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纽约时报
  • 印度
  • 高温
  • 健康

研究人员警告说,印度的夏天很快将超过人体能够忍受的极限

如果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继续以目前的速度增长,那么高温和潮湿的程度将变得难以忍受,对穷人而言尤其如此。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新德里电 — 在六月一个酷热难耐的周三,瘦骨嶙峋的拉玛蒂(Rehmati )紧紧抓着医生的桌子。她几乎直不起身来,肚子疼得厉害。

上个月,新德里贾雅普拉卡什·纳拉扬医院(Lok Nayak Jayaprakash Narayan Hospital),身着粉色衣服的是拉玛蒂。

在此之前,她坐着跟火炉一样热的公共汽车、花了 26 个小时到印度首都探望她的民工丈夫。她到达时,这座城市也变成了一个火炉。午间的温度达到 43.9 摄氏度,拉玛蒂因为不适进了急诊室。

医生里娜·亚达夫(Reena Yadav)还不清楚拉玛蒂生病的确切原因,但显然与高温有关。亚达夫医生怀疑是斋月期间的禁食加重了脱水,也可能是食物中毒造成的,因为夏天食物很容易变坏。

亚达夫医生给 31 岁的拉玛蒂注射了点滴。她握着她的手,告诉她会没事的。拉玛蒂俯下身开始干呕。

五月,巴基斯坦已发生多起极端高温致人死亡的案例。然而,随着许多灼热的南亚城市不断升温,科学家和经济学家纷纷发出警告称,有一种影响更深远的危险正不动声色地逼近:极端高温正在损害数以千万计人的健康和生计。

他们认为,如果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继续以目前的速度增长,那么高温和潮湿的程度将变得难以忍受,对穷人而言尤其如此。

目前的高温已经让这些人变得更穷,身体也每况愈下:一位加尔各答的街头小贩因为疲劳和恶心蹲在地上。一位在德里卖水给游客的女人,每年夏天至少要因中暑而昏倒一次。发烧和头痛的男女挤满了急诊室。户外工作者因为虚弱或生病常常缺勤,并因此拿不到当日的薪水。

新德里的一个建筑工地。对劳动者来说,请假意味着拿不到工资。

砍伐建筑工地的树木会使城市升温。

“这些城市将变得无法居住,除非市政府建立应对高温现象的体系并让公众知情,”苏亚塔·索尼克(Sujata Saunik)说,“这是一项重大的公共卫生挑战。”他曾在印度内政部(Indian Ministry of Home Affairs)担任高级官员,现在是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University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研究员。

事实上,最近对几个南亚最大城市的气候趋势分析发现,如果目前的变暖趋势持续下去,到本世纪末,湿球温度(wet bulb temperatures,由实际空气温度和湿度决定,到某个临界点人体会失去给自身降温的能力)将会非常高,以至于直接暴露在高温下 6 小时或更长时间的人将无法存活。

在许多地方,高温只会使城市病更加棘手,电力和水力等基础服务都会出现短缺。

2010 年 5 月,印度西部的高温城市艾哈迈达巴德(Ahmedabad)遭遇热浪,气温飙升至 48 摄氏度,国家灾害管理局(National Disaster Management Agency)对此发出了警报。根据一项公共卫生研究,这场高温造成的死亡率与前几年同期相比上升了 43%。

自那时起,地方政府在环保组织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的帮助下,在某些地方采取了简单的措施。例如,在艾哈迈达巴德,由政府资助的送货车在最热的月份里分发免费的水。在东部沿海城市布巴内什瓦尔(Bhubaneswar),公园会在下午开放给户外工作者乘凉。民选官员时不时会在社交媒体上发布高温安全须知。有些因建筑项目而砍伐树木的城市,现在正忙着种植新的树木。

科学界对此明确表示担忧。最近,一份世界银行的报告得出结论:气温上升可能会降低该地区 8 亿人的生活水平。

根据城市气候变化研究网络(Urban Climate Change Research Network)的估计,预计到 2050 年,全球人口最多的 100 个城市夏季最高温度将达到 35 摄氏度以上,其中有 24 个城市在印度。

印度综合研究与发展行动(Integrated Research for Action and Development)的副主任罗希特·马格特拉(Rohit Magotra)正在帮助首都德里制定计划应对这种新的危险。第一步便是量化人员的伤亡情况。

“很多高温致死案没有被上报,或者报告得不够。他们认为,高温致死是理所当然的事,”马格特拉说,“它像一个无声的杀手。”

在一个酷热指数为 43.9 摄氏度的炎热周三早上,他和一组接受调查的人员穿过了德里市中心工人阶级社区的一条蜿蜒小巷。他们测量了砖房公寓内的温度和湿度,并向居民们介绍了高温对他们的影响。

