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娱乐
  • 电影
  • 票房
  • 胡桃夹子
  • 童话改编电影
  • 迪士尼

「票房」胡桃夹子表现不佳,迪士尼童话改编电影前景并不明朗

除了电影本身的问题,这个类型似乎也遇到了麻烦

好莱坞大片救市小队的一号选手《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并没有完成任务。上周末累计分账票房仅为 2.78 亿元,低于再前一周《铁血战士》上映时收获的 3.10 亿元。

《胡桃夹子》票房表现尤其令人失望,其最高单日票房只有 3150 万元,以一部投资 1.2 亿美元的大片所需要的市场回报来衡量,简直惨不忍睹。

尽管迪士尼以 A 级大片的标准来为《胡桃夹子》立项,但有迹象表明这家公司最终选择用一种战略性放弃的态度来对待这部电影。

2017 年中,在加州举办的迪士尼粉丝大会上,《胡桃夹子》的预告片面向几千名粉丝播出以后,反响平平。半年多后,《胡桃夹子》启动了 32 天的重拍,曾经执导了《美国队长》的乔·庄斯顿临时加入,与原定导演莱塞·霍尔斯道姆一起分享了导演的头衔。

为了保证影片质量,并且匹配整体的电影宇宙规划,重拍一部电影对于迪士尼来说并不罕见。只不过重拍也同样面临巨大风险。上映档期已经提前确定,如果重拍需要大规模调整的话,很可能就会匆忙赶工,影响影片最后的观感。一个前车之鉴就是,《游侠索罗》导演被赶走之后,《美丽心灵》导演朗·霍华德接手,全球票房仅为 4 亿美元,在重启后的星战系列中排名垫底。

不幸的是,《胡桃夹子》需要重拍的部分似乎非常之多,否则迪士尼不会请来另一个导演加入这个团队。而最终当《胡桃夹子》在烂番茄上的评分解禁的时候,人们也毫不意外地看到其新鲜度仅为 35% 。

影片宣传的重点随之调整。在北美,《好莱坞报道者》的文章以“重拍如何提高了《胡桃夹子》的动作戏”为题,介绍了迪士尼如何在重拍中赋予了女主角更多的力量感。这听起来更像是迪士尼的一次不太高明的辩解。至于在中国市场,除了发发海报和预告片以外,迪士尼似乎也放弃了任何额外宣传的策略和手段。在数据公司凡影的检测中,其认知度和热衷度要大幅落后于下周才上映的《毒液》《名侦探柯南》等影片。

不过,除了《胡桃夹子》本身的质量以外,另一个迪士尼可能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真人童话电影这个类型是否已经让观众看腻了。2010 年,迪士尼将《爱丽丝漫游仙境》改编成真人电影,全球票房超过 10 亿美元。这让迪士尼相信改编经典动画片是一座巨大的金矿。此后,《沉睡魔咒》《灰姑娘》《美女与野兽》纷纷上映。

开发进度提速,真人童话电影从之前的三年一部,变成近年来的一年一部,从 2019 年开始更是要变成一年两到三部。但除了《美女与野兽》的 12.65 亿美元全球票房以外,并没有一部能够复制《爱丽丝漫游仙境》的成功。其中,《爱丽丝漫游仙境》的续集在北美的票房更是不到前作的三分之一。

真人童话电影最初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在于,他们将童话故事完全视觉化,并呈现出一种以前从未在银幕上出现过的,五彩缤纷的、甚至是过度华丽的美学。而当观众对此习以为常之后,美学背后空洞的故事就会浮现出来。

童话大抵遵循着这样一个模式,巫婆破坏了原有世界的规则,公主和王子携手踏上拯救世界的旅程。由于这些故事大多创作于几十、上百年以前,他们不仅是显得套路,甚至是落伍。就像是在《胡桃夹子》当中,主人公的使命是要维持这个世界保有原来的样子,不让它发生任何改变。

而由于文化上的差异,中国观众对于这类电影则更不感冒。当《美女与野兽》在北美横扫 5 亿美元的票房的时候,中国票房仅为 5.53 亿元人民币,而通常情况下 6 - 7 亿元人民币的水平才是好莱坞投资超过 1 亿美元大片的基准线。

迪士尼大规模启动童话故事改编的时候还是 2015 年。当时 IP、续集、视效大片,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好莱坞都是最流行的概念。但三四年过去,好莱坞流行起了恐怖片和惊悚片,而中国市场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或许迪士尼也是时候思考一下,这些电影未来的前景了。

  • 电影
  • 票房
  • 胡桃夹子
  • 童话改编电影
  • 迪士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