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医药
  • 脱欧
  • 非洲
  • 疟疾
  • 臭氧
  • 环境
  • AstraZeneca
  • FDA
  • 阿比·艾哈迈德
  • 鲍里斯·约翰逊

全球头条速递 | 英国外交大臣辞职;《科学》揭露 FDA 药品审核中的利益关联

《全球头条》是好奇心日报 2018 年的新栏目,正在试运行中,它还是致力于让你了解更多。

议题制造者在谈什么

《科学》:隐性利益关联——制药公司如何左右 FDA 的药品审核

2010 年 7 月,美国马里兰州一家万豪酒店,7 名医学专家以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评审员的身份听取了英国药企 AstraZeneca 的报告。随后,他们以 7:1 的投票结果批准了该公司研发的心血管疾病新药。相较于竞争对手,这种药能稍稍降低病人的死亡率,价格则高出了二十多倍。

FDA 没有提及其中的利益关联,但 4 名专家随后开始收到以差旅、咨询为名的费用,其中一名收到近 200 万美元用于“相关研究”。

这个案例曝光于顶级学术期刊《科学》(Science)7 月 6 日新刊的封面报道。《科学》的调查显示,FDA 外聘评审员与药企之间存在广泛的利益关联。107 名被调查的医学顾问(physician adviser)中,有 40 人在投票后 4 年内收了 1 万美元以上的款项,26 人所得超过 10 万美元,7 人所得超过 100 万美元。

除了“事后支付”模式,等待审批的药企及其竞争对手还会在评审当年或前一年为专家们提供咨询、差旅、讲座、研究经费。这些事项见于期刊论文的利益申报,却在 FDA 的评审过程中只字未提。另一种普遍现象是,很多评审员会选择辞职,加入他们曾经投票支持的药企。

明尼苏达大学的医学伦理学家 Carl Elliott 称事后资助为“延迟回报”。“你相信一家公司早晚会给你回报,于是帮了它一个忙。而他们确实会回报你。” Elliott 说。

FDA 没有正面回应《科学》的质询,AstraZeneca 表示对任何事后资助完全不知情——除了这些专家日常参与的临床试验和评审工作。

一些专家承认了接受资助的事实,但强调这是评审专业化的必要成本(price),且他们没有从中谋取私利,不会影响评审的中立性。

但开头提到的 AstraZeneca 是个令人不安的案例。2009 年,该公司研发的 Seroquel 获批用于新领域,一些评审随后陆续收到资助。2010 年,公司向政府支付了 5.2 亿美元,用于解决关于临床试验及营销中不当行为的法律纠纷;同年,公司靠 Seroquel 赚了超过 50 亿美元。2011 年,FDA 要求 AstraZeneca 在产品说明中添加风险警告;3 周后,一名此前不了解潜在风险而使用该药的患者死亡。

FDA 的同类机构已经开始探索更严格的评审监督机制。欧洲药品管理局(EMA)要求评审专家不得与过审方存在同期利益关联,也禁止或严格限制与药企有 3 年以上交情的专家参与评审。一票否决的因素包括演讲费、咨询合同和研究资助。

图片来源:Stephan Schmitz / Science

24 小时新闻制造者

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辞职,担忧英国会因上周达成的“软脱欧”方案陷入“殖民地状态”。

包括稍早辞职的脱欧大臣戴维斯在内,过去 24 小时内共有 3 名处理外交与脱欧事务的高官辞职。

上周五,特蕾莎·梅领导的内阁就脱欧方案“达成一致”。这份方案比外界预期的更为温和。根据方案,英国将在包括农产品在内的所有货物上执行与欧盟相同的规则手册,保障跨境贸易顺畅;建立用于解释英国与欧盟间协议的“共同宪法框架”;自主制定关税规则,同时避免造成边境混乱。

约翰逊的辞呈以激烈措辞批评内阁方案交出了英国的自主权,可能使英国“真正陷入殖民地状态”。他表示:“脱欧应该带来机会和希望……这个梦想正在死去,因毫无必要的自我怀疑而窒息。”

约翰逊被认为是脱欧强硬派,在 2016 年公投中扮演了旗手角色。他在辞呈中抱怨:“整个周末我都在尝试(支持内阁方案的)措辞,最后发现这些话都堵在了嗓子里。既然我无法全心全意地认同内阁的提议,一个悲伤的结论是我必须走了。”

特蕾莎·梅发表了一份简短的声明,感谢约翰逊的工作。她稍晚时候宣布前卫生大臣亨特(Jeremy Hunt)将继任外交大臣。后者是梅的盟友,但在 2016 年公投中投票反对脱欧。

周二出版的《卫报》和《金融时报》在头版头条指出,梅的执政地位已经陷入危机。工党指责梅在过去两年间放任态度反复、犹豫和内阁暗斗,失去了继续领导脱欧的能力;欧洲议会主席表示,约翰逊和戴维斯的离职完全无助于“解决脱欧造成的乱局”。

梅呼吁欧盟支持上周提出的脱欧方案,否则英国可能在达不成协议的情况下进入硬脱欧。但欧盟的态度并不明确。很多欧盟官员担心,允许英国继续留在欧洲自由贸易的框架内将给其他国家树立坏榜样。

鲍里斯·约翰逊。图片来源:UK in Japan- FCO / Wikimedia

世界还发生了什么

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卡瓦纳夫(Brett Kavanaugh)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填补肯尼迪大法官离职后的空缺。卡瓦纳夫在堕胎、医保等议题上态度微妙。他将在参议院接受质询和投票确认。

