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纽约时报
  • 美国
  • 房地产
  • 公寓
  • 合租
  • WeWork

年轻人曾像《老友记》里那样合租,现在的“共居”公寓又是什么样?

最新一代的共居公寓看起来更像是为千禧一代和新潮达人专门打造,堪称是奢华型出租房。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周二是华尔街 WeLive 公寓的家庭晚餐日,菜肴丰盛可口:素食肉丸配烤鸡、黑松露肉汁配青豆;周四是布鲁克林布什维克区(Bushwick)Node 公寓的手工活动日(craft jam),内容丰富多彩:租客们可以一边享受玫瑰葡萄酒和咸味小吃,一边在赤褐色的陶罐上绘制图案。几周之前,我在泽西市(Jersey City)Urby 公寓亲手制作了一个玻璃盆栽:一边品味朗姆潘趣酒和 Marshall Tucker Band 乐队的音乐,一边将凤梨科植物和塑料材质小动物塞进玻璃球内。位于格兰大街(Grand Street)的 Quarters 公寓去年六月中旬才正式开业。前不久,我参加了一群该公寓的租客在下东区组织的串酒吧活动,在各个酒吧之间穿梭畅饮。在华尔街,我住在一个可爱迷人的小房间内;在泽西市,我住在 Urby 公寓 68 样板间内层的。这栋泽西市最高的住宅建筑是一个华丽的现代公寓典范。从窗口向外眺望,哈德逊河和远方的乔治·华盛顿大桥尽收眼底。这样的景色让我有些眩晕,不禁跪倒在地。我像特种部队士兵一样爬回床上,姿势很不优雅。(幸运的是我住在高层,周围建筑里的人看不到我的窘态。)

以上就是我在“共居”(co-living)公寓的体验和感受。共居是一种新的居住模式,它吸收借鉴了上世纪早期单一性别公寓式酒店、战后公共社区、联合办公区以及黑客旅馆(hacker hostel)的经验。

传统开发商渐渐接受共居公寓的概念,让曾经朴素简陋的合租公寓焕发出时尚炫目的光辉。最新一代的共居公寓看起来更像是为千禧一代和新潮达人专门打造,堪称是奢华型出租房。目前,这种类型的公寓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全美各地。通常来说,共居公寓的公共区域里都配备有原木置物架、经典棋盘游戏、复古自行车和《谢尔比就在你家》(The Selby Is In Your Place)这样的画册。

通过建筑结构、室内设计和所谓的社区活动(比如手工活动日和串酒吧活动等),共居公寓希望加强租客之间的联系和互动。这种公寓体现和解决了一系列时代矛盾:共享经济发展迅猛,千禧一代工作压力极大,越来越多人选择从事自由职业。他们渴望在人际交往、社交活动和职业生涯三者之间找到平衡。

说得更简单一点,共居公寓其实就是室友和公共休息空间的结合,与大学期间的宿舍颇为类似。对于一些开发商而言,打造共居公寓是修缮改造废弃建筑的好出路。WeLive 公寓地处华尔街 110 号,以前是一栋办公大楼。和它一样,很多共居公寓的前身都是因飓风桑迪(Hurricane Sandy)带来洪水而被废弃的建筑。

很多人都在大力宣传共居公寓,Common 集团的布拉德·哈格里夫斯(Brad Hargreaves)便是其中之一。他在 Medium 网站上发帖说:“我们的社区成员在彼此之间建立起真诚有益的联系。”他还说不会邀请记者来公寓住宿以获得曝光率,因为这是对社区的玷污(尽管如此,他依旧欢迎记者前来参观)。Common 公寓目前获得超过 2300 万美元的融资,在五座城市运营多处不动产,其中在纽约就有八处房产。

有些共居公寓的商业冒险经受不住理想的重压,最终宣告失败。42 岁的瑞恩·菲克斯(Ryan Fix)曾于 2012 年在威廉斯堡的跃层住宅里创办了乌托邦式的 Pure House。身在伦敦的菲克斯通过 WhatsApp 接受了采访,他告诉我:“那是一次失控的实验。我将具有无限才华创意和创业精神的人聚集在一起,帮助这些想要对社会形成影响的人成为室友。”这个任务看上去的确有些宏大。

最终,菲克斯将位于布鲁克林区的 25 栋公寓也纳入 Pure House 的运营范围内。他回忆说,自己组织了晚餐派对、晨会以及周末前去纽约州北部和火人节远足,为 65 名租客充当导师也付出了巨大的情感成本。有些租客在他的公寓里相识相恋,一起旅行并开创新的事业。菲克斯补充道,这就是他希望看到东西——租客们能在公寓里发展出良好的社交关系。

