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纽约时报
  • 美国
  • 种族
  • 大学
  • 平权
  • 特朗普
  • 奥巴马

特朗普政府取消美大学招生多样化方针,这也是奥巴马的遗产

“人们正以新的视角审视在教育体系中考虑种族因素的问题。因为除了白人学生,亚裔和其他种族的学生也受到了不公平待遇。随着美国人口结构的改变,这一问题变得越来越棘手。”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华盛顿电 — 特朗普政府周二宣布,将废除奥巴马政府采取的一项要求大学在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以使校园多样化的措施。这就意味着,这届政府将支持大学采取忽视种族因素的招生标准。

在一封联名信中,教育部和司法部宣布,它们已经废除了 7 项奥巴马政府采取的针对平权措施的指令,声称“这些指令提倡了宪法要求之外的政策取向和立场”。

司法部发言人德文·M·奥马利(M. O’Malley)表示:“行政部门不能发布超越法律的指导意见来绕过国会或法院,这些指导意见中,有些甚至存在了数十年之久。”

在一份单独发布的声明中,教育部长贝琪·德沃斯(Betsy DeVos)采取的措辞没有那么激烈。她写道:“联邦最高法院已经确定了哪些平权政策是合宪的,最高法院给出的书面决定是解决这一复杂问题的最好指导。学校应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为所有学生提供同样的机会。”

特朗普政府之所以有这些举动,是由于平权措施的存废已到了关键时刻。司法部和教育部中的强硬派正采取行动,抵制将种族作为标准来衡量教育机构内的多样性。由于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M·肯尼迪(Anthony M. Kennedy)将于本月末退休,最高法院将失去支持平权措施的关键一票。与此同时,特朗普总统还能提名一个反对平权政策的法官。数十年来,这些政策一直都在设法消除一流教育机构中的种族隔离。

在一个备受瞩目的案件中,哈佛大学与亚裔美国学生针锋相对。后者表示,哈佛这一美国极负盛名的教育机构一直在采取措施排除一些亚裔申请人,来为其他种族的学生保留名额。该案针对的显然是最高法院。

罗杰·克莱格(Roger Clegg)是保守派智库平等机会中心(Center for Equal Opportunity)的主席和总顾问。他说:“人们正以新的视角审视在教育体系中考虑种族因素的问题。因为除了白人学生,亚裔和其他种族的学生也受到了不公平待遇。随着美国人口结构的改变,这一问题变得越来越棘手。”

民主党人和民权组织谴责了政府的决定。来自加州的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说:“撤销至关重要的平权措施指导意见有违美国的价值观。”她认为,这一决定“显然是特朗普政府对有色族裔的又一次攻击”。

指导文件(比如周二遭到撤销的那些)并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它们相当于联邦政府的官方观点。坚持实施原招生政策的学校官员也知道,他们可能会面临司法部的调查或起诉,也可能会失去教育部的拨款。

奥巴马政府认为,学生在具有种族多样性的学校里会受益。2011 年,政府为学校提供了一份可能的路线图,帮助它们采用经得起最高法院法律审查的平权政策和基于种族的考量因素,而最高法院对这些政策和考量因素的怀疑态度正日益加深。

在两份 2011 年发布的政策指导文件中,教育部和和司法部通知小学、中学和大学,让它们注意最高法院对推动校园内多样性的“强烈兴趣”。两个部门做出的结论是,最高法院已经清楚地表明,推动多样性的措施包括可以在个例中考虑某位学生的种族。

但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官员认为这些文件很成问题,还存在很多为了让学校规避法律的“假想”。

特朗普政府的举措使得政府的政策回到了乔治·W·布什时代。政府并没有正式地重新启用布什时代的指导意见,但却在这几天把一份布什政府发布的有关平权政策的文件再次贴到了网上。那份文件表示:“教育部强烈建议小学和中学在招生时采取不考虑种族因素的方法。”过去几年里,这份文件一直被另一篇说平权政策已被撤销的文章所取代

教育部最近一次重申它在平权措施问题上的立场是在 2016 年,在此之前,最高法院在一份裁决中表示,学校可以考虑种族因素。裁决是在费雪诉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一案中做出的。该案中,一名白人女性称自己因为种族原因没有被录取。

