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美妆
  • 韩国

曾受欢迎的平价韩妆品牌 Skin Food,现在破产边缘申请法院接管

它在中国和韩国市场都困境重重。

已经在破产边缘的韩妆品牌 Skin Food(思亲肤),其母公司近日申请法院接管(court receivership)。

Skin Food 母公司 iPEERES 公告称:“虽然公司流动资产无法偿还巨额债务,但考虑到 Skin Food 独特的定位和竞争力,我公司认为法院来进行业务重整和业务标准化会有利于利益所有方,包括债权人。”

iPEERES 已经连续四年亏损。销售额比 2009 年前后的巅峰时期 2000 亿韩元的销量下降了 37%,2017 年它的销售额只有 1269 亿韩元(约合1.1亿美元),同比下降 25%。目前 iPEERES 负债 434 亿韩元(约合 3800 万美元)。

今年九月,韩国大邱市收到了 14 个 Skin Food 的供应商对其母公司 IPEERES 的起诉,称该公司有 20 亿韩元的欠款未支付。在韩国,因为和供应商交接、欠款的问题,Skin Food 线上店和一些加盟店已经出现了产品断货。北京的 Skin Food 已经全部撤柜。目前它在上海仅剩两家店。但天猫店还在运营中。

Skin Food 的母公司 iPEERES 成立于 1957 年,最早是化妆品代工公司。2004 年推出了自己的品牌 Skin Food 。因为它选择了一个当时相对空白的定位——“美食护肤主义”,拥有一批忠实消费者。它把水果作为产品系列的名称,画在包装上,给消费者自然清新的感觉。

2008 年 Skin Food 正式进入中国,在上海设立法人公司,中文名为“思亲肤”。是不少中国消费者最早认识的韩妆品牌之一。2015 年它在上海正大广场的门店开业首月销售额就突破了 100 万,而 2018 年它的专柜关闭前月销售额只有 3~5 万元。这不算严谨的对比,但可见 Skin Food 现在有多没落。

韩国低价美妆品牌竞争激烈,同样主打自然系的韩妆品牌就有菲诗小铺、悦诗风吟等。“这个市场已经过于饱和了,总是有更新的或是更便宜的美妆品牌,瞄准着青少年和 20 岁出头的人。美妆产品的线上线下渠道越来越多,一般有大财团支持的品牌会发展得更好。”一位韩国美妆行内的匿名人士对《韩国先驱报》说。

另外中韩关系波动也影响到了这个品牌。它的国际市场收入连续四年下滑。像爱茉莉太平洋这样的大公司有能力在中韩关系冷淡的时候猛攻美国市场,在纽约开店、打广告。它同时拥有多个中低价品牌,包括悦诗风吟、伊蒂小屋和梦妆等;除此之外兰芝、HERA、IOPE 和雪花秀组成了中档和高端品牌矩阵,比单品牌的 iPEERES 更抗风险。

Skin Food 虽然价低但不做怎么促销,而韩国美妆专门店 Olive Young 几乎每个月都有打折促销。《韩国先驱报》认为定价策略也使得这个低价品牌地位被动。

最受欢迎的韩妆品牌已经更迭过一波了。菲诗小铺在中国也接连关店。2017 年,其母公司 LG 生活健康集团计划把它改造成出售大众线美妆日化综合用品的的店铺 Nature Collection,在上海瑞虹天地开了第一家店铺。但现在该店铺已经关闭。

题图来自 思亲肤微博

  • 美妆
  • 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