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新潮社
  • LGBT
  • 出版
  • 日本
  • 杉田水脉

这家百年的出版社,因为刊出歧视 LGBT 议题而停掉旗下的杂志

“违背良心的出版,纵使被杀也不可为之。”

“作为公司,针对在未对编辑体制进行整备的情况下,还继续发刊一事进行深刻反省,并作出休刊的决定。这几乎是等同于废刊”。

9 月 25 日,日本一家老牌出版社 “新潮社”,在官方网站上发表这则宣言,他们宣布将停止出版旗下的一本刊物《新潮 45》。与此同时,也关闭杂志在推特上的官方账号。

这并非计划好的决定,而是突如其来的因应措施,更精准地说是 “灭火”——消除民众对于《新潮 45》 LGBT 歧视性言论的怒火。

今年 7 月 18 日,《新潮 45 》的八月号发表了日本自民党众议院议员杉田水脉的一篇文章,内文提及同性情侣时表示:“他 / 她们不生孩子,没有生产性。向这些人投入税金究竟恰不恰当”。

文章一刊出,立刻在社群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有网友认为杉田水脉是在散播陈旧的“优生思想”。

尽管备受批评,杉田水脉依然不认为自己的言论有什么问题,她在推特上写道:“有前辈议员对我说,你没有说错话,所以昂首挺胸就好。” 此外,她说自己收到了网友的死亡威胁。

过没几天,东京市永田町的自民党总部外头聚集了大约五千名民众,他们手拿彩虹旗与“别用生产性来歧视”的标牌,在门口示威抗议。

一名在现场抗议的女性接受《朝日新闻》采访时表示:“ 不仅仅是 LGBT ,患有残疾的人及高龄人士等,任何人只要活着就应该得到尊重。不可以用生产性这个尺度来判断人类的价值 ”。

由于线上抨击、线下抗议持续发酵,不少读者以为《新潮 45》会对此道歉,但过了一个月,《新潮 45》再次推出十月号,以长达 40 页的篇幅,报导对此事的看法。主题是“杉田水脉的论文真有那么怪吗?”内容引用许多右翼人士的说法,借此捍卫杉田水脉的论点。

新的一期再次引发社会争议,不过这次更多的是来自新潮社内部的员工。

“违背良心的出版,纵使被杀也不可为之。”

9 月 19 日新潮社出版部文艺部公开引用一句新潮社社长佐藤义亮曾经说过的话。这句话被读者视为公开抗议《新潮 45》十月号的专题。

此外,一些长期与新潮社其他杂志合作的作家、漫画家,纷纷公开表示将以行动表达愤怒,停止与新潮社的合作。

漫画家速水螺旋人在推特上写道,自己无法在抬头挺胸地说自己给新潮社工作。

眼见社内分歧越来越大,9 月 21 日佐藤义亮发表一封公开信:“我们对言论自由、表现自由、意见多元、编辑权的独立的重要性,都给予十足的尊重。然而这次《新潮 45》的特别企划《杉田水脉的论文真有那么怪吗?》当中部分言论,即使是已遵照上述说的原则,还是被认为脱离常识、带有偏见且认识不足的表现歧视...”

新潮社成立于 1896 年,至今已经走过 112 个年头,见证过多次政权更迭。而旗下的一本月刊《新潮45》则是在 1985 年开始发行,“新潮”与母社同名,至于 45 则表示这是他们所锁定的中、高龄读者群。

日本评论家古谷経衡在宣布停刊后,公开表示自己在 2015 年给《新潮 45》撰文的契机,是因为当时看到杂志封面故事是《左翼和右翼都是满嘴谎言》,他认为这是一本具有权威性,同时有态度的杂志,能为他们写稿,是一种光荣。

不过他也注意到,《新潮 45》在内容上开始转向的状况,“为了拼销售,某些特别企画会去迎合网络中的右翼,使得杂志整体不是一致性的走向,再加上创刊初期是走稳健风格,这样的转变逐渐让长期订阅者远离。”

若与创刊时期相比,《新潮 45》影响力早已不如以往。

根据日本杂志协会统计的数据显示,《新潮45》今年的 4-6 月之间,每个月平均发行量为 16800 本。相比十年前,同期的发行量为 42833 本。

不少老牌杂志在纸本衰退时期,最终选择退出市场,但若按照正常的情况,一般会引发部分读者缅怀个几天,或是某些媒体会为这本杂志写下它所记录的辉煌历史。

令人不胜唏嘘的是,《新潮 45》走过 30 几年,除了退场脚步仓皇,离开之后留下的更多是骂声。不过,换个角度来说,这大概是几年来,如此罕见地受到极大的关注。


题图来自《新潮 45》

  • 新潮社
  • LGBT
  • 出版
  • 日本
  • 杉田水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