泽西市 Urby 公寓的租客们参加制作玻璃盆栽的活动。

因为社交活动太多,疲惫不堪的菲克斯决定将 Pure House 的所有权转交给租客。如今,他改行做了共居公寓的咨询顾问,还和一名同事在巴黎创建 Pure House Lab。用他的话说,这是一个非盈利性质的“行动智库”(do-tank),为时下流行的共居运动提供举办研讨会、开展调研和其他服务。菲克斯对新的职业充满信心并表示:“人们心中的孤独和焦虑情绪仍在不断发展。构建提供更多碰撞机会的环境是不错的商机。打造能让人们分享和沟通培养空间,这最终会对世界产生变革性的影响。”

在天堂的某个角落,已故都市问题专家霍利·怀特(Holly Whyte)听到菲克斯的话后,一定会翻起白眼。

六月末:泽西城 Urby 公寓里的玻璃盆栽和鸡尾酒会

高达 69 层的泽西市 Urby 公寓由荷兰建筑师事务所 Concrete 设计,是 Ironstate Development 公司旗下第二套新都市主义租赁项目。从建筑学角度上看,Urby 公寓是一个进步和提升,给哈德逊河边众多平淡无奇的建筑带来了生机和活力。层叠式的玻璃外观使得这座公寓看起来像精致的乐高玩具,耸立在哈德逊河岸边。走进内部,设施齐全的公共区域在大楼内伸展开来,生机勃勃的设计仿佛让人置身 Facebook 在加州门罗帕克(Menlo Park)的总部园区:咖啡馆、AstroTurf 公司的人造草皮、火坑、巨大的室外游泳池、配备经典桌游和舒适沙发的客厅、画廊风格木质书架上各种名字诙谐幽默的书籍、少量《Oh Comely》和《Hole & Corner》这类的杂志。

光线充足的收发室里,宝蓝色的金属邮箱让人联想到迷你型号的高中储物柜。邮箱之上,帆布袋里钻出茂盛的蕨类植物和藤蔓。Urby 公寓与 Ironstate Development 公司在纽约斯塔顿岛(Staten Island)上开发的姐妹项目一样,都非彻底的共居公寓。从本质上来看,泽西市 Urby 公寓是一个传统的公寓大楼,内设 762 个房间,租客可以通过传统租约获得居住权。但是,Urby 公寓的社区特色与典型的共居公寓如出一辙。(据悉,一个单间[studio]的月租金最低为 2500 美元。)

租住泽西市 Urby 公寓的既有艺术家,也有科学家。位于斯塔顿岛(Staten Island)的 Urby 公寓还配备了自己的农夫。仅在六月,公寓就组织了各种各样旨在加强人际交往的社交活动:品酒会和冰激凌社交会;农贸市场游览;泳池露台电影;Urby Lab(位于 68 层的一居室的样本间)玻璃盆栽之夜。所有这些活动的实际参与者人数都比计划人数要多,忙坏了作为主办者的乔·劳施(Jo Rausch)——32 岁的他是 Urby 公寓集团的文化和活动部门主管。

泽西市 Urby 公寓高达 69 层,定期为租客举办制作玻璃盆栽的活动。

玻璃盆栽之夜活动举办时,桌子前坐满了人。大家互相传递苔藓和塑料制成的小动物模型,然后将它们放进球形的玻璃容器内。参与活动人很多:31 岁的资深数据分析师阿克莎塔·普里(Akshata Puri);刚从纽约大学毕业的 22 岁摄影师贝亚·沃尔特(Bea Walter);蜗居在一居室里的梅根·克肖(Meghan Kershaw)和乔希·克肖(Josh)夫妇。31 岁的妻子梅根是营养科学家和政策研究员,而丈夫乔希则是摩根大通的技术助理。参加完活动之后,梅根已经下决心要搬出现在的房子,转投 Urby 公寓。她说:“我一直想要住在团结友爱的社区里。”

人们在公寓大楼外感受不到这样的气氛。正因如此,Urby 公寓本质上而言还是一个内部化的社区。虽然 85% 的房间都已出租,但我在高层的奢华公寓里依旧会感到孤独和害怕。脚下很远的地方才是空荡荡的街道,可我依旧怀念它的气息。另外,其他玻璃盆栽制作活动参与者的精力令我感到惊讶。在非营利组织、金融机构、科技公司工作一天之后,他们依旧有力气和彼此沟通,制作出精美的手工艺品。

