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抗癌药
  • 医保
  • 降价
  • 我不是药神
  • 实体肿瘤药
  • 血液肿瘤药
  • 诺华制药
  • 辉瑞
  • 阿斯利康
  • 李治中
  • 王志安
  • 张晓东
  • 胡静林

谈判三个多月后,国家医保局将 17 种抗癌药纳入医保目录

央视新闻称,价格跌幅达 56.7%。

今年 4 月 23 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称,自 5 月 1 日起对 28 种进口药品实施零关税,其中包括一批抗癌药。

之后国家医保局与 12 家药企的谈判进行了 3 个多月后,于 10 月 10 日公布了 17 种谈判成功的抗癌药目录,包括阿扎胞苷、西妥昔单抗等 12 个实体肿瘤药和 5 个血液肿瘤药,涉及非小细胞肺癌、肾癌、结直肠癌、黑色素瘤、淋巴瘤等多个癌种。

国家医保局对这 17 种谈判抗癌药做出了支付标准以及限定支付范围,同时要求各地医疗机构于 11 月开始按此价格标准执行,且不得调整价格,一直到 2020 年 11 月 30 日。

中国目前的抗癌药品主要以欧美日等药企的专利药和原研药为主,远东资信数据显示,2017 年累计进口额为 171.79 亿美元。

央视新闻在报道此消息时称,17 个谈判药品价格比平均零售价降幅达 56.7%,且大部分进口药品谈判后的支付标准低于周边国家或地区市场价格,平均低 36%。

以阿扎胞苷为例,纳入医保后,一支 100 毫克的注射剂价格为 1055 元。同样剂量的阿扎胞苷,在北京仁和药房网售价 2625 元美国的 ScriptSave WellRx 药房网站显示,美国德州伍德兰市不同药房价格在 3025-3807 元之间。

一般来说,药品支付标准也是国家与药企谈判是否进入医保范围的核心,它决定了药企是否愿意降价。药品进入医保目录,因价格降低而增加药品使用量,药企通过以价换量的方式获得较高营收。

湖南科技出版社和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主办的《 E 药经理人》杂志报道,2017 年 7 月人社部纳入医保范围的 36 种药品,其中包含的国产抗癌药品——深圳企业微芯生物生产的抗癌药品爱普沙(即西达本胺药品,是抗 T 细胞淋巴瘤新药),2017 年第三季度销售额同比增速达 2982%,2018 年第一季度增量 19688%。

默克中国肿瘤事业部高级总监袁泽之,在央视新闻采访中谈及此次降价的幅度。由德国默克药厂销售的西妥昔单抗注射液 2017 年平均价格 4200 元,这次与国家医保局的谈判结果,价格几乎打了三折降到 1295 元。袁泽之表示,去年默克中国区的药厂就与人社部进行了药品降价纳入医保谈判,但因价格没有达成协议,最终谈判失败。

主要还是在价格降幅问题。抗癌药品投入的研发成本极其高,国内知名癌症科普人李治中、此前曾就职于瑞士企业诺华制药(《我不是药神》中格列宁仿制即是该药厂生产的格列卫)曾公开说,诺华制药一年在新药研发中投入的成本,超过中国所有几千家药企的总和。因此以价换量纳入医保,这种做法常见于药品专利期即将到期时(专利期一般为 20 年)。

根据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本次 17 种谈判抗癌药品中有 10 种药品均为 2017 年之后上市的品种。央视新闻采访的制药企业代表朱益飞坦承,“ 药品最终以什么样的合理的方式能够进入国家医保,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此次未谈判成功药品为诺华开发的磷酸芦可替尼片(捷恪卫),这是骨髓纤维化治疗新药,2011 年由美国 FDA 批准上市,去年获得中国 CFDA 批准进入中国,其市场销售单价约为 8000 元。

抗癌药品纳入医保, 减轻了癌症患者的药物负担。但由于医保资金有限,把配额分给昂贵的抗癌药品,同时也减少了普通药品的配额。人社部数据显示,2017 年医保基金收入1.8 万亿元,按 11.77 亿参保人数计算,平均每人每年的医保份额约为 1530 元。就像一个池子的水有限,有人用得多就有人用得少。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主任医师张晓东等人曾公开质疑抗癌药纳入医保,陷入了功利主义的困境 。张晓东在微博上曾公开发表言论:“靶向药进入医保是少部分人获益,大部分人不获益的事情。” 

针对该问题,国家医保局在公告也指出,由于谈判的抗癌药会导致医疗机构费用超额,将于年底清算时要给予合理补偿,同时要求医疗机构在制定 2019 年总额控制指标时,综合考虑谈判药品使用预算。


题图来源:cgtn

  • 抗癌药
  • 医保
  • 降价
  • 我不是药神
  • 实体肿瘤药
  • 血液肿瘤药
  • 诺华制药
  • 辉瑞
  • 阿斯利康
  • 李治中
  • 王志安
  • 张晓东
  • 胡静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