最高法院以 4:3 的投票结果判决该案。在多数意见中,肯尼迪大法官写道:“既要追求种族多样化,又要兼顾平等对待、平等尊严的宪法承诺,这对我国的教育体系来说仍然是一项长久的挑战。”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和巴克内尔大学(Bucknell University)等学校表示,它们要看到教育部后续发布的指导意见再做决定。其他大学则声称,它们会按照最高法院的意愿,继续推进校内多样化的进程。

哈佛大学发言人梅洛迪·杰克逊(Melodie Jackson)说:“哈佛将会继续坚定地维护自身及所有大学的权利,坚持在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因为这样的措施最高法院支持了 40 多年。”

密歇根大学曾于 2003 年在最高法院打赢了一个重要的案子。该大学发言人金·布鲁克赫伊(Kim Broekhuizen)表示,一流大学在是否考虑种族因素的问题上想要更多自由,而非更少。然而,这种自由已经被州法律限制了——在该案后不久,密歇根州的选民们投票实施了一条宪法禁令,禁止大学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

这名发言人说:“我们认为,联邦最高法院在 2003 年的判决是正确的。当时,它肯定了密歇根大学法学院的政策,允许在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我们仍然认为这份判决是正确的。”

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暗示说,他将采取强硬措施来抵制这种看法。他表示,联邦检察官将会调查和起诉采取具有歧视性的招生政策的大学

不过,一名司法部高级官员对“这些决定是在减少对少数族裔的保护措施”表示否认。他说,这些决定是为了让司法部更加依法办事。司法部和教育部联合发布的那封信上写道:“防止种族歧视的保护措施仍然有效。”

信上还说:“两个部门都会坚定不移地实施这些保护措施,以维护所有学生的利益。”

阿奴利马·巴尔加瓦(Anurima Bhargava)曾在在奥巴马任内的司法部负责落实民权,并参与起草了该届政府颁布的指导意见。她表示,政府之所以现在撤销这些政策,是因为哈佛诉讼案的诉讼摘要将在本月底递交。

巴尔加瓦说:“这完全是政治攻击。学校是凝聚社区的地方。所以学校必须要继续推动种族多样性,消除种族隔离。美国宪法也是这么要求的。”

凯瑟琳·拉蒙(Catherine Lhamon)是奥巴马任内的司法部民权部门的主管,她认为司法部的举措令人费解。

“(政府)没理由去重新考虑这个问题,”她说,“作为美国最高法院的联邦最高法院已经对这个问题发表过意见了。”

教育部上周五就开始为转变政策打基础了,它把布什政府发布过的指导意见重新发到了其民权网站上——这在保守派倡议组织看来是个好迹象。平等机会中心的克莱格说,在这种情况下,保留奥巴马政府发布的指导意见就好比“联邦调查局发了份文件,告诉人们怎么在不被抓捕的情况下进行种族归纳(racial profiling,对不同种族进行带偏见的总结——编注)”。

德沃斯似乎仍在犹豫是否介入撤销平权政策的行动。这些政策可以追溯到 57 年前约翰·F·肯尼迪总统发布的一项行政命令:他承认,女性和少数族裔所处的不利地位是系统性的和歧视性的。

和司法部不同,教育部并未在哈佛诉讼案中表达过官方的利益诉求。

德沃斯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我认为这个问题已经诉诸法院,而法院已经发表过意见了。”

但她的新任民权部门主管肯尼思·L·马库斯(Kenneth L. Marcus)可能不这么认为。上个月,参议院议员按党派立场投票,通过了让他担任教育部民权部门主管的决议。他强烈地反对平权措施,在星期二发布的那封信中署名的就是他。

2012 年,在他的领导下,维护犹太人利益的民权组织路易斯·D·布兰代斯中心(Louis D. Brandeis Center)向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非当事人意见陈述,这是该法院第一次审理费雪诉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一案。在这份陈述中,该组织主张:“考虑种族因素的招生标准对个人来说不公平,也不利于社会的健康发展。”

该组织认为,亚裔学生受种族“配额”的荼毒尤其深。这种措施也曾被用来排除犹太人。

法庭上,大学招生平权措施的命运正逐渐浮出水面。不清楚的是,法院的决定会对小学和中学产生什么影响。在纽约市,民众正激烈地辩论该不该改变该市最有威望的高中的录取标准(现在的标准是一场考试的成绩),以接收更多黑人和拉丁裔学生。


翻译:熊猫译社 刘子尧

题图版权:Gage Skidmore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美国
  • 种族
  • 大学
  • 平权
  • 特朗普
  • 奥巴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