第二天一大早,四位玻璃盆栽之夜活动参与者就出现在泳池瑜伽的现场。他们似乎成了很好的朋友,一边坐着下犬式的动作,一边热火朝天地聊天。(而在我年轻的时候,工作 18 小时之后根本没什么娱乐活动可以享受,只能去餐厅大吃一顿,然后一个人喝着啤酒独自回家。)

七月中:格兰大街 Quarters 公寓的串酒吧活动

卡珊娜·埃文斯(Kahshanna Evans)是 Quarters 公寓的社区管理员。该公寓由柏林的共居公司 Medici Living Group 负责运营。埃文斯此前当过女童子军队员和模特,她说自己根据直觉和背景调查结果为租客分配室友,一起在下东区这栋崭新的七层砖石建筑里打造令人愉悦的生活氛围。从客厅的天花板到开放式厨房,随处可见悬挂在墙上的彩灯。除此之外,皮质豆袋椅、厚厚的木桌和挂着租客大头照的公告牌也格外醒目。

刘伦敦(London Liu,图片正中央)与萨莉·林德莉在 Quarters 公寓的公共厨房内聊天。这座供年轻人共居的时尚公寓位于纽约下东区。

不久前的一个周三,埃文斯正在布置插满野花的花瓶和装满樱桃、葡萄、草莓和薯片的零食碗。公寓里还有玫瑰葡萄酒和啤酒可供租客享用。她说曾经的女童子军经历让她受益匪浅,为眼下的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比如“离开时要保证场地比来之前还干净”这样的核心原则就对她影响颇深。公寓的房间配备了 Casper 公司的床垫和 Floyd 公司的家具。参观过程中,埃文斯不断整理床罩和枕头,保证它们平整顺滑。

Quarters 公寓有三卧室到五卧室等多个房型可供选择,租金最低为每月 1749 美元。时尚设计师萨莉·林德莉(Sally Lyndley)租住的是 212 平方英尺的房间,租金每月 3499 美元。这个房间配有阳台,共有五个卧室。搬来之前,林德莉和其他四个室友并不认识,因此背景调查就显得非常重要。她说:“我想要确定自己不会住进联谊会的房子,因为我的母亲就曾经住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也不想遇到的室友表面上看起来人很好,但其实是个瘾君子。我以前就有这样的惨痛经历。”

透过屋顶向外望去,我清楚地看到几栋楼外有一群人正在练瑜伽。埃文斯说:“这不是和《黑客帝国》里的场景很像吗?我们是不是应该和未来的自己打个招呼?”说着她拍了拍手,将参观人群聚集在一起。

林德莉站在自己位于阁楼内的房间的门口。

我在这里见到了 29 岁创业者的德里克·潘凯(Derek Pankaew)和 23 岁的珠宝设计师赵文熙(Wenxi Zhao)。这两人在专门为科技行业从业者打造的百老汇 Founder House 共居公寓相识相恋,最终走到一起。Founder House 没能成功续租所使用的建筑后,两人又一起来到 Quarters 公寓。现在他们分开居住,为的是给恋情创造更多空间。不过潘凯后来提到,两人最近刚刚经历了一场为期 10 天的分手风波。

潘凯说:“虽然每天还是会见面,但我们还没有找到解决矛盾的途径。”他觉得普通的公寓式生活非常无聊,但是共居公寓的日子却充满挑战。“人们会喝得大醉,然后勾搭在一起。共居公寓使得戏剧化情节有了发生的可能。传统公寓里,周围邻居不会了解你的感情生活。但是在这,如果你和对方产生了争吵,所有人都会很关心事情的进展。”

八月初:华尔街 WeLive 公寓的家庭晚宴

位于华尔街的 WeLive 公寓由联合办公巨头 WeWork 公司运营,拥有 200 个精装房间,户型既有单间(租金大约每月 3000 美元),也有配备各类生活用品的三卧室房间。你可以签下一年的房租,也可以只住一晚(296 美元)。一周之前,我就在配备全尺寸大床的“加大单间”(studio plus)住了一个晚上。

房间里配有厨房,白色橱柜里还有一张来自 Resource Furniture 公司的折叠床,方便租客招待室友或者暂住的客人。胶合板制成的架子上摆着稀奇古怪的物件(铬金属做的仙人掌、折纸做成的小鸟)以及各类书籍。

