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娱乐
  • Annapurna
  • 独立电影

一家曾经大胆又不差钱的独立制片公司陷入动荡,发生了啥?

一直以来背后出钱的埃里森决定把女儿的公司推上盈利的正轨

近年来一向慷慨投资作者电影、总是和颁奖季热门片挂钩的独立制片公司 Annapurna,在一天之内被曝出深陷麻烦。

首先是 Annapurna 原计划投资、制片和发行的电影,一部未定名的福克斯新闻台相关剧情片,在制作两周前被 Annapurna 放进了市场寻找下家。这部预算 3500 万美元的电影围绕电视制作人罗杰·埃尔斯的性丑闻展开,《大空头》编剧查尔斯·兰道夫撰写剧本,有约翰·利特高、查理兹·塞隆、玛格特·罗比、妮可·基德曼等明星加盟,看起来是标准的颁奖季电影,如今却被 Annapurna 放弃,可能落入竞争对手焦点影业手中。

另一部遭遇同样命运的是詹妮弗·洛佩兹的电影《拉客》(The Hustlers at Scores),它改编自 Jessica Pressler 刊登在《纽约客》上的文章。Annapurna 在数月前亦放弃投资本片,STX 接手制作。

一起人事变动也引起了人们的主意——Annapurna CEO 梅根·埃里森解雇了切尔西·巴纳德,她一直以来最信任的电影部门主管。一系列离职高层还包括前主席 Marc Weinstock,他为 Annapurna 组建了营销团队,6 月离职之前谈成了和米高梅的合作发行伙伴关系;任职四个月的 COO Adrian Becker;还有跳槽到竞争对手 Blumhouse 的 CFO Josh Small。

Annapurna 7 年构筑起的光环似乎正在消逝。这个公司崛起的路径有点梦幻:创始人兼 CEO 是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之女梅根·埃里森,她选择了最合适的合作伙伴韦恩斯坦公司和布拉德·皮特的 Plan B,第一年就投资了凯瑟琳·毕格罗的《猎杀本拉登》,接下来的几年又屡屡看中《她》、《美国骗局》、《狐狸猎手》和《魅影缝匠》这些在当年的颁奖季大放异彩的口碑作品。

有父亲的长期支持——据称拉里·埃里森的注资已经高达 2 亿美元——梅根可以大胆相信自己的品位,投资制作商业回报率并不高的作者电影,放心支持艺术家的愿景(Wrap 的内部信源称,埃里森在不少电影上的投资超出了预算,她的态度是“我不关心那些片能不能赚钱”),这让 Annapurna 很快在独立电影圈刷足了好感度,而且被认为可以对一切经济问题免疫,不会遇到独立制片厂通常遇到的问题。

公司最近被曝出的麻烦可能是长期累积的结果。虽然每年都会投资 1-2 部名导作品,每年也都会有一部脱颖而出(它们的预算本来就不低),但是 Annapurna 制片的其他独立电影都很难赚钱,搭上这个名字也并不会改变这一点——与之相比,A24 在营销方面做得更加出色。

几乎是年年靠一部电影的成功吃饭的 Annapurna,被猜测在过去数年里亏损了几千万美元。最近的巨大失败还包括毕格罗的《底特律》(3400 万美元的成本,北美票房 1600 万)和明星云集的《The Sisiters Brothers》,后者在山里搭建了一个西班牙小镇,耗资 3800 万美元(Annapurna 出资了其中的 1/5),然而目前票房还没过 100 万。

业界认为,梅根在那些商业利润极其有限的电影上花了太多钱,因为在父亲源源不断的注资下,她确实可以这么做。然而极低的投资回报率终于开始影响公司未来,而她的父亲认为到了该停下的时刻,“钱已经不动了”

据 Variety 报道,巨额亏损已经让拉里·埃里森重新审视女儿的生意,招进第三方顾问审核财务,也将着手重组公司,将 Annapurna 推上盈利的正轨。“拉里不想再在投资中亏一分钱了”,一位内幕人士说,梅根的花费习惯已经让她父亲苦恼已久。当被问及为什么拉里纵容了梅根这么久后,信源说道,“你知道家长和孩子在一起是什么样子吗?”

也有消息称,梅根为自己无法在制作中拥有全部话语权而沮丧,并且一意孤行让 Annapurna 进入风险更大的发行领域,从而也不得不承担失败的苦果——《底特律》正是第一部由 Annapurna 自己发行的电影。

Annapurna 目前进行中的项目是《假若比尔街能够讲话》,目前已经在多伦多等电影节首映;理查德·林克莱特导演、凯特·布兰切特主演的《伯纳黛特你去了哪儿》被推迟到了 2019 年;还有一部颇具野心的、6000 万美元预算电影《Vice》。如果这三部能大获成功,Annapurna 的财政压力将被减轻,不然很可能像太多其他的独立制片厂一样关门。为数不多的好事是,Annapurna 和米高梅的发行协议能让他们的成绩好看点,《教条 2》和第 25 部《007》的国内发行权无疑是存活的契机。

题图来自《假若比尔街能够讲话》

  • Annapurna
  • 独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