泰国洞穴救援继续进行。营救人员已救出 8 名儿童,剩下仍有 4 名儿童和他们的教练被困。

土耳其一列火车在该国西北部脱轨,造成至少 24 人死亡,上百人受伤。官方认为脱轨原因是接连暴雨对地面的破坏。

日本西部创纪录的暴雨已造成 126 人死亡,79 人失联。气象厅发布的“大雨特别警报”目前已全部解除。

YouTube 宣布将采取一系列措施打击不实信息,支持权威新闻机构。新措施包括为突发新闻的视频添加文字预览。

有人说

“奇迹般的一天,我边想边起鸡皮疙瘩。”

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造访厄立特里亚首都阿斯马拉后,阿斯马拉居民 Mela Gebre Medhin 将其称为“历史性的一天”。两国元首正式签订的共同声明宣布,结束战争状态,恢复贸易和外交关系。

20 世纪 90 年代末,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发生边境冲突,数万人死于战争。2000 年开始,两国签署了一份协议,进入“非战非和”状态。协议安排的定界委员会认定双方争议的巴德梅镇(town of Badme)属于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方面不承认这一结果,造成对抗状态延续至今。

除了边境纷争,两国的敌对关系也影响了整个地区。几乎在所有议题上,双方都采取了对立立场。以索马里问题为例,埃塞俄比亚支持国际社会承认的政府,厄立特里亚则支持伊斯兰团体。

两国关系的转折点出现在今年 4 月。当时,阿比当选埃塞俄比亚总理。新总理被寄予厚望。就在访问厄立特里亚之前,阿比宣布解除紧急状态,释放政治犯,实行经济改革。他甚至表示,巴德梅镇可以属于厄立特里亚。

巴德梅镇的归属尚未最终确定,埃塞俄比亚方面仍有抗议声音。但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除了通讯、交通恢复、亲人重聚,埃塞俄比亚还可以使用厄立特里亚的红海港口。自后者 1991 年独立以来,埃塞俄比亚就成了内陆国家。

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战争地图(1998 年)。图片来源:Skilla1st / Wikimedia

你可能还感兴趣的事

巴拉圭成为近 50 年内首个消灭疟疾的美洲国家——但其他国家的情况不太乐观

世卫组织(WHO)将巴拉圭的成功经验归功于行之有效的全国卫生系统,它能迅速诊断疟疾病例,同时分析病例是来自本地传播还是境外输入。世卫组织官员预计,阿根廷也即将取得抗击疟疾的胜利。

但放眼整个南美,控制疟疾的努力并不令人乐观。巴拿马、尼加拉瓜、秘鲁、委内瑞拉 2016 年的疟疾病例都较 2010 年有所上升,哥伦比亚的病例更是在 2015 至 2016 年间翻了一倍。全球范围内的疟疾病例则从 2015 年的 2.11 亿增至 2016 年的 2.16 亿。

疟疾的肆虐部分归咎于农村地区落后的卫生条件,但更主要的还是归咎于它的传染源——蚊虫。极端洪水助长了蚊子的孳生,传播疟疾的主要两种蚊子还对杀虫剂产生了抗药性。只要蚊子存在,已经消灭疟疾的国家仍可能故态复萌——用一位卫生官员的话说,蚊子眼里可没有边境线。

调查显示,近年来造成臭氧层破坏的化学物质来自中国的塑料泡沫违规生产。

自《蒙特利尔议定书》生效以来,南极臭氧层空洞不断缩小,人类保护臭氧层、控制温室气体的努力取得了明显成效。但最近几年,趋势再度逆转。研究认为,一种名为氟利昂-11(CFC-11)的污染物导致了这种变化。氟利昂-11 从 2010 年开始已经在全球范围内禁用。

非政府组织“环境调查局”(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周一公布的调查显示,氟利昂-11 的排放源是中国的泡沫制造工厂。调查者在中国 21 家工厂发现,有 18 家违规使用了这种化学品,很多厂家爽快承认了氟利昂-11 的使用,并称这是业界的普遍情况。中国有数千家这样的中小型泡沫生产商。

发现氟利昂-11 排放量异常上升的美国研究团队对调查结果表示意外,并指出还不能排除其他可能。如果确定污染源来自中国,他们希望新的环保举措能迅速发挥成效。

“环境调查局”已经将调查证据送至中国政府部门,后者正在进行采样调查。事实上,山东省环保部门 2016 年的一份报告就指出,CFC-11 的违规使用依然非常普遍。尽管如此,在高额利润和相对较轻的违法成本面前,很多企业选择了铤而走险,和执法部门展开了游击战。

历史上的今天

138 年 7 月 10 日,罗马帝国皇帝哈德良逝世。

1652 年 7 月 10 日,英国对荷兰宣战,第一次英荷战争爆发。

1940 年 7 月 10 日,不列颠空战爆发。

1985 年 7 月 10 日,法国情报部门在新西兰炸沉绿色和平组织用于监控和抗议核试验的舰船彩虹勇士号(Rainbow Warrior)。

1991 年 7 月 10 日,叶利钦就任俄罗斯联邦首任总统。

2007 年 7 月 10 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被执行死刑。

2011 年 7 月 10 日,受困于电话窃听门的英国《世界新闻报》停止发行。


题图来自:publicdomainpictures.net

  • 医药
  • 脱欧
  • 非洲
  • 疟疾
  • 臭氧
  • 环境
  • AstraZeneca
  • FDA
  • 阿比·艾哈迈德
  • 鲍里斯·约翰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