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时尚
  • 时尚
  • 奢侈品
  • 千禧一代
  • LV
  • Virgil Abloh

Virgil Abloh 做的 LV 巴黎首秀,字母表说明书背后卖的还是潮牌

“I——Irony 讽刺:新时代的哲理,如同 Virgil Abloh 之于 Louis Vuitton 的存在。”

无论把他看成设计师还是网红,你都无法否认 Virgil Abloh 以首位黑人艺术总监入主法国百年时装屋 Louis Vuitton 的标志性意义。

这位 Off-White 创始人为 LV 打造的第一个系列,于 6 月 21 日下午在巴黎皇家宫殿花园正式登场。200 米长的彩虹大道,两边聚集了 1500 名受邀看秀、身着彩虹系 T 恤的学生,以及 1000 位社交媒体粉丝数以百万计的名流——设计师本人耀眼的通讯录都搬过来了,金·卡戴珊和 Kanye West 夫妇、蕾哈娜、A$AP Rocky、娜奥米·坎贝尔、村上隆等等;还有一些品牌从中国请到巴黎来发微博的明星。这所有人的社交媒体粉丝加起来超过 2 亿。

Louis Vuitton Men's S/S 2019 Fashion Show

走秀持续了约 15 分钟,以呼应 “Off-White” 的白色系列登场,由棕色过渡后绽放出多彩的薄荷绿、荧光黄、大红、青色、迷彩、丹宁、扎染、花卉和源自《绿野仙踪》中的图案,最后用具未来感的银色面料结尾。

Virgil 在 LV 总部接受采访时解释说:“白色打到棱镜上能折射出不同的颜色。”白色指的是 Off-White,棱镜是 LV,而色彩代表的是所有的种族、身份和世代,意在强调如今的 LV 不再是少数人拥有的品牌,而希望获得更多年轻消费者的关注。

在今年 3 月接到 LVMH 集团任命之前,Virgil 最出名的身份是潮牌 Off-White 的创始人,这个成立六年的品牌把街头设计带入了高级时装行业,用直白到无意义的文字装饰和普通街头品牌常见的剪裁征服了年轻一代的奢侈品消费者,也在时尚行业引发争议。

38 岁的 Virgil Abloh 没有受过正规的时装教育,但他母亲是一名裁缝。他出生于芝加哥郊区,是加纳移民的后代,成人后学习了建筑工程专业。Virgil 22 岁时成为嘻哈歌手、流行偶像 Kanye West 的长期创意顾问,两人 2009 年第一次出席巴黎男装周的时候,还只是那种尝试进入时尚生意的局外人。2013 年他创办的个人品牌 Off-White 用高端面料和定位呈现复古街头风,一件印花圆领卫衣的售价可达 4000 多人民币。该品牌的受众主要是男性消费者,他们像追踪嘻哈歌手、NBA 球星那样在社交网络上跟踪 Virgil 的动态,后者本人拥有 260 万 Instagram 粉丝

Virgil Abloh 图片来自 GQ

很多人对 Virgil 和他的年轻客户不屑一顾,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的时候他回应:“界限已经打破了。那么多卖出去的 T 恤、发出来的 Instagram 帖子改变了生态系统,所以你不能回到过去。”

Virgil 知道用什么东西才能吊起他顾客的胃口。在 LV 这场走秀正式举行前几天,他先在 Instagram 上公布了运动鞋的谍照(而非任何一件衣服),这张照片获得了 18 万个赞。“现在男人们买运动鞋就像女士们买包包一样。”他说。

这些素质正是男装业务长期缺少话题的 LVMH 集团急需的。LV 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Michael Burke 当时形容这个任命:“他对奢侈品的敏感度以及圆滑的手腕有助于把路易威登男装带向未来。”

在竞争对手开云集团的 Gucci 用过去三年把业绩翻倍到 62 亿欧元的背景下,Virgil 接手后的第一场秀被 LVMH 寄予厚望。LV 是 LVMH 的核心品牌,占集团 25% 的营收,50% 的利润,品牌在全球的 450 家店铺中只有 1/3 销售男装,某种程度上,大胆采用新人领导男装部门也是在不影响 LV 核心女装手袋业务情况下的一次试验。

LV 的转型从去年 2 月和街头潮牌 Supreme 标志性的联名开始。到了 10 月,据女装日报 WWD 的消息称,该联名系列的销售额已经超过 1 亿欧元,创造了高于 6 家实体店和官网的收入。撇开设计上是否有创新不谈,这次试水证明了街头潮流对老化的奢侈品如同一剂销量上的强心针,现在品牌要做的只剩寻找一个既有话题度,又有高级街头服饰设计经验的人选。

Virgil Abloh 无疑是最合适的。其炙手可热的程度可以参考他忙碌的时间表。从今年 3 月官宣为 LV 男装艺术总监到现在发布 19 春夏系列期间,Virgil 还和耐克发布了世界杯主题的足球联名系列,和宜家宣布了一系列合作,跟村上隆办了一个联名艺术展,同时还要处理自家品牌 Off-White。当然,LV 总是最重要的,Virgil 把这场首秀形容为他“一生工作的高潮”

