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设计师内田繁,梳理了日本战后六十年的设计潮流变迁

“回顾日本固有的文化,重建生活的结构与核心骨架。正像明治维新时期我们曾经做过的那样,需要将全球化与本土化相融合,摸索哪些是只有日本才能采用的方式。而设计,本来就担负着一个重任,就是要把这种方式用实际的形状表现出来。”

作者简介:

内田繁(1943—2016): 1943 年生于日本横滨市, 1966 年毕业于桑泽设计研究所, 1970 年创办了内田设计研究所。20世纪 90 年代以设计灯具和椅子被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旧金山近代美术馆、丹佛美术馆珍藏,后来涉足室内设计领域、商业空间设计领域。 2016 年 11 月 21 日去世,享年 73 岁。

内田繁设计生涯中获奖无数,其中包括:日本的设计类大奖“每日设计奖”、“商业环境设计奖”;艺术选奖文部大臣奖(2000年);第一个以设计师的身份获得的紫授褒章(2007年)等。

主要设计作品:山本耀司的精品店系列、 HOTEL IL PALAZZO 、神户时尚美术馆、茶室“受庵·想庵·行庵”、 Crest Tower 系列内部空间、东洋旅店广岛等。

主要著作:《空间与日本人》(インテリアと日本人)、《家具之本》(家具の本)、《普通的设计》(普通のデザイン)、《Design Scape》(デザインスケープ)等。

书籍摘录:

序  越过震后堆积如山的瓦砾

2011 年 3 月 11 日,我刚刚写完这本书,突然就发生了东日本大地震。这场前所未有的大地震,不仅夺走了上万人的宝贵生命,它所伴随的海啸还把灾区曾有的生活、工业、教育、乃至行政功能统统冲走,引起了人们对核电站的恐惧,并影响到了电力供给、原材料及其他物资供给,甚至给全国的工业生产和日常生活都造成了影响。日本社会通过这场东北大地震,对于人类与生产、流通、基建之间竟有如此紧密的关系,应该是终于有了一次切身的体会。

日本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天灾不断的国家。它刚好就位于北美板块、太平洋板块、菲律宾海板块、亚欧大陆板块的交界处,地基非常不稳定,日本境内有多条火山带,也是每年台风的必经之路。地震、海啸、台风、火山爆发,这些自然现象随时都会袭来,当大自然肆虐发威时,人类是束手无策的。虽然人类不断制定多重防御措施,不断研究着如何预测预报,但大自然的千变万化却永远能超出人类的想象。

日本人一直以来都与大自然共生,享受着丰富的森林资源、淡水资源、美丽的国土及多彩多姿的季节变化,并由此培养出了与大自然相关的审美意识、对大自然的信仰乃至感情文化,形成了现在的社会结构。比如说,因为听从祖先传下来的地震一来就躲进山里的教导,而获救的大有人在。我甚至觉得,所谓的现代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让我们的社会变得忽视了传统,却只偏听偏信科学。

同样,在撰写本书的过程中,我还对本土文化的缺失有很深的感受。这或许是日本在战后引进美式民主主义的背后,也就是在第二次打开国门建造欧美模式社会的过程中,被侵蚀过多的部分。就像核电站事故报道一样,其实日本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公开信息的国家。遇到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大部分的做法就是保持沉默或隐瞒,谁也不提责任二字。包括最近几年频发的企业违法事件,在貌似已经成为现代化的法治国家里,有一种潜规则,就是执行法律时多少还保留着一些想要愚民的做法。战后的日本在经济上和国防上都需要依赖美国,人们对景气和股价忽喜忽忧,在大开发大发展的潮流中不断扩大进口资源,这种做法其实也是某种变相的破坏自然和重新利用,我们一边重复着这些行为,一边试图躲避生存风险。但我感到在这种似乎极有规律性的运转中,却缺少了一点点本土文化来调节和平衡这种生活方式。

走到今天,支撑战后国家发展的日本制造业已经呈现出了停滞的苗头,我认为现在恰恰进入了这样一个时期:回顾日本固有的文化,重建生活的结构与核心骨架。正像明治维新时期我们曾经做过的那样,需要将全球化与本土化相融合,摸索哪些是只有日本才能采用的方式。而设计,本来就担负着一个重任,就是要把这种方式用实际的形状表现出来。

设计,当然不是生存的必须食粮,但一定是能为生存的快乐做出贡献的精神食粮。设计,不应该成为某种商业工具,它应该是将古老再现于当下,以有形去表现无形的未来的一项工作。今天人们对设计的理解,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在重新回顾战后日本的设计潮流变迁到今天人们对设计的理解时,我一直重视三个观点,这三个观点与其他同类书籍多少有些不同。

一是不包罗万象。在选择日本的设计运动和设计师们创造的作品时,我只选择对后世具有重要意义的事件或作品。因此,通常情况下会涉及的事件或人物,在我的书中可能没有,我在书中对 2010 年以前的叙述是撰写设计通史的一种新的尝试。

二是尽量囊括更多的领域。虽然各行各业都有自己更加专业的设计史,但我要写的不是每个领域的纵向历史,而是更加注重了每个时代中设计在各个领域之间的横向联系。

三是内容基于自己的亲身体验。我本人就是设计师,而且很幸运地参与了战后日本与设计相关的众多事件,拥有诸多的切身体验。如果说亲身体验很稀有很珍贵,那么把我的体验记录在册一定很有意义。

