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日本
  • 便利店
  • 外国劳工
  • 少子化

日本打算引进更多外国劳动力,但便利店的问题就很难解决

“如今支撑着便利店的并非日本人,而是外国留学生。在东京等城市地区,一半以上的店员是外国打工者的情况也并不罕见。”

刚连任日本自民党总裁的安倍晋三,不久前才召开阁僚会议表示:“当务之急,是要建构能广泛接纳持有专业性与技能、可马上成为战力的外国人才机制。”

紧接着,法务大臣上川阳子立刻向媒体说明,接下来会改组目前的入国管理局,包含设置“入国管理厅”的事宜。

减低少子化冲击、引进外国劳动力,俨然成了日本政府重要执政方向之一。

根据日本总务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日本的就业人口数为 6660 万人(现在日本总人口为 1.26 亿人),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 97 万人。这数字是从 1953 年日本开始统计之后的最高点。

但若细看劳动力的组成状况,会发现增长的原因,其实来自女性劳动力以及高龄劳动力。以 65 岁以上的劳动人口来说,2007 年约为 549 万人,到了 2018 年升高至 866 万人。相比之下, 25-34 岁的劳动人口,则从 2007 年的 1429 万人,降到 2018 年的 1165 万人。

本地年轻劳动人口的减少,正改变日本产业的劳动人口与组成,一个明显可见的例子正是遍布各地的便利店。目前日本有 5.5 万间便利店,其中外国店员约 5.2 万人,平均每 20 位店员里,就有 1 人是外国人。

另外,根据日本政府统计数据 2017 年各行业的外国人占比,排名前三分别是食品制造业(8%)、纺织业(6.7%)以及汽车和船舶等运输设备业(6%),相比之下日本全行业均值为 2%。日本的外国实习生数量在最近 5 年也增加将近 2 倍。

日本作家中岛惠在《日经新闻网》撰文表示,“如今支撑着便利店的并非日本人,而是外国留学生。在东京等城市地区,一半以上的店员是外国打工者的情况也并不罕见。”

日本的便利店大多是 24 小时经营,但薪水与其他服务业相比之下,较为低廉,这对本地年轻人的吸引力低。也因此,业主近几年大量招聘在日的留学生,让他们通过打工的方式,弥补不足的劳动力。

日本法务省为扩大外国留学生的在日就业,将修订新的制度。外国留学生从日本的大学或大学院毕业后,只要满足年收入 300 万日元以上、在使用日语交流的工作单位就职的条件的话,将不限制行业和领域给予外国人在留资格。过去,日本只允许外国留学生从事与大学专业相关的工作,新制度将大幅放宽可选择的行业。

有鉴于此,日本便利店行业也公开呼吁,希望可以将便利店纳入在留行业之中。

不过,短期内激增的外国劳动人口,却引发了日本社会的讨论与矛盾。

日前,知名日本声优绪方惠美在 Twitter 发文表示自己走向收银处的时候,突然听到客人在责骂店员。“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一名外国店员马上道歉,“对不起……我还在学习”然后,客人说“不懂说日语就滚回自己的国家啊!” 绪方惠美则以此事呼吁日本人应该对外国人展现温柔的一面,好好对待他们。

这只是矛盾中的其中一例。日本便利店为了扩大外国劳工人数同时降低争端,他们正制定工作手册。例如“全家便利店”里的越南员工参加了培训内容的制定。越南没有像日本人那样不断向顾客鞠躬行礼的习惯,据说工作手册中针对如何让员工理解文化差异纳入了具体的说明。

日本政府虽然规定实习生的薪资要等同或高于日本人,但实习生的薪资基本都被压在各都道府县所规定的最低水准。再加上实习生与企业之间的中介机构的存在,薪资会进一步降低,实际到手也就 10 万日圆左右。若是非法劳动,可以获得更多。如果是为了赚钱才来日本,即使有风险,也自然会走上非法劳动的道路。

这是外界质疑实习生制度的原因之一。模糊的身份,规定的限期、不够明确的保障,让实习生成为政策不明之际,引进劳工的借口之一。外界也正呼吁应该完善周边的政策或是中介制度,以防更多的社会问题诞生。


题图来自 Jezael Melgoza on Unsplash

  • 日本
  • 便利店
  • 外国劳工
  • 少子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