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娱乐
  • 蜻蜓之眼
  • FIRST 青年影展
  • 徐冰

那部全部由监控视频组成的电影到底长什么样?| FIRST 青年影展

本文含有大量剧透,不过……反正它也未必会是公映片。

2017 年,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凭借着一部全部由视频监控画面组成的电影《蜻蜓之眼》入围了洛迦诺国际电影节,并且获得了费比西奖(国际影评人奖)一等奖、天主教人道主义奖特别提及奖、青少年评审团奖等多项大奖。近日,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行的徐冰 40 周年个人回顾展和在西宁举行的 FIRST 青年影展上,《蜻蜓之眼》都进行了放映,也让更多人能够得以理解视频监控如何能够组成一部电影。

徐冰

从理论层面上来说,《蜻蜓之眼》利用的是人们这样一种心理机制,在看见似乎并不相关的内容时,会自觉自动地将分散的内容看作一个整体。在电影中,这种心理机制最典型的运用就是蒙太奇手法。以苏联电影学家库里肖夫曾经做过的一个实验为例,当他将一个面无表情的演员和一具女尸剪辑在一起,观众就倾向于认为演员做出了悲痛的表情,而当演员和一个抱着玩具的小女孩依次出现,观众则会认为演员在微笑。

《蜻蜓之眼》也是如此。尽管从视频监控中选取的画面并不连贯,但是当两组画面剪辑在一起,如果其中都有一个主要人物的话,那么观众也会更倾向于认为这两个不同的人物,可以指涉同一个人物,尤其是在徐冰为整部电影添加了一个主线故事的前提下。

故事的一开始,徐冰选取了围绕着一个寺庙的多个不同角度的视频监控。随后,一个女声旁白出现,称自己名叫蜻蜓,17 岁的时候就被家人送上山,带发修行。与此同时,一个视频监控的画面中出现了一个女性的身影,她就自然而然地被观众认定为是旁白的主人,蜻蜓。

之后,画面又转向了寺庙主殿的大门口,其中四五人穿行而过。当其中一位男子拍打着大殿的立柱时,配音适时响起,说这根立柱还是水泥做的好。当男子又指向山门处的时候,配音再度说,这山门还是应该开阔一些,不如把门口的一棵树往旁边平移两米。尽管画面内容实际上可能与配音毫无关系,但这样一种声音和画面的剪辑效果,再度为视频画面赋予了另一种叙事的维度。

《蜻蜓之眼》

以上的两组镜头交代了《蜻蜓之眼》的整个故事背景。越来越多的商人开始赞助寺庙,蜻蜓觉得庙里的氛围发生了变化,因此决定下山。下山后,她找到的工作是在一家奶牛厂的生产流水线上。工作中,她结识了一位名叫柯凡的男生。男生对蜻蜓一见倾心,为了保护蜻蜓不受伤害,他攻击了让蜻蜓失去工作的人,并因此锒铛入狱。

当柯凡从监狱出来之后,《蜻蜓之眼》的叙述者从前半段的蜻蜓,变成了后半段的柯凡。他发现蜻蜓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整容变成了网红主播。在一次直播过程中,蜻蜓惹恼了一位明星的粉丝,并因此遭受大量的网络暴力。不堪重负之下,蜻蜓失踪。为了找寻蜻蜓的踪迹,柯凡将自己整容成了蜻蜓的样子,并沿着她生活的轨迹,找回了寺庙之中。

在讲述整个故事的过程中,徐冰依旧沿用了上述的手法,将大量的视频监控素材剪辑在一起,并辅以适时出现的旁白,推进观众对于这个故事的理解。很显然,要制作这样一部 90 分钟的电影,徐冰和他的团队需要调阅大量的视频监控素材,并从中做出筛选。这当中需要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

虽然在映后的反馈中,有不少观众提出《蜻蜓之眼》的剧情过于薄弱,但这种批评本身就说明通过剪辑和旁白,让视频监控画面得以发挥叙事功能是一个成功的策略,否则观众只会对整个故事感到困惑和迷茫。

反过来这种批评也为《蜻蜓之眼》指出了一种可以提升的方向。在整个剧情的设计上,是否能够有一个更合适的故事,以匹配视频监控画面这样一种此前从未有人尝试过的艺术形式。

《蜻蜓之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徐冰可能并未将入戏作为评判《蜻蜓之眼》好坏的一个标准,而电影总是被人称为是一种造梦的艺术。在处理电影画面的时候,徐冰毫不忌讳地将爱奇艺、优酷、秒拍这些平台的 logo 或者是视频监控不断跳动的时间置于画面的明显位置。他在不断地提醒你,这部电影是由真实发生过的、不连贯的素材所组成的。

它因此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心理体验。在被蜻蜓和柯凡之间的故事所吸引的同时,又时刻在被视频监控本身拉出故事的范围,既共情,又疏离,并且在某些段落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

当柯凡载着车和蜻蜓出游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害蜻蜓被工作的洗衣店开除的刁蛮女顾客。柯凡在愤怒之下,开车撞上了对方的车辆,然后不断倒车、撞击,倒车、撞击。

由于可以明显体认到,视频监控记录了一段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它让柯凡在那一刻的情绪以一种无法质疑的方式在银幕上宣泄出来,为这个虚构的剧情赋予了真实的力量。但视频监控的画面和电影故事之间天然的错位,又反过来得以让观众开始质疑画面本身的合理性。如此荒诞的一个场景真的存在过吗?就这样,视频监控和电影剧情这两个层次,都同时具有真实和虚构两种属性,这种张力成为了《蜻蜓之眼》一种独特的观影感受,是其他任何的影像作品都无法带来的。

徐冰从一开始就为《蜻蜓之眼》奠定了一个荒诞而又悲伤的基调。作为最开始的几组画面之一,一个人在没有栏杆的河边慢慢走着,因为看手机,他不小心掉入了河里。监控画面快进几分钟,这个人始终无力爬出水面,在上下翻腾了多次之后,水面再次回归平静。

除了那些得以帮助推动叙事的视频监控画面以外,徐冰在电影中大量使用了这种类型的监控画面,从天空坠落的飞机、狂暴的闪电、突如其来的车祸、崩塌的房屋。每一次蜻蜓和柯凡遭遇重大变故的时候,就会有四五组这样的画面剪辑在一起,将人物的悲剧进一步放大。

全片只有一处,引发了全场观众的爆笑。那就是当电影开场时,画面对准了一个正在播放电影的视频网站页面。在熟悉的旋律声中,画面急速放大,绿底的龙标占据了整块电影银幕。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徐冰本人和他的创作理念,这里是《好奇心日报》在去年 9 月和徐冰的对话。

  • 蜻蜓之眼
  • FIRST 青年影展
  • 徐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