劳动参与率为 43.2%,相比 1978 年的 71.8% 低了近 30%。

除了学习,另外一种差异化是索性来为自己打工。17 岁的高中生 Gavin Poole 就做起了园艺杂工方面的生意。他用生意赚来的钱付了自己的手机费和租车费。”我希望为未来做好准备,因为就经济上而言,你不知道今后会进入怎么样的状况。”他说。

即使学生真的选择去打工,他们的第一选择也不会是快餐店。《纽约时报》在一篇名为《快餐对于青少年而言是食品,而不是工作》的文章中点出了青少年打工的“鄙视链”:像是星巴克或者盖普这样的地方位于顶层,而麦当劳或者汉堡王只能待在受鄙视的一端。

在青少年眼里,与食物打交道的工作一点都不酷。麦当劳或者汉堡王的工作是与穷困的移民者和老年人联系在一起的。即使快餐店开出的薪资与其他地方相比并不处于劣势,“不酷”的烙印还是让青少年绕道而行。

西北大学的社会学教授 Albert Hunter 表示:“做汉堡(flipping burgers)这个词在流行文化的语境里,引申成为了低端、不需要技能的工作的意思。青少年明白这个词与负面形象的联结。”

另外,快餐店新开数量增速快过青少年劳动力人口增加数,可能也是越来越多老年人出现在店里的原因。《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援引数据表明,1990 年代快餐定的增速只是稍微高于 16-19 岁的青少年增速,这之后,快餐店的增速明显超过了青少年人口的增速。与此同时,进入劳动力市场而被雇佣的青少年越来越少。自 2010 年之后,快餐店的增速几乎是 16-19 岁受到雇佣人群增速的两倍。


制图:冯秀霞

题图来自:142nd Fighter Wing

  • 快餐店
  • 麦当劳
  • 人口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