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叛徒马密可能的回忆录》在大陆放映,很可惜并不是现场演出

剧场是一个在跟社会、观众沟通的媒介。如何在戏剧中提出和呈现一个有价值的主题,这部戏剧可能会带来启发。

主创介绍:

《叛徒马密可能的回忆录》的编剧是简莉颖,导演是许哲彬,两人曾多次合作制作戏剧。

简莉颖出生于 1984 年,彰化员林人。毕业于东华大学原住民语言与传播系、文化大学戏剧系和台北艺术大学剧本创作研究所。

她的编剧作品包括:四把椅子剧团《叛徒马密可能的回忆录》、《遥远的东方有一群鬼》、《全国最多宾士车的小镇住着三姐妹(和她们的 brother)》;耳东剧团《服妖之剑》;前叛逆男子剧团音乐剧《新社员》、《利维坦 2.0》;再拒剧团《自由时代》(共同编剧);果陀剧团《五斗米靠腰》;莎妹剧团《羞昂 app》;穷剧场《懒惰》;外表坊时验团《春眠》;黑眼睛跨剧团《台湾365永远的一天》;慢岛剧团《月孃》;大开剧团《陪你唱首歌》。

导演许哲彬是四把椅子剧团的艺术总监。这个剧团的名字源于创作初期成员对戏剧的热情和期望。

四把椅子剧团最开始只有四个人,四个人都是大学同学。许哲彬说当时年纪小,大家常常聚在一起做戏,想着成立一个剧团。当时大家互相开玩笑说:“我们以后就是戏剧圈第一把交椅、第二把交椅……”于是就取名为“四把椅子剧团”。

简莉颖和许哲彬最正式的合作开始于《全国最多宾士车的小镇住着三姐妹(和她们的 brother)》。那时许哲彬刚刚从英国结束集体创作的学习回到台湾。

即使是不存在东西方文化隔阂的英国,他们在重排经典剧作的时候都几乎是在重写剧本。简莉颖和许哲彬想一起试试经典剧作的排演,挑了契诃夫的《三姐妹》,由简莉颖来重写。后来根据易卜生的《群鬼》,两人又编排了《遥远的东方有一群鬼》。

简莉颖致力于写作原创的剧本,涉及的题材广泛。许哲彬曾提到跟简莉颖合作之后自己的改变。

第一,导完简莉颖的剧本,许哲彬发现那些台词不像人说的话,就会特别的敏感。台词口语化,台词讲出来,演员有没有办法消化。听到讲翻译腔的台词耳朵就会竖起来。

第二,许哲彬发现台湾缺乏自己的文本和故事。剧场是一个在跟社会、观众沟通的媒介。我们到底要跟大家沟通什么?提出什么问题?形式跟内容不应该切开来看。

而大陆戏剧导演陈然在《叛徒马密可能的回忆录》的介绍文章里说,写完马密,简莉颖说对于在台湾这片土地上的人是怎么活着,越来越有感觉。“交谈间我越来越觉得有些嫉妒。在我的目光所及,在我们的环境里,这样的创作者依然稀少。”

内容介绍

2015 年,简莉颖任台湾两厅院“艺术基地计划”驻馆艺术家,当时她经过一年多的田野调查,创作了戏剧《叛徒马密可能的回录》,并由四把椅子剧团在两厅院演出。

《叛徒马密可能的回录》讲的是九十年代末期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出现后,台湾同志社群、HIV携带者的日常生活。

故事开始于一个纪录片发布会。女子均凡靠着纪录片主人公马密留下的日记,追访了他身边的亲友,想要探究曾经收留病患及志工的“甘马之家”解散的原因。

戏剧导演陈然看过这部戏剧,她在社交网站上贴出过一段评论。其中一段提到:

难得的是,剧作家没有仅仅就事论事,满足大众对同志族群的猎奇心理,她以长期在社运团体工作的经验处理了一个司空见惯又难以描述的情感议题:人们因为种种机缘而结成一个紧密的共同体,抱团取暖的背后是近到失焦的亲密关系的变异,最终对彼此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这使得这部戏在关注社会少数群体的同时,有着更普世、更深刻的人性内涵。

此次只是《叛徒马密可能的回忆录》影像版本,并不是戏剧演出,对于戏剧呈现来说肯定会有很大减损,但在放映之后编剧简莉颖和其他嘉宾的演后谈。

点击这里收听《叛徒马密可能的回忆录》原声音乐


题图为《叛徒马密可能的回忆录》剧照,摄影秦大悲,有裁剪,图片来自剧目宣传页面

  • 戏剧放映
  • 映后谈
  • 北京
  • H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