罗希特·马格特拉调查组的一位实地工作人员与妇女们谈论如何应对高温的问题。

一位名叫卡迈勒(Kamal)的妇女告诉他:“只有到凌晨 4 点天气转凉时,我们才能入睡。”她的丈夫是一名日薪临时工,今年由于中暑了缺席了一周的工作,因此一周没拿到工资。

一位名叫穆罕默德·奈姆(Mohammed Naeem)的店主称,虽然他可以设法在一楼保持凉爽,但他父亲因为整天待在他们酷热难当的顶层公寓里,每年夏天血压都会上升。

年轻人用一整个上午把成堆的纸张从一条狭窄的小巷拖到印刷厂。这家印刷厂在一楼营业,一个裁缝盘腿坐在地板上,给一件男式西装缝上内衬。窗帘上停着许多只苍蝇。

一位名叫阿贝达(Abeeda)的女士告诉马格特拉,为了帮涂漆工丈夫应对酷暑,她一直在家里储存葡萄糖片。她说,即使炎热的天气让他感到恶心和头晕,他还是得去工作,别无选择。

城里的工人们用大手帕遮着脸,为德里急剧增多的汽车修建了一条高速公路的分支。天空灰蒙蒙的。建筑工人们表示,皮疹、口干、恶心、头痛是他们日常的小毛病了。每 10 到 15 天,他们就不得不请一天的病假,并损失一天的工资。

42 岁的电工拉特内什·提哈里(Ratnesh Tihari)说,他觉得天气一年比一年热。这有什么好吃惊的呢?他抬了抬下巴,指向他帮助修建的高速公路分支。“事实就是这样。为了修路,你把树都砍了,”他说,“这样天气会更热。”

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估计,到 2030 年,全球范围内的极端高温将导致劳动生产率降低,损失可达 2 万亿美元

老德里拥挤异常。一位前政府官员称,许多城市可能会变得“不适宜居住”。

根据一项针对全国 283 个气象站数据的分析,德里的酷热指数(heat index,考虑到平均温度和相对湿度)正在急剧上升:1951 至 2010 年间,夏季气温每十年上升 0.6 摄氏度,季风雨期间则为 0.55 摄氏度。

有些城市在一年中各个时间都变得越来越热。在 1951 至 2010 年期间,海得拉巴( Hyderabad)的夏季平均酷热指数每十年上升 0.69 摄氏度。在东部的三角洲城市加尔各答,夏天总是闷热难耐,季风雨期间变得尤为严酷:该市 6 月至 9 月的酷热度指数每十年上升 0.26 摄氏度。

加尔各答贾达沃普尔大学(Jadavpur University)的经济学家乔伊什里·罗伊(Joyashree Roy)发现,夏季的大部分时间天气太热、太潮湿,人们无法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湿球温度远远超过了大多数国际职业健康标准的要求。

然而,如果你选择在六月闷热的一天漫步城市,就会看到人们蹬着人力车、头顶货物,建造着玻璃和钢铁的塔楼。罗伊博士指出,只有像她这样的少数人能在家和办公室里吹空调。“有资本的人正在享受。没有资本的人变得更糟,”她说,“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成本是很高的。”

新德里一位卖水和柠檬汁的摊贩克里帕·德维(Kripa Devi)正在和酷暑作斗争,她说自己经常生病。

研究人员正在琢磨解决方案。

艾哈迈达巴德用上了市政基金。该市已在几千多个铁皮屋顶的棚屋上涂抹白色的反光漆,从而降低室内温度。

海得拉巴也在进行类似的尝试。工程师和城市规划师团队进行了一项试验项目,用白色柏油帆布盖住一些有铁皮屋顶的棚屋。它使室内温度降低了至少 2 摄氏度,足以缓解难以忍受的高温。现在,他们想把屋顶降温试验扩大到城市周围 1 平方公里,安装降温的屋顶、墙壁和人行道,种植树木。资金问题是他们目前的主要障碍。

拉吉克汗·比洛利卡(Rajkiran Bilolikar)参与并领导了屋顶降温实验项目。小时候,他会去海得拉巴看望他的祖父,那时市区到处都是树。这是一座以花园闻名的城市,即便是大夏天他也能在户外散步。

如今,比洛利卡是位于海得拉巴的印度行政管理学院(Administrative Staff College of India)的教授,他不能经常散步了。他的城市变得更热,树也少了。空调数量激增,却向室外喷吐热气。

比洛利卡称,说服政策制定者甚至是公众严肃对待高温风险是一件难事。海得拉巴一直很热,变热的过程缓慢到几乎难以察觉。他表示,高温是“一个隐藏的问题。”

他决定在家不使用空调。但是,邻居的空调热气从他敞开的窗户吹进了他的公寓。他三岁的女儿热到皮肤发烫。他只好不情愿地关上窗户,打开空调。

新德里的一条街道。空调吹到户外的热气令城市更加炎热。


翻译:熊猫译社 Joey

文内图片版权:Saumya Khandelwa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印度
  • 高温
  • 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