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长效设计提倡者长冈贤明,分享了他二手店的开店心得

“我们以长效设计为主题开店,制定价格、销售商品的同时,也将制作者的理念传递给消费者,至今已14年。本书是以整理思考今后店铺及社群空间的发展走向等想法为目的而写。在物质泛滥的现代以及未来,希望本书能成为促使各位重新思考贩卖场所应有样貌的契机。”

作者简介:

长冈贤明(Nagaoka Kenmei): 1965 年,出生于日本北海道。曾任职于日本设计中心原设计研究所。京都造形艺术大学教授、武藏野美术大学客座教授。 2000 年,作为“Long-life Design(长效设计)”概念的创始人,在东京开展集设计与环保于一体的新业务 D&DEPARTMENT PROJECT ,此后创立了设计品二手商店 D&DEPARTMENT ,不仅在东京、富山、京都、福冈设立了直营店,也在北海道、静冈、山梨、鹿儿岛、冲绳以及韩国首尔等地设立了合伙公司,店铺总计 10 家。

2009 年,开始刊行以设计视角介绍日本各县的旅行指南《d设计之旅》。 2012 年,策划日本国内首家地域设计博物馆“d47 MUSEUM”,以日本 47 都道府县的当地特色为常设展。

主要著作有《长冈贤明的思考》《长冈贤明的做法》《长冈贤明与日本》《开店术》等。

书籍摘录:

前言

随着“设计公寓”“设计家电”等词汇的消逝,取而代之的新关键词是“制作者”。这种变化发生的背景,来自世人对于物品诞生过程中所发生的深具意义的故事以及制作者费时费心实践的理念,开始产生强烈的关心。我从 18 岁到 35 岁,在设计师的工作上全力冲刺;年近 40 岁时,对于当时的“设计”,心中浮现疑问,为了确认何谓“正确的设计”,开设了“D&DEPARTMENT PROJECT”。店里陈设“正确的设计”,挑选基准为“ Long-life Design”(长效设计)。也就是说,我认为能历经时间证明、长久留存的设计才是“正确的”,所以采取“只按定价销售、不打折” 的方式,贩售上市超过 20 年的生活用品。于是,大多数来店的人都会问起:“这种店怎么有办法做生意呢?”

我们常将店关了去采访工厂,或是在公休日邀请特别来宾跟客人一起开读书会,甚至有时会在营业时间办活动,餐厅因而关门不做生意。这么做会减少现金的进账,却吸引更多客人聚集。

经济越不景气,人们就越不买东西,对物品产生的欲望本质也开始有所不同。也就是说,大家想“好好地”买东西,因此开始在购买中寻求学习、成长,希望与店员、制作者,甚至其他消费者能有交流。把这样的交流置换成当今常见的词汇,就是所谓的“社群”。

在日文中,“社群经营”多是指接受国家或地方行政机关的补助,举办促进人际关系或振兴地方发展的活动。只是把“社群”的概念带入消费现场,商品放再久也卖不出去,光是照顾客人就已需要很多的时间跟心力,根本无暇顾及销售。然而,我们却能让客人在彼此进行充分的交谈之后想购买我们的商品。也就是说,在这个时代,想要真正优质生活用品的消费者,对于“社群”这项要素抱有强烈的需求。

今后,如同聚会场所一样的店家将陆续诞生,贩卖商品的场所摇身一变成为社群交流的空间,最终才是消费行为的成立。店家所经手的商品以及客人的关心中心会渐渐趋向“真正的好东西”,而贩卖场所也将加速朝“社群化”演进。

我们以长效设计为主题开店,制定价格、销售商品的同时,也将制作者的理念传递给消费者,至今已 14 年。本书是以整理思考今后店铺及社群空间的发展走向等想法为目的而写。在物质泛滥的现代以及未来,希望本书能成为促使各位重新思考贩卖场所应有样貌的契机。

第二章 D&DEPARTMENT的做法(节选)

Q: 如何选择店里贩售的商品?

A1: 彻底调查与商品相关的所有资讯。

我们贩售的商品,是通过五个基准来选的,分别是“了解”“使用”“照顾”“修复”和“长效”。

首先“了解”的部分,指的是充分了解制作产品的人或背景。对我们来说,贩卖商品是要将制作者的想法与态度传达给消费者。更进一步说,商品与金钱的流动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将寄托在产品上的理念得以完整传递。如果可能的话,让客人与制作者实际碰面、彼此了解是最理想的状态,但这难度实在太高,所以我们才会需要用尽心力去工厂参观采访,并通过 D&D 这个场所,让这些想法理念能够通过我们的语言传递给客人。

参观工厂大多是利用店铺的公休日,但也有在营业时间内去参观的时候。在营业日关店去的话,当然就会影响业绩。对工厂而言,要接待这一堆不认识的人,想必也非常麻烦。但越是制作好产品的工厂,越愿意跟我们说明。他们通常都会将不习惯面对人群的问题摆在一边,用心地接待我们。因为越是努力做出好东西的人,想传达给他人的心情就越强烈。我们感受到,这些制作者的产品因为想法能够传达给卖场工作人员,结果也都卖得比较好。