具体到这场首秀的创意,“在任何情况下,第一个系列的最大目标就是’开始’,让人们可以理解新的词汇。”每个受邀出席的嘉宾,都会在座位上收到一份 Virgil 亲自撰写的从 A 到 Z 的字母表,这份密密麻麻的表格用时尚术语和设计师个人化的关键词构建了一个语境,用来叙述他心目中的 LV 和奢侈。

C 既代表 Collar(领口),也代表 Collaboration(联名);D 既代表 Denim(丹宁),也代表 DJ;F 是 Fandom(粉丝)、I 是 Irony(讽刺:“新时代的哲理,如同 Virgil Abloh 之于 Louis Vuitton 的存在”)、K 指 Kanye West(“Virgil Abloh 的导师和挚友”)……

最有趣的是 M 和 N 两个字母。

M 代表 Millennial(千禧一代)、Model(模特)、Motto(格言:“好的风格往往令人不快”)和 Margielaism(Margiela 主义)。在外界多次指出 Virgil Abloh 的设计和前爱马仕女装创意总监 Martin Margiela 的作品有相似之处后,他用 “Margiela 主义”作为挡箭牌,定义写的是:一种适用于服装和配饰的术语,反映出 Virgil Abloh 所属的年轻一代设计师对 Margiela 世代的致意。

Vrigil 在走秀开始前接受数家时尚媒体采访时,谈到了他在和 LV 接触并签约的这半年里最想搞清楚的一个问题:“Louis Vuitton 为什么要做衣服?”因为 LV 是做箱包起家,并不像圣劳伦、巴黎世家那样创造了崭新的服装廓形。找到并建立 LV 和服装的联系,就是 Virgil 接手 LV 面临最大的挑战。但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Virgil 更多是从他的目标顾客,而非时装设计本身的角度出发,某种程度上,这也让他的设计容易成为那些重视传承和原创的批评者的靶子。

你依然可以在这个系列中找到许多帽衫和运动服,但 Virgil 不认为这是街头服饰。“为什么一个 30 岁、工作出色的专业人士如今喜欢穿运动鞋和帽衫?”他在采访时自问自答,“因为有(足够多)的真人觉得帽衫很重要,这就是反馈,这就是文化。”但他不忘强调,该系列提供的双面帽衫采用了和手工定制西装同样的缝制技艺。”

“N - Normcore(舒适穿搭):对奢华时代的讽刺,在被延续和重新诠释中不断加强感性。”

他也没有完全放弃 LV 的箱包配饰传统,采用了 Keepall、Petit-Malle 等经典包型的迷你和放大版本,搭配彩色的金属锁链作为街头潮流的元素。

另一个作为“ LV 为什么要做衣服”的答案是一种被命名为 Accessomorphosis(字母表里的 A)功能性服装,它有点像是骑马时的肩部皮套,在一片皮料上缝了一个小包。按 Virgil 的解释,这是他思考今天男人们穿衣方式的结果,如今“我们都背着这样的斜挎包,这是一种现代化的穿衣方式。”于是他索性把这种配饰做成衣服。

类似的配饰/衣服共计 12 种,点缀在不同肤色模特的身上。当《时装商业评论》指出,这个概念最早是奥地利时装设计师 Helmut Lang 在 90 年代开创的,Virgil “耸耸肩说,‘有人做过了是吧?你懂我的风格,我主要关注的是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Accessomorphosis,图片来自 Valerio Mezzanotti /The New York Times

时装首先是一个叙述性的生意,然后才是时装本身。过去站在统治地位的老牌时装屋在社交网络的集体失声,给了 Virgil 这样的人机会诉说新的故事。文字和图像的力量超过了廓形和剪裁。在每个时尚人士都经营着自己网络形象的数字时代,消费行为本身更加能够代表一个虚拟的人,正如今年 25 岁的网红 Ian Connor 说的:“即使我无家可归,我睡在地板上,我也必须确保我有衣服穿。”

所有这些词语的解释都明明白白写在了《Virgil Abloh 的词汇表》中。和 Virgil 过去在他设计的衣服上标注带引号的文字的做法如出一辙,用祛魅的方式教育、讨好对奢侈文化不屑一顾的年轻人。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统计,千禧一代的奢侈品市场潜力巨大,中国有 4 亿,印度有 3.85 亿,亚洲占到全球的 19%,然后是占 13% 的南非。

时装本身不再关键,更关键的是人。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邀请了 1500 名设计院的学生进场看秀,所有人都拿着手机拍摄发布社交网络。

到最后,这一季的设计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这场秀非常好看,但它还是比较像是一个有 Louis Vuitton 外观的 Off-White 发布会。”时尚博主 Heaven Raven 在看完秀之后接受潮流网站 Hypebeast 的采访时说,“我认为这次 Louis Vuitton 操作的手法业绩导向太明显,因为我始终觉得奢侈品牌应该是优雅的,所以它不宜躁进。”潮牌 Fear of God 的主理人 Jerry Lorenzo 则发布 Instagram 说:“墙正在崩塌。”

走秀结束后,立即登上各大时尚潮流网站的头条,不过内容不是对该系列设计的解读,而首先是:“Virgil 哭了他跟 Kanye West 相拥而泣”。

一些秀场图片

题图来自 elle

  • 时尚
  • 奢侈品
  • 千禧一代
  • LV
  • Virgil Abloh