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智能
  • 纽约时报
  • 辐射
  • 癌症

研究发现手机辐射致使大鼠患癌,但相关结果不能推广到人类

不过,专家们认为,鉴于现今有数十亿人在使用手机,即便是癌症风险的小幅上升也会产生广泛的影响。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几十年来,健康专家一直致力于研究手机是否会引发癌症。上周四,一家联邦政府机构发布了针对这个问题的最终实验结果。该项目被专家们称为世界上规模最大、成本最高的实验,它起源于克林顿政府,耗资 3000 万美元,约 3000 只啮齿动物参与其中。

由美国国家毒物管理局(National Toxicology Program)进行的这项实验发现了确凿但相对较稳妥的证据,即某些款式手机的无线电波可能会增加雄鼠患脑癌的风险。

国家毒物管理局的资深科学家约翰·布切尔(John Bucher)在报告中表示,“我们认为,射频辐射与雄鼠身上的肿瘤之间确实存在着联系。”

但他也提醒,这种暴露程度和持续时间远远要比人们日常使用手机时所遭遇的辐射严重得多,因此无法“直接与人们经历的暴露程度进行比较”。此外,实验研究还得出,射频影响与早期手机技术相关,但这种技术早在多年前便已不再是主流了。因此,此项研究提出的任何问题似乎主要适用于那些使用旧式机型的早期用户,而非当前机型的用户。

不过,专家们认为,鉴于现今有数十亿人在使用手机,即便是癌症风险的小幅上升也会产生广泛的影响。

在联邦机构的研究中,最低的辐射水平等同于联邦规定许可的手机用户暴露在辐射下的最高水平。毒物管理机构称,这种程度的暴露很少出现在正常的手机使用中。研究中出现的辐射水平最高可达到最大许可暴露限度的四倍。

2016 年 5 月,毒物管理局发布了该项研究结果的初步草案,声称辐射“可能引发”脑肿瘤。今年 2 月,在草案报告中,这种观点已经从相对明确的结论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然而,3 月份,来自业界与术界的 11 位专家组成了同行评审小组,通过投票建议该机构应当提高可信度,找出手机辐射与雄鼠脑肿瘤之间存在联系的“某些证据”,而非“模棱两可的证据”。(雌鼠并未显示出辐射与此类肿瘤之间有所关联的证据。)两位小组成员,艾尔建公司(Allergan)的莉迪亚·安德鲁·琼斯(Lydia Andrews-Jones)与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的苏珊·费尔特(Susan Felter),提出了风险升级。

专家们认为,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包括实验中的小鼠和大鼠,肿瘤形态随性别不同而变化的情况并不罕见。

在研究中,啮齿动物每天暴露在辐射下长达九个小时,持续两年,这比手机重度使用者所受到辐射的时间还要长得多。实验鼠在出生之前就开始暴露在辐射中,一直持续至它们大约两岁的时候。

暴露于辐射中的雄鼠约有 2% 至 3%出现了恶性胶质瘤,这是一种致命的脑癌,而完全没有受到辐射的对照组则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许多流行病学家认为,在人群中胶质瘤的发病率没有呈现出上升态势。

该研究还发现,在受到最高程度辐射的雄鼠中,约莫 5% 至 7% 出现了某种心脏肿瘤,称为恶性神经鞘瘤,而对照组则没有这种现象。恶性神经鞘瘤类似于听神经瘤,它是一种可能出现于人体内,连接耳朵和大脑的神经中的良性肿瘤。

在首次构思这项研究时,这些老鼠被暴露在 900 兆赫兹的辐射中,这是 1990 年代盛行的二代手机的辐射数值。

目前的手机是第四代,称为 4G,而预计 5G 手机将于 2020 年左右首次亮相。科学家表示,5G 手机使用了更高的频率,它们的无线电波更加难以穿透人类和动物的身体。

今年 6 月,在毒物管理局科学顾问的会议上,其中一名与会者唐纳德·斯顿普(Donald Stump)担忧这项研究“会容易受到使用过时技术的批评。”他补充道,所面临的难题在于如何推进实验,这些实验既得规模足够大才有意义,还得足够灵活,以便跟上设备的快速发展。

毒物管理局正在建造小型暴露室,能够在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内评估完更新的技术,而不需要花费数年时间。这些未来的研究将着重于射频辐射可能影响的可测量生理指标或生物指标,比如可以比癌症更早被检测到的 DNA 损伤。

在上周三的电话新闻发布会上,毒物管理局的资深科学家布赫尔博士表示,在目前研究中,DNA 损伤的证据还需要进一步检测。

他说,这项研究的总体结果(384 页专用于大鼠,260 页专用于小鼠)已经递交给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以及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这些机构负责对手机进行监管,并对任何危害人类健康的风险进行管控。布赫尔博士屡次拒绝评估危害程度。

在一份报告中,FDA 医疗器械和辐射健康中心的主任表示,不同意毒物管理局关于心脏神经鞘瘤“明确证据”的结论,但对于其提出大脑肿瘤的“一些证据”则毫无异言。

当被问及自己的手机使用情况时,布赫尔博士说他从来都不是一个重度使用者,但鉴于这项研究,他现在在使用手机时会多一点意识。他表示,在长时间的通话中,他会依照向消费者发出的减少辐射暴露的建议,尝试使用耳机或寻找其他方式来“增加(身体与手机之间的)距离”。


翻译:熊猫译社 Lynn

题图来自 rawpixel on Unsplash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辐射
  • 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