我很喜欢小房间里的床,但由办公楼改建成的公寓还是略显冷清。虽然不远处就是轮渡码头,房间里也有各类装饰品和免费的咖啡,但孤独的气氛依旧环绕身旁。

WeLive 公寓的各个楼层按照社区的模式布局,采用开放式楼梯和统一的装潢风格。公寓里有可自带酒水的威士忌酒吧、图书馆以及储存有咖啡和果汁的公共厨房。洗衣房里还有一张台球桌。你可以通过 WeLive 公寓的官方应用购买零食,获取家庭晚宴日、权力的游戏日、跆拳道课程日等团体活动的具体时间。总的来说,所有的活动主题都有一点男性化气息:在一块黑板上,有人用粉笔写下了“你有钥匙吗”几个大字。

但在家庭晚宴日,也有几位女性出席了活动。37 岁的金伯莉·科克雷尔(Kimberly Cockrell)刚从迈阿密搬来纽约,从事海运行业。她表示自己很高兴能摆脱曾经居住的三居室房子,搬来有免费酒水和食物的公寓。她说:“我在这都不用打扫卫生。不用给草坪除草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人们步行前去 Dirty French。Dirty French 是一家带有酒吧的餐厅,位于纽约市下东区。

22 岁的罗伯·斯塔姆(Rob Stamm)和 25 岁的科迪·麦克林托克(Cody McClintock)刚搬来还不到五个小时。从事软件设计和开发工作的麦克林托克喜欢摄影,他在 Instagram 看到了斯塔姆的作品。两人随后见面并成为朋友。他们一起租下一个加大单间,麦克林托克睡在折叠床上。他表示,他尽量不在房间和公寓里呆着:“实话说,我不想成为和所有人都打成一片的那种人。”

WeLive 公寓社区管理员布莱恩·福特(Blaine Ford)说,他鼓励租客不要在大楼里的 WeWork 办公区办公,而是去几个街区之外的其他地点上班。他说:“上下班花点时间在通勤上是件好事。人们应该出去走走。”

八月初:布鲁克林布什维克区 Node 公寓的手工活动日

布什维克区埃尔德特大街(Eldert Street)上一个破旧的街区内,修葺一新的联排房屋让人眼前一亮。这些房屋始建于上世纪初,现在看起来像是布鲁克林高地上的名胜古迹一样引人注目。房屋内的会客室里摆设丰富:街区的老照片、经典桌游,以及其他可供早已对网络厌烦的人娱乐的设备。

Node 公寓配备全套中性风格家具,厨房里还装有储存有大量食物的冰箱。后院有生锈牛奶罐做成的椅子和复古的标志牌,屋顶还挂着一串工业级别的电灯泡。

手工活动日当天,整个公寓的 13 位租客几乎全部到齐。他们在派维·坎卡罗(Paivi Kankaro)的指导下绘制种植多肉植物用的小花盆。34 岁的坎卡罗是 CraftJam 公司的负责人,这家纽约的公司专门负责举办各类 DIY 活动。坎卡罗表示:“手工活动就是大脑的瑜伽课。除了去酒吧之外,人们还想干点别的事情。”(话虽如此,但是活动现场还是摆着足量的酒水。)

33 岁的皮特·古巴(Peter Cuba)和吉娜·古巴(Gena)都是来自美国中西部的平面设计师。他们之所以从布鲁克林高地搬来 Node 公寓,就是因为看中了这里舒适的社区氛围,而且吉娜一直希望能住在有浴缸的房子里。Node 公寓的一居室租金最低为每月 2800 美元。你可以自己找室友,也可以让 28 岁的社区管理员珍妮特·多布洛夫斯基(Jeanette Dobrowski)帮你安排。

36 岁的多萝西娅·艾弗里(Dorothea Avery)是布鲁克林区 Node 公寓的联合创始人,此前在华尔街担任过交易员。她说:“我的目标客户是希望和各行各业人士住在一起的全球公民。”Node 公寓的租客包括来自伦敦的蓝人乐团(Blue Man Group)成员,来自法国的葡萄酒咨询顾问,来自北加州刚满 22 岁的公关专员。艾弗里告诉我们,设备完善的公寓能让开发商有机会制定更高的租金,而共居的生活模式也有利于身心健康。据悉他们的另外四栋共居公寓马上也要修缮完毕,即将投入使用。


翻译:糖醋冰红茶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Andrew Whit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美国
  • 房地产
  • 公寓
  • 合租
  • We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