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学术欺凌

英高校数百人被控学术欺凌,学界呼吁更透明的解决方案

不出意外,因为担心 PR 灾难,学校往往会掩盖教授们的“暴君”行为

基于权力不平等的欺凌无国界,也不分领域。当它们发生在学界时往往更容易被掩盖,责任人也更易逃脱责任,因为没什么机构乐意看到它被曝光继而引发 PR 灾难。在《卫报》一项关于学术界欺凌的调查中,发生在英国高校的、记录在案的霸凌者达到了惊人的三位数。

《卫报》向 135 所大学发送了公开信息请求,回复显示,55 个机构收到了 294 份学术人员欺凌相关投诉;30 所学校收到 337 份学术/非学术员工投诉;在 105 所大学中,过去五年有 184 位员工受到了内部处罚,32 位在霸凌行为后被开除。

135 所大学中,帝国理工、伦敦大学学院、布里斯托大等校拒绝提供相关数据或是没有回应;朴茨茂斯大学的数据最高(51),但他们的解释是本校拥有透明而靠得住的投诉系统,“拥有开放而支持学生的文化,鼓励员工和同学们报告自己的担忧”;牛津大学收到了多达 73 份全员投诉,不过学校发言人已经有所表态,称校方严厉谴责欺凌行为,设置有 300 余相关顾问(harassment adviser)并承认“还有许多要做的事情”。

这些只是记录在案的投诉。专家估计,它们只是学术圈欺凌现象的冰山一角。

“学术界就像包括电影产业在内的很多创新领域一样,存在巨大的权力鸿沟。” 皇家学会的主席 Venki Ramakrishnan 指出,考虑到欺凌现象已经植根于众多学术机构文化,现行的工作场合法则需要做一次彻底的检查整改。

200 多名欺凌受害者联系《卫报》分享了自己的经历,他们面对的不当行为早已超出了学术争论、竞争对手或是个性冲突的范畴——一些享有盛誉的顶尖科学家被比作“亨利八世”似的暴君,怀疑每个人的动机,所有人都被视作“下一个被碾压的对象”;在某个驰名世界的实验室,主管施压太极端,以至于人们不得不伪造数据以避免麻烦。有些学生被逼到尝试自杀,有些完全崩溃、彻底离开学术界并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

这些权力滥用还包括“对职业生涯的破坏”、“偷窃 IP”、”拒绝给予学生控制项目的自由“、“日常生活中不断贬低他人,尤其是在其他高位者面前”等等。因为 PhD 学生和初级研究院处在一个脆弱的位置(和领导必须共享一段长期、紧密、不受干扰的关系),一旦他们与上级合不来,基本上是无处可逃。

让人失望的是,不少学校对此的态度都是“掩饰”,并明显偏向实施欺凌的高位者。有人在投诉欺凌者后反而遭到威胁,最终还得签署保密协议并辞职。“这现象是广泛存在的,” 医学研究理事会的执行主席 Fiona Watt 教授称,这些事件没被披露,因为老牌学术机构都不想自己的高级员工和负面舆论联系起来。

皇家学会的主席相信,一旦赞助方开始关注这些问题并实行更严厉的处罚制度,学术机构将不得不严肃对待此事,毕竟“钱说了算”。

题图来自 whut

  • 学术欺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