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纽约时报
  • 伊朗
  • Instagram
  • 网红

伊朗少女因上传跳舞视频被捕认罪,引发强烈网络抗议

“播出这种认罪节目到底有什么用?什么样的观众看了才会觉得满意?说真的,谁看了之后会引以为戒?”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德黑兰电 — 和许多少女一样,Maedeh Hojabri 喜欢在自己的卧室里跳舞,然后把拍下的视频分享到 Instagram 上。

可是 Hojabri 住在伊朗,那里不允许女性跳舞——至少在公共场合是明令禁止的。于是今年 5 月,伊朗当局悄悄逮捕了这个 19 岁的女孩。她的 Instagram 主页也被删除了,关注她的 60 万粉丝都不知她去了哪里。

上周二,不少粉丝在伊朗国家电视台一档名为《歧途》(Wrong Path)的节目里发现了 Hojabri 模糊不清的身影,真相这才水落石出。节目里,Hojabri 哭着承认跳舞是可耻的,还说她家人并不知道自己拍下了在卧室里伴着西方乐曲舞蹈的视频(比如伴着艾拉·斯特菲[Era Istrefi]演绎的 Bonbon 等歌曲)。

伊朗经济低迷,官僚腐败,民众缺乏个人自由,整个社会本就动荡不安。如今当局公开羞辱了 Hojabri,还逮捕了若干身份尚未公布的人,且不论政府意图何在,他们的这种做法已在伊朗掀起了轩然大波。

Hojabri 在卧室跳舞的视频截图

Hojabri 在电视上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后,许多伊朗人都上传了自己跳舞的视频以示抗议,还有数千人在他们的 Instagram 主页上分享了 Hojabri 的照片、发表声援她的帖子。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伊朗强硬派人士重新获得了一部分民众的信任。而对强硬派而言,Hojabri 的跳舞视频再次说明当局有必要屏蔽 Instagram。在伊朗,Instagram 是唯一还能使用的西方社交媒体工具。此前,通讯应用 Telegram 已于今年 4 月被禁用。

上周日,一位名为 Shaparak Shajarizadeh 的伊朗妇女也在 Instagram 上发帖抗议强硬派人士的做法。她曾于今年 2 月在一次公开抗议活动中摘去了必须佩戴的头巾,因而被判处 2 年监禁、缓期 18 年执行。Shajarizadeh 勇敢摘掉头巾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传开后,她就遭到了警方逮捕。她在 Instagram 上说,自己是因为“抗议不公正的法律”而受到了 20 年的惩罚。

当地司法机构上周警告称,在伊朗拥有 2400 万用户的 Instagram 可能因其“不受欢迎的内容”而被屏蔽。鉴于 Hojabri 等网红在 Instagram 上拒不妥协的姿态,强硬派人士把这些人叫做“鹿角”。

但公众似乎完全站在 Hojabri 一边。用户 Mohsen Bayatzanjani 在 Twitter 上写道:“播出这种认罪节目到底有什么用?什么样的观众看了才会觉得满意?说真的,谁看了之后会引以为戒?”他是使用特殊软件访问 Twitter 的,因为这家网站在伊朗也被屏蔽了。

网上的批评尖锐而大胆。女演员 Roya Mirelmi 分享了 Hojabri 的照片并写道:“在这片土地上、在我的祖国,强奸、偷盗、虐待动物或儿童,还有恬不知耻都不是犯罪。相反,拥有甜美的微笑、感到快乐幸福不仅有罪,而且罪大恶极。”她的这条状态一共得到了 14133 个赞。

2013 年,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当选伊朗总统时承诺要让民众享受更多个人自由。此后,他推动了社交媒体的发展,试图捍卫 Telegram,还提高了国内网速,让伊朗人得以用手机在线观看视频。但现在,强硬派又把矛头对准了 Instagram。

今年 4 月,伊朗国家警察局长 Kamal Hadianfar 宣布不久就将逮捕多名“Instagram 上的网红”,并有 5.1 万张 Instagram 页面因发布粗俗和淫秽视频已处在警方监控之下。

“一开始,Instagram 单纯只是一个互联网工具,人们可以在上面分享照片、写一些文字,”强硬派分析人士哈米德礼萨·塔拉吉(Hamidreza Taraghi)说道,“但西方人在幕后一步一步把它变成了恶意工具,用来颠覆国家政权或者传播色情内容。我们当然必须把它屏蔽。”

Instagram 成为强硬派的眼中钉也不足为奇。几十年来,伊朗宗教领袖屈于现实压力,一直声称人们可以随意做他们喜欢的事,但前提是只能在私底下进行。

因此,人们找到了一种平衡。在公共领域,民众要遵守保守的伊斯兰教义,妇女必须佩戴头巾,一般不得唱歌跳舞(但偶尔也有例外,比如伊朗队在世界杯比赛中获胜后,她们可以在街上跳舞);而在私人场合,妇女就不必受到约束。

然而,Instagram 打破了伊朗人私与公的隔阂。人们只需搜索“伊朗”的标签,就能一窥伊斯兰神职人员不希望他们看到的东西:舞者、被废黜的伊朗国王,还有穿比基尼的女孩子。

和世界其它地方一样,伊朗也有许多网红。他们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粉丝,也因此获得了广告商的赞助,一些人已经能够以此为生。但现在,这些网红似乎就要面临危险的处境。

一位网名叫 Saman Ghasemzadeh1 的伊朗大 V 在 Instagram 上拥有 51 万粉丝。他经常会在视频里抱着毛茸茸的小狗炫耀自己的腹肌,还会和不戴头巾的女友穿着印有两人合影的 T 恤自拍,因而受到了粉丝追捧。他还会在主页上推销牙齿美白产品、做生发广告。

伊朗民众在网络上的行为让政府官员越来越感到不安。司法官员 Farid Najafnia 在《歧途》节目里说,许多人在网络上受“自卑情结”困扰,一门心思想得到更多的“赞”。这名官员与某被捕人员谈话后表示非常震惊。

他在节目里接受采访时说:“我问她:‘你难道没有羞耻心,不懂得自尊自爱吗?你公开分享了这么多应该严格保密的私人内容。’她回答说:‘我认为网络完全是个私人空间。’居然是私人的,私人的会被 8000 个人看到并‘点赞’吗?真的吗?你确定?”

2014 年,6 名伊朗年轻人因改编了美国歌手法雷尔·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名为《Happy》的音乐视频而遭到逮捕。他们在国家电视台上对自己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并被判处 90 下鞭刑,但一直未得到执行。6 人中的一名女孩 Reihane Taravati 后来成了 Instagram 上的网红。

Taravati 说,Hojabri 在电视上的供词让自己又回想起了当年。她表示:“他们似乎从没吸取过教训。舞蹈是我们的文化,是表达快乐的一种方式。”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来自 Sander van Dijk on Unsplash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伊朗
  • Instagram
  • 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