相反地,当然也有明明东西做得很好,却不愿意让我们参观工厂的厂商。我想他们应该是有些不能让外人看到的企业机密。但在完全不了解制作过程的情况下,别说是我们,任何销售者都无法向客人传达商品的好。

A2: 实际使用过后,清楚掌握问题所在。

“使用”指的是实际去使用商品。外表看起来像是符合长效设计、但功能不完整的商品,终究无法长存。一件商品我们会实际使用半年至一年,测试它的设计究竟是不是耐用。

最近,我拿了一个珐琅密封罐来试用。它是一个木头盖上有密封垫的密封罐,非常简单。然而一放进冰箱里,那盖子就会掀起,无法达到密封的效果。或许在说明书上清楚写着不能放进冰箱,但是这种容器总是会有人想放进冰箱里来用。只顾外观的设计、未从使用者的立场出发、实际用起来会有问题的话,就称不上是长效设计。于是我们向制造商提出建议,请他们改良。从外观上,我们很难分辨出一件产品究竟是好看的杂货还是长效设计,而在这种情况下,也可以从制造商的应对方式来探知他们对于产品制造的认真程度。

现在我正在试用一把获得 G-Mark 的削皮器。功能上无可挑剔,造型简洁,但有点过分好看,已不能说是机能美了。我想象 10 年后自己是否还能一样地喜爱它、使用它,老实说我没有信心。店里究竟要不要卖这件商品,让我非常伤脑筋。

“照顾”指的是,消耗品除外,我们不卖自己无法照顾的商品。我们也碰到过去工厂听完说明,使用上也确认没问题,但在最后大家讨论时提出“无法照顾”的结论。原因可能是它太容易刮伤受损,而失去商品的价值。 D&D 基本上是二手商店,坚持好设计应该坚固耐用,安全又好看,修理过后可以持续使用;也就是说,我们从不要的人手中接下后再拿来卖,还是会有人想要;若是我们无法照顾的商品,就会判定为“非好设计”。

A3: 确认是否能修理,不会变成停产的绝版商品。

“修复”指的是能够经过修理复原之后继续使用。 D&D 里设有维修专柜,有些商品可以直接在店内修理。虽然店里已备有完整的工具跟零件,但有时也会碰到像椅脚上的滚轮这种一旦坏了就很难修理的状况。

从前几乎每家制造商都会受理自家产品的维修需求,然而现在的制造商几乎都不再设立维修部门,出故障了就直接换新品给客人的情况变多。也曾遇过设计优异而广受好评的商品,因为制造商无法提供维修服务而我们无法贩卖的状况。

最后“长效”则是制造商会持续生产的意思。如果已经能预知短期之内就会绝版,便称不上是长效设计了。在一堆寿命短物品的团团包围之中,人是没办法好好生活的,我们需要可以一起共度漫长时光、一起累积各种回忆的物品。正因如此,如果制造商少了一份想一直制造下去的用心,总会令人感到失落。

我们会将达到这五项基准的商品陈列在店里,观察几个月之后再讨论是否要把它归为基本商品。如果遇到客户投诉,我们也会向制造商反映。与其不断开发新产品卖完就算了,这样的销售效率并没有比较差。店里原本就有许多候补的品项,也有厂商自荐的商品,随时都有 50 件以上的产品等着要上场。

我可以很肯定地说,如果只贩卖长效设计是无法经营下去的。即使如此,我能够很切实地感受到长效设计的价值观已慢慢生根,想买这种商品的客人渐渐增加,这个意义是更重大的。

A4: 失败当中还是要继续选品。

因为有这样用心的选品过程,我们发现了许多越深入认识越令我们感到敬佩的厂商。比如 Karimoku ,虽是大企业,但每一个员工都抱着高度的意识来制造商品。只要申请参观工厂,即使只有一个人,他们都愿意接待。比起有效率地贩卖商品,他们更希望能够好好地把商品交到客人手中,这样的意识贯彻在每个人心中。

另一方面,有一家我们曾经手过的英国层柜厂商,他们的商品充分满足前述的五项基准,我们到当地工厂参观时,他们也尽力说明商品的优点,我想他们应该也是因为认同我们的做事方式才答应与我们交易;然而后来因为没办法达到对方预期的业绩,最后停止供货。因为是合约上明确约定的条件,也没办法,但还是觉得很可惜。那感觉就像是两情相悦的情侣结为夫妇后,却因为丈夫收入太少离婚了。

另外,某设计家电品牌看起来实在是很棒的商品,我很确定它们一定会成为长效设计,然而产品问题百出,最后我们不得不停止销售。比如说咖啡机的树脂味久久未消的问题,虽然制造商已依我们的要求改善,但仍无法完全解决。原以为是认真的设计,结果发现只是好看的杂货而已。

在日本,“设计”这个词有时也让人感觉是浮夸表象的东西,但在北欧等国家,“设计”一词通常指的是真真切切、高品质的好东西。虽然大家常说日本是设计大国,但“设计”的意义与欧洲国家不尽相同。我真切地希望“设计” 这个词在日本被使用时,也能被赋予更不同的意义。


题图及文内图均为《长冈贤明的思考》《D&DEPARTMENT开店术》书内插图,来自:浦睿文化

  • 设计
  • 二手店
  • 长冈贤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