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娱乐
  • meme
  • bot

#Meme:给各类 bot 号留言的,可能是微博上最讲道理和能接梗的人

从早年的树洞号到今天的 bot 号,其实大家一直都对这种能做一些自我表达的小空间存在需求。

高晓松的一条微博转发让近日来在微博上涌现出来的各类 bot 受到了关注。

bot 是“ robot ”的缩写,放在微博上就成了不带主观感情地定期更新投稿内容的机器人——当然它并不是什么人工智能,只是加了一层无人格的设定。

社交网络上的 bot 账号要说新也不是很新,在 Twitter 上也能找到类似的范本,也都是冷冰冰地输出投稿状。

除了高晓松带出圈的“假料 bot” 外,另一些特别红的 bot 比如“意难平 bot” 、“鲁迅 bot”、“社畜 bot” 、“炼钢厂 bot” 、“正确穿搭 bot” 、“有钱人发言 bot” 、“失恋 bot” 、“生图 bot” 。据说,“男德 bot” 、“丑娃 bot” 也曾红过一阵,但当我们赶到现场时,这些号的内容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这些 bot 号的内容方向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失恋 bot 、意难平 bot 和鲁迅 bot 走的是语录分享型。失恋 bot 和意难平 bot 每天会发好多从书籍、影视、歌曲、二次元作品里摘录的伤情片段。鲁迅 bot 就更好理解了,都是鲁迅著作中的话语,嗯,真的都是鲁迅说的那种。

有钱人发言 bot 有点类似当年遍地开花的 XXX 是极品系列账号,接受的是大家关于身边有钱人惊人发言的投稿。

剩下的生图 bot 、炼钢厂 bot 、假料 bot、正确穿搭 bot 其实都有点像是 idol 的另类打 call 号。

假料 bot 有个贯穿始终的主题是给一直没有营业的男团 9percent 加许多又假又有趣的戏。

假料 bot 和意难平 bot 还定下了看起来挺严格的投稿要求。  

和微软小冰、小爱同学这些真正的人工智能不一样,微博上的 bot 背后其实都是人。但相比起只会 bong bong bong 报时的大本钟这样的初代 bot 账号相比,这一波的 bot 变得更可聊。

不难发现,其中最大的升级是加入了 UGC,融入了集体的智慧。(鲁迅 bot 和意难平 bot 可能要算 PGC 了)。

而和当年同样是批量出现的极品类 UGC 号相比, bot 们冷静、不咋呼、发布内容有讨论空间。

微博现如今的生态状况相信大家都有所感知。但凡略有流量的号,留言里杠精、卖片、水军三大镇博军必不会少。

但在这些刚刚兴起的 bot 号下,定向吸纳来的留言质量却是出奇的高。有认真的讨论,有机智的接梗,有礼貌的调侃。即使看不懂,也不会肆意开杠,而是会虚心求教,比如“这怎么就意难平了”。

其实,这些 bot 比谁都懂自己对网友来说的作用。意难平 bot 发话题时会自带“这是一个树洞,可以寄存你所有的秘密。”这样的话题。

对于投稿者来说,它们是表达的树洞,对于版聊者来说,它们是网聊的 DJ ,而对想表达的人来说它们就成了能好好说话的同好俱乐部。或许就是 bot 有些冰冷的刚刚好的距离感,让大家可以真正地做到以陌生人的姿态表达自己而不会受到价值判断或是指责。

从早年的树洞号到今天的 bot 号,其实大家一直都对这种能做一些自我表达的小空间存在需求。

没有粉丝控评,也没有杠精带节奏,也没有爱编故事的人刻意猎奇。这样的讨论空间在如今的社交生态中已经实属难得了。

只可惜,任何平台受到关注之后都会引来大量的围观,变得鱼龙混杂,最后内容也变了质。

不知假以时日这些 bot 会走向如何发展,会不会接广告,会不会吸引来杠精。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不会是社交网络树洞生态的终点。总会有人在某个角落悄悄建好新的树洞等待大家来倾诉和围观。

题图来自 GIPHY

#Meme 是《好奇心日报》2018 年 9 月上线的新栏目。

“Meme”(/miːm/),“梗”、“包袱”、“表情包”的意思。我们用它来记录一些文化现象,有些事情光记录下来就很有意思。

  • meme
  • b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