战后的日本人,在一片燃烧殆尽的废墟中站起,环视满目疮痍究竟是什么感受?今年这场大地震中,众多的人看着房屋、办公楼、亲朋好友被海啸冲走,看着这遍地狼藉、瓦砾如山的情景又在想什么?灾后重建究竟意味着什么?人类生存的根源是什么?人与人之间的纽带又是什么?从战后到今天,从战争到地震,这两个大的灾难之间,众人艰难前行,这条道路上充满了荆棘也布满了陷阱,人们付出了数不胜数的努力和尝试,有过失败,也在日积月累的经验中获得过成功。在这段时期里,日本人失去了什么又获得了什么?设计行业都发起过哪些运动,设计师们一直与什么战斗至今?我想,先站在战后烧毁的一片荒原上开始叙述我们的设计史,并邀请大家和我一起走向未来。

内田繁,来自:搜狐

视觉传播与艺术总监

设计,通常是某个设计师的某个突出的设计会比较吸引人的眼球,但其实从沟通的角度来说,设计也应该是一项表现了整体风格,在某个指挥官的指挥下汇集了各种才能的一类工作。艺术总监就是为了提高设计技术、提高创造者的能力、汇集了多项才能的集合体,它从 20 世纪 70 年代开始才被重视起来。艺术总监这个领域开始明确,开始有了独立的分支,并在东京奥运会的视觉传播中发挥了卓越的作用,表现了正由于总指挥的存在才带来的整体性和统一性,同时也是清晰易懂的沟通设计。

东京奥运会从诸多的意义来看都是打造了一个时代的事件。除了基础设施和设备以及城市规划方面,在平面设计和沟通设计方面也为之后的城市设计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为了举办奥运会,日本成立了设计委员会,以胜见胜为最高负责人,专门负责与奥运会相关的设计,以期达到设计上的整体和统一。其核心任务是“奥运会期间使用的东京奥运会标志”“重点运用 5 轮标志的 5 种颜色”,以及“字体的统一”,对视觉表现极端重视。

“奥运期间使用的东京奥运会标志”这项要求,通过指名竞标方式采用了龟仓雄策制作的标识。这是在一个大大的圆太阳下方配上了奥运标志的 5 个轮子以及“TOKYO 1964”文字的设计,白地与圆太阳的红色以及与金色字体的搭配,简洁有力而美观,对普通人来说也是非常容易记忆的图形。竞标审查委员会的成员都被此简洁易懂美观的标志所打动,一致同意采用这项设计。

“重点运用 5 轮标志的 5 种颜色”这项要求,被运用在了识别会场场区的色彩上,而“字体的统一”这个要求则用于馆场及配套设施的标志,最终决定日文字体采用“Gothic”,罗马字体采用“Neue Haas Grotesk”,都被登载在了“设计指南手册”上。这种罗马字体后来被改名叫作“Helvetica”,成为国际使用的标准字体,今天我们在公共场合看到的各种标识──如铁道、道路、机场等交通机关以及街上──都已经被应用,变成了设计行业的常识。这也得益于举办东京奥运会才能够普及。

东京奥运会对图标[pictogram]的采用十分积极,第一次在厕所门上采用男女图标就起源于东京奥运会。当时设计委员会考虑到众多的外国人将要来观看比赛,就发明了人人都能理解的图标,让语言不通的外国人也能一目了然。

在胜见胜的指挥下,山下芳郎及田中一光等十几人组成的设计师团队制作了图标。由于日本本身就是使用汉字这种象形文字的传统国家,还拥有叫作家徽这种优秀的设计历史。虽说西方各国也有各自的名门家徽,但风格与日本的家徽风格完全不同,西方的设计极具装饰性,然而并不简洁明快。日本传统设计的简明风格才令图标得以诞生,并在国际上获得了极高的评价,以至于东京奥运会之后的各届奥运会都延续了使用图标做标志的方法。

摘自“设计指南手册” 1964 年

各种指示性标志也是日本独创的。东京奥运会以前,标志上的文字通常都是第一行是法文,作为对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男爵表示的敬意,接下来是英文,然后是主办国方的文字,但东京奥运会则把日文放在了第一行。这是艺术总监胜见胜提出的建议,他认为观众的大多半都是日本人,日文应该放在最上面,然后应该是能让更多人理解的英文,然后才是法文,这个建议最终被采纳并得以实现。

参与上述这些平面设计的主要成员包括杉浦康平、田中一光、粟津洁、胜井三雄等新锐设计师们。

东京奥运会采用了龟仓雄策 1961 年[昭和三十六年]设计的图标,并由龟仓本人亲自设计海报。海报的略微细长的画面正中央是一轮美丽的圆太阳,并配置了奥运标志的五个轮子以及“TOKYO 1964”的字样。这些元素用活字排版制作的海报,无论是画面的简洁明了还是传递的力量感,以及美观的程度都令人惊叹。继第一张海报之后,龟仓还设计了第二张和第三张。第二张海报是 1962 年制作的,采用了早崎治摄影的一张照片,是从正侧面拍摄的田径赛上起跑的一瞬间。第三张海报于 1963 年制作,采用了从正面拍摄的蝶泳照片。在那个年代,采用照片来做海报尚属新鲜事物,给人的冲击力也很强。东京奥运会以前,日本的海报从没有采用过照片,这也算是第一次尝试。所有海报都令人想起龟仓在战前十分活跃时期,在日本工房创办的俱乐部杂志《NIPPON》中,以及以刊登中国新闻照片为主的杂志《SHANGHAI》和《CANTON》中的平面处理手法。

这三份海报在海外都获得了极高的评价,由此证明日本的设计已经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同时,三份海报都在波兰的华沙国际海报双年展中赢得了艺术特别奖。 

东京奥运会海报,D:龟仓雄策,PD:村越襄,P:早崎治, 1961 年 


题图为 三宅一生 迪奥纶连衣裙与米兰尼斯大衣(有裁剪),来自:《日本设计六十年》